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伟珏:信息社会学:理论的谱系研究

更新时间:2006-09-29 08:31:04
作者: 朱伟珏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对早期一些重要的信息社会理论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考察。研究的重点主要放在一些奠定了信息社会理论基础并对此作出巨大贡献的社会学理论之上,它们分别是马哈洛普(Fritz Machlup)和珀拉德(Porat,M.U.)的信息经济·社会理论、贝尔(Bell,D.)的后工业社会理论以及对信息社会持批判态度的图尔纳的信息社会理论。希望这一考察不仅能使我们加深对信息社会的理解,而且也可以为我们理清信息社会学理论的形成、发展和变化轨迹,建立从我们自身特点出发、具有中国特色的信息社会学提供一定的帮助。

   关键词:信息社会学理论、信息社会·经济理论、后工业社会理论

  

   信息社会理论是当代重要的社会学理论之一。它将当前我们所处的时代理解为信息时代,并试图从信息化的角度来把握当代社会。那么从理论上讲,信息化以及信息社会究竟必须具备哪些条件?它又具有哪些主要特征呢?显然不同的信息社会理论研究者对此的看法是不尽相同的。不过通常情况下,人们往往倾向于将信息社会的出现理解为一种划时代的巨大的社会变动。认为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型与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一样,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正如产业革命不仅从根本上改造了手工业,而且也从产业层面上促进了农业的变革并最终实现了农业的工业化(产业化)那样,信息化不仅使原有的信息产业得到了飞速发展,而且它同时也将农业和工业卷入信息化浪潮之中并由此促进了产业结构自身的变革。信息化最终使产业的地位大为削弱,而以个人、家庭以及以此为中心的网络组织集团正逐步取代传统产业集团成为为社会提供财富和服务的主要角色。总之,信息社会学家及经济学家们坚信,当代信息通信领域所发生的技术革新,完全可以与农业及工业领域曾经发生过的大规模的技术革新相匹敌。为了帮助我们加深对信息社会的认识,马哈洛普(Machlup,F.)、珀拉德(Porat,M.U.)、贝尔(Bell.D)、阿兰·图尔纳(Touraine,A.)、托夫勒(Toffler,A.)、德鲁克(Drucker,P.F.)及卡斯特尔 (Castells,M.)等人,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对信息社会的基本特征;信息化与政治、经济及社会文化的关系以及信息化可能给当代社会带来何种影响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1.信息社会理论的形成

  

   信息社会理论最初脱胎于美国社会学中的现代社会理论。它是一门与美国现代社会理论同步发展起来的有关现代社会的表述与阐释理论。日本社会学家折笠和文将美国社会学中的现代社会理论划分成“大众社会理论”→“产业社会理论”→“知识社会理论”(后工业化社会论)等几个重要发展阶段[1]。他认为信息社会理论的渊源不仅可以追溯到大众社会理论,而且它的许多重要概念和理论依据也直接来源于产业社会理论、后工业社会理论和知识社会理论。大众社会理论是一门以米尔斯(Mills,C.)和里斯曼(Riesman,D.)等人为代表的现代社会理论。它不仅为产业社会理论和知识社会理论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也为信息社会理论做出了重要贡献。总之,大众社会理论是迄今为止任何试图把握现代社会的理论性尝试的社会学基础。

   产业社会理论是继大众社会理论之后发展起来的一门研究现代社会产业结构变化的社会学理论。它主要由美国社会学家罗斯特和贝尔等人所倡导。罗斯特运用“起飞”和“成熟”概念,将传统社会到高度大众消费社会划分成五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并对此进行了理论性总结。

   1) 传统型.社会。由于传统型社会的社会结构与发展形态建立在牛顿之前的科学基础之上,所以它被限制在几个仅有的生产要素的框架之内。

   2)起飞准备期。现代科学知识开始成为决定农业及工业发展的新的生产要素。

   3)起飞期。克服了阻碍成长的旧势力与抵抗势力。

   4)成熟期。炫耀能够超越曾经给予“起飞”以活力的初期产业,并宣称具备维持更进一步发展的能力。

   5)高度大众消费时代。主体部门逐渐向耐久消费品及服务业转型。

   6)消费的彼岸。所得的局限效应逐渐减缓。

   最后一个阶段,即第六个阶段是罗斯特在对前五个发展阶段进行理论性总结之后做出的一种推测。这一推论是在他坦承预测未来是一件很不牢靠、甚至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之后提出的。他指出,第六阶段可能是一个由以硬件为中心的社会过渡而来的一个以软件为中心的信息社会[2]。

   知识社会理论是继产业社会理论之后兴起的一种阐释现代社会的社会学理论,它最初由美国学者马哈洛普所提出。在《美国的知识生产与分配》一书中,马哈洛普运用其独特的统计学方法,首次对信息和知识产业进行了定量分析。此后贝尔及德鲁克等人也分别提出了知识社会概念。由产业社会理论发展而来的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理论将知识视为一切社会的基础。他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中指出,“知识正逐渐成为所有社会的基础。……任何社会都依赖于技术革新及成长,而理论性知识则成为技术革新的母体”[3]。德鲁克也在《断裂的时代》中,将与贝尔的后工业社会模型几乎完全相同的社会形态称为“知识社会”。他指出,现代经济的基础不是科学而是知识,知识社会的基础根植于知识产业的高速成长[4]。

   显然,现代社会理论尤其是知识社会理论和后工业社会理论,不仅对信息社会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而且它们中的许多理论,如马哈洛普的知识社会理论和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理论本身也往往被视为经典的信息社会理论。略有不同的是,知识社会理论和后工业社会理论是以“理论性知识”为基础的,而信息社会理论则将“信息”视为核心概念。

  

   2. 马哈洛普的知识生产社会论和珀拉德的信息经济·信息社会理论

  

   从以上的考察中我们不难发现,信息社会理论是一门深受美国现代社会理论影响的理解和把握当代社会的社会学理论。但追踪一下信息理论本身的发展历史,我们却不难发现其起源一直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中叶。1948年,美国数学家维纳(Wiener) 在《控制论》一书中首次提出被称之为控制论的信息理论。控制论是一门专门研究反馈控制、通信与控制、信息量及熵等领域的学说。也就是说 “研究机械、动物控制和通信的任何理论都可以称为控制论”[5]。显然,这是一门应用于神经生理学、通信工学以及电子计算机等自然科学领域的理论。为了使控制论也同样能运用于社会科学领域,维纳在发表《控制论》两年之后,又撰写了题为《人类控制论》一书。在此书中,他主张可以“通过对信息(message)及社会通信设施的研究来理解社会”[6]。维纳指出,电子计算机(computing machine)不仅已经成为工场自动化的核心部分,而且它同时还形成了一整套控制体系。也就是说,计算机从各种装置中读取信息之后会将执行指令传达给“作为行动器官”的机械系统,机械系统按照这些指令起动之后又会将相关信息反馈给计算机。于是“从事单纯重复劳动的工场”将逐渐遭到淘汰,因为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而节省下来的时间将成为“发展人类文化所必须的娱乐时间的源泉”[7]。显然在维纳眼里,自动化是以人与机械、机械与机械之间的通信与控制为基础的。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时代条件的制约,维纳的信息理论最终并未超越自然科学领域,发展成为一种信息社会理论。

   率先提出知识社会与信息社会概念并对此进行了系统性考察的,是美国社会学家马哈洛普。1962年,马哈洛普出版了奠定其信息社会理论基础的题为《美国的知识生产与分配》一书。在此书中,马哈洛普运用其独特的统计学方法,首次对美国的信息与知识产业进行了定量分析并得出惊人结论:1958年,知识生产已占美国国民经济总产值(GNP)的29%。

  

   马哈洛普首先对“知识”和“信息”这两个近似的概念进行了界定。他指出,“信息”通常指“经由他人传递或通过自己学习和调查得来的知识”,“是关于特定事件、特定状况等等的知识”。相比之下,知识的范围却要宽泛得多,“知识既不意味着‘生产’、发现、发明及设计,也不意味着计划,而专指普及与传递”[8]。因此“所有的信息都可以包含在知识当中”。为了避免概念重复,马哈洛普决定一律采用‘知识’来加以表述[9]。也就是说在《美国的知识生产与分配》中,“信息”一词被“知识”所取代了。

   在《美国的知识生产与分配》一书中,马哈洛普将知识分成五大类型:

   1) 实用性知识。具体可分为a.专业知识,b.经营知识,c.职业知识,d.政治知识,e.家政知识,f.其他各种实用性知识。

   2)提高自我素养的知识。满足求知欲的知识、有关教养的知识、有关人文与自然科学的知识以及作为文化组成部分的知识。

   3)作为闲聊话题的娱乐性知识。流言、有关犯罪与事故的新闻、流行小说与故事、笑话及游戏等知识。

   4) 宗教知识。有关上帝及拯救灵魂的知识。

   5)多余的知识。偶然获得的漫无目的的知识。[10]

   显然,在马哈洛普那里,“知识”是一个十分宽泛的概念。事实上,他的知识生产研究所涉足的领域就十分广泛。马哈洛普具体将知识生产分为“产业研究”与“职业研究” 两类。他指出,知识产业可以归纳为①教育、②研究与开发、③宣传媒介、④信息机械及⑤信息服务五大部分(表1)。

   据此马哈洛普得出如下结论:1958年美国的知识生产总金额为1364亿3600万美元,占美国国民经济总产值(GNP)的29%。而在1954~1958年这四年中,知识部门的增长率则高达8.8%(而在此期间美国经济的平均成长率只有5.1%)。

   马哈洛普的独创性研究获得了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财富》杂志在1964年11月份的期刊上,刊登了著名经济学评论家巴柯的题为《巨大知识产业全貌》一文。在此文中,巴柯对马哈洛普的研究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其为“未曾有过的最为惊人的尝试”[11]。巴柯并且运用马哈洛普的统计方法,对1963年美国知识经济进行了测算。结果发现1963年,知识产业的总产值为1950亿美元,占美国国民经济总产值的34%。

   运用统计学方法对信息社会进行定量研究的另一位代表人物是美国经济学家珀拉德(Porat, M.U)。《信息经济》是他为定量研究信息活动在美国经济总体中所占比率而撰写的、一部深受马哈洛普知识社会理论影响的著作。此书的主要贡献在于将信息部门划分成了两大类型,即向市场提供信息和信息服务的“第一次信息部门”和存在于政府及非信息企业内部的信息部门——“第二次信息部门”。与马哈洛普仅仅将目光集中在可以直接进行交易的信息产品相比,珀拉德的视野显然要开阔得多。他不仅对作为一种商品的信息本身进行了系统性研究,而且也将目光集中到被政府部门和其他企业内部所利用的信息之上。

为了系统地研究“第一次信息部门” 和“第二次信息部门”,珀拉德首先给出了“信息”和“信息活动”的定义:“信息指一种经过组织与传播的资料。而信息活动则包括在信息消费品及信息服务的生产、处理与流通过程中消耗掉的一切资源”[12]。据此,珀拉德对 “第一次信息部门”和“第二次信息部门”进行详尽考察。“第一次信息部门”和马哈洛普的信息产业大致相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1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