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小明:智慧城市十点反思

更新时间:2018-09-04 11:24:46
作者: 胡小明 (进入专栏)  
而后者以几年至多几十年就会大变,信息技术可说是瞬息万变,因此信息技术产品只能聪明描述,不宜用智慧描述。

   以迅速变化着的信息技术标准来测评悠久的城市智慧是不妥的,历史已有很多教训,短期有效的事情未必长远有益(如环境保护),因此永远不宜以短期的成效作为长期智慧的标准。城市智慧的概念太厚重了,太年轻的IT标准没有评价智慧的能力。但IT标准可以用来评价同样年轻的"智能城市"。

   4.3全球的智慧城市是多样化的

   放眼观察全球的智慧城市运动,会看到不同城市的智慧化目标大不相同,有的以推行自行车上下班改善城市交通,有的是解决垃圾分类问题,有的是推行电动车充电桩建设,有的是以节能减排低碳化为中心,世界没有以统一的智慧城市标准使得智慧城市如此丰富多彩。

   城市重要的智慧体现恰恰就在城市的特色上,人们久久不能忘怀的特点往往是城市的文化与艺术,城市不是机器,不仅要有效率还要有魅力,随着物质生产力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文化艺术成为衡量城市智慧更重要的因素,个性化、艺术化成为未来城市的大趋势,整齐划一的智慧城市标准显然不合时宜。

   在城市信息化建设中有些领域是可以设立统一的标准的,如在政府公共服务方面,管理部门可以在电子政务、医疗、教育、食品安全等方面提出规范标准,加强统一管理。但是在智慧城市发展方向上要鼓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每个地方面对的问题不同,城市的特色选择也应当不同。在文化艺术建设方面更需要鼓励百花齐放,城市的多样化将提升国家的活力。

  

   五、顶层设计的局限

   确定性的顶层设计不适应不确定性的战略决策

   5.1工程学层次的顶层设计不适应智慧城市

   顶层设计已经是政府规划的流行词汇,当"设计"被冠以"顶层"二字就会给人以完善、可靠的虚幻感觉。人们对顶层设计缺乏认真的讨论,甚至没有指明究竟是什么层次的顶层设计,战略层与执行层面对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顶层设计原本是信息系统工程设计的概念,强调要自顶向下地设计软件系统,层层细化,顶层设计有助于全面地考虑问题,避免整体架构上出现错误。顶层设计是信息工程中形成的设计方法,适合于处理边界条件已经确定的工程性问题,属于执行层次的思想方法,对于城市的战略规划是不适用的。

   顶层设计靠严谨的逻辑推理,但严谨的逻辑只有在确定性环境下才能够进行,是执行层的思维方式,智慧城市首要解决的是"做什么"问题,而不是"怎么做"的方法,城市选择"做什么"不是靠逻辑推理,而是靠价值评估,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进行有风险的判断。目标选择是战略层问题,不确定因素太多,严谨的顶层设计思维是无法适应的。

   5.2顶层设计只面对确定性问题

   顶层设计是面向确定性问题的精确设计,工程设计尤其是软件工程的设计必须是确定的、没有二义性的,否则将无法执行。软件工程必须在信息完备的环境下进行,软件是非常精准的逻辑设计,必须排除一切不确定的因素,才能保证软件开发的顺利进行。

   软件是人类发明出来的最为精细、严谨的工程,在这种严谨逻辑环境下培养出来的顶层设计思维必定是严谨的确定性思维,他们会以确定性的思维逻辑对待智慧城市的规划环境,一旦面对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便会束手无策,软件工程人员会要求领导替他们排除所有的不确定性。这是信息工程学思维不适合智慧城市战略规划的主要原因。

   5.3智慧城市规划是面对不确定性环境的规划

   确定性是相对的,不确定性是绝对的。确定性环境是忽略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进行了近似处理的结果。这种标准化处理使很多规范化的设计得以进行。但是当我们考虑的范围扩大了,观察的时间加长了,复杂程度增加,原来的近似条件不成立了,很多确定性问题会转变为不确定性问题。

   如果政府部门只管理一项信息化工程,可以按确定性工程管理,但随着管理的项目增加,项目的资源分配、相互配套合作问题都会增添管理的复杂性,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也会大幅增加。

   智慧城市范围广,涉及面多,建设时间长,不确定性会大大增加。城市发展的方向、环保保护、节能减排、公共服务、政府资金分配、公众的意愿与接受能力等等,这些问题都不是逻辑思维能够处理的,更大的不确定性还来自上述问题的综合协调,智慧城市的规划主要是面对不确定性环境的规划。

   5.4精细设计与战略决策不可得兼

   人们时常希望智慧城市规划能够尽可能精细,在其心目中,越精细的规划越有水平,这是一种误解,精细的设计是针对确定性问题而言的,当问题是确定性的,数据是准确的,精确演算才有意义。如果面对的是不确定性问题,数据是不可能准确的,此时精准的设计实际上没有意义,假数真算只是自我欺骗,算得越精细偏离真理越远,迷惑性越大。

   面对不确定性问题本来就没有精确性可言,我们需要的是战略决策的正确性,战略决策是超出精确的逻辑运算之上的风险决策,战略决策是包含极大风险的事情,不可能有精确设计,精确设计与战略决策是不可得兼的,只有在不需要决策的确定性环境中精确设计才有意义。

   5.5重新定义战略层次的"顶层设计"

   为防止顶层设计概念的混乱,需要重新定义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重新定义时需要强调两点:

   (1)指明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是战略层次的顶层设计,不是执行层次的顶层设计,战略层次的设计是要解决发展方向、目标定位与路径问题,是要决定做什么而非怎么做的问题。

   (2)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是面对不确定性环境的决策,不能靠已有数据逻辑推理实现,战略层设计高度依赖于决策者的视野、经验与阅历,战略顶层设计是有风险的,不可能做到详尽,它是决定智慧城市规划优劣的关键。

  

   六、保证长期项目的效益

   短期效益靠计算,长期效益靠机制

   6.1信息化项目应有长期效益

   信息工程设计是不会考虑效益的,因为效益属于不确定性问题,超出了信息系统设计的范畴,效益是由项目决策者考虑的,信息系统工程师只考虑系统可行性问题。

   企业以数据处理为主的信息化工程效益很直观,决策者只要能够计算出效益与成本就可以上马,不会出大问题。但政府长期服务的信息化项目效益就不容易保证了,特别是服务期超过领导者任期的长期服务项目,效益实现将很复杂,尤其是公众有选择的公共服务,影响效益的因素非常之多,仅靠责任心是不够的,长期服务项目的效益保证是一个机制问题。

   6.2长期效益依赖生命机制

   信息系统的短期效益容易实现,因为在工程执行期内检查修正比较方便。长期服务的系统的效益保障很难,负责人会更换,服务评价是由用户决定的,用户的感觉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环境变化与外部竞争会使系统随时可能被淘汰,信息服务系统需要靠机制来维持其效益,以确保服务完整个生命期。

   信息系统外部环境是不断变化的,系统要有自我调整的机制才能维持其服务效益,这种自我调节适应环境的机制是生命机制,它能够从外部获取信息自我修正、自我调整,使系统服务能够长期有效。

   政府公共服务系统都需要长效生命机制,服务系统极少是一次成功的,成功的系统都是不断修改而成的,信息系统自我完善的主动性与修改的效率决定了系统的生命力。对于长期服务的信息系统而言,首次设计的完善不是关键,及时调整改进的机制才是关键。智慧城市的系统大都是长期服务的系统,系统效益生命机制设计十分重要。

   6.3让反馈改进流畅化

   系统的自我改进机制建立在信息反馈的基础之上,首先,系统生存需要外部资源,资源的供应要与服务效益挂钩,考核机制要与服务效果挂钩,城市管理标准要与社会对服务效果的要求相一致,这样系统才有持续改进的动力,才能保证改进的方向不偏离系统建设的初衷。

   其次,问题发现到改进的信息反馈渠道要通畅,反馈信息传递越通畅改进的效率越高,改进的成本也低。很多系统反馈改进渠道不流畅的,用户意见很难传递到改进决策人手中,更难迅速变为修改行为,改进效果信息反馈也慢,这些都会降低系统的生命力,在竞争的环境中反应慢的系统总是最先被淘汰。

   6.4与生态环境建设同步进行

   信息系统的效益并不完全由系统自身决定,外部配套很重要,配套服务会形成一种有益生态环境,提升服务效益。信息系统的建设应当尽量与环境完善同步,如交通、通信、商业、文化等方面。智慧城市信息服务系统的效益不是独家可实现的,必须是多方面配套的结果。

   每个信息服务系统可视为是效益的生命体,应当看到很多生命体是共生的,生态环境的优化很重要,将城市信息化生态环境优化与信息服务系统建设同步进行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益的关键措施。智慧城市规划重点要放在生态环境的完善上,信息化项目的设计与实施可以委托其它机构去做,但生态环境的完善必须靠政府挂帅。

   6.5智慧城市视为生命体的意义

   每一个需要长期生存服务信息化项目都可视为一个生命体,长期生存的模式都是一种生命机制,都有对抗混乱度增加的自我修正功能。智慧城市本身也需要同样的机制,使智慧城市能够长久地生存,以满足人类生存发展的需要。从全球发展的视角看,智慧城市是全球生态环境中的一个生命体,它要在全球的环境中求得更好的地位,取得更好的竞争力,而在城市内部,它又是其内部信息系统的生态环境提供者,支持内部的智慧系统繁荣。

   将智慧城市本身视为生命体会引导人们从更广阔的视角认识智慧城市,关注城市成长与发展的规律,认识到城市发展的个性,规划只能顺势而为而不可任性。培育生物不能拔苗助长,无生命的建筑可以搭建,但生命力不可搭建,生命系统需要自我成长,智慧城市规划需要顺应城市发展规律而为。

  

   七、连接重于信息

   信息是静态的连接,连接是动态的信息

   7.1信息是相关关系的测量

   信息是事物间的相关关系,数据是相关关系的测量记录,统计也是一种测量。测量是一种行为,数据是测量的结果,是相关关系的静态表现。

   事物间的相互关系并不是直观易于理解的,很多时候只能借助于数据来认识,通过不同视角的数据来悟出事物间的关系,其中相对稳定的关系可视为规律而能加以利用。数据是信息的表现但不等于信息,数据只能相对准确不能绝对准确。复杂的相关关系往往不便直接测量,人们只能汇集不同视角的数据,靠大脑悟出整体的概念,各种数据挖掘工具只是帮助人们推测数据背后的信息,对整体的把握不仅需要准确的数据、好的分析工具,更重要的是分析者良好的悟性。

   7.2信息因连接而生

   当人们将信息视为事物间的相关关系时,会想到信息与连接分不开,信息因相互连接而生,信息意味着相关关系的存在,数据是这种相关关系表现的记录。连接是事物间相互影响的行为,相互影响可以有强有弱,影响力的不确定性常用概率表述。

连接代表事物之间的相互影响,连接是相互作用之行为,如果不考虑连接的物理属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0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