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解开古代小说作家之谜

更新时间:2018-08-30 14:43:31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根据序后图章考定作者的更有趣的例子是另一位“烟水散人”。小说《女才子书》一名《美人书》,题“鸳湖烟水散人著”,首自序,署“烟水散人漫题于泖上之蜃阁”。序后有“徐震之印”、“烟水散人”两方图章。自序后为钟斐序,中说:“己亥春,随风而抵秀州,泊于城南湖畔,……乃呼酒独酌。舟子曰:‘有酒无客,奈何?’余笑曰:‘此地有徐子秋涛者,余莫逆友也,彼必冲烟冒雨而至,奚患无客?’俄闻歌咏之声出自芦荻中,则徐子果以扁舟荷笠而来,袖出一编示余曰:‘此余所作《名媛集》也,惟子有以序之。’”据自序后面的图章,可知烟水散人即是徐震,又据钟序,可知他的字或为秋涛,秀州(即浙江嘉兴)人。又有小说《赛花铃》,题“吴□白云道人编次”,“南湖烟水散人较阅”。首有《赛花铃题辞》,署“时康熙壬寅岁仲秋前一日槜李烟水散人漫书于问奇堂中”。后有两方图章,一为“徐震”,一为“烟水散人”。辞中说:“予自传《美人书》以后,誓不再拈一字,忽今岁仲秋,书林氏以《赛花铃》嘱予点阅。”南湖,就在嘉兴城南,因两湖相连,又名鸳湖。槜李,又写作“醉李”,在嘉兴西南七十里,亦可作嘉兴的代称。看来,这位烟水散人,就是写《女才子书》的同一位徐震。这样,还可以推知题“鸳湖烟水散人著”的小说《珍珠舶》,题“槜李烟水散人编次”的小说《合浦珠》、《灯月缘》、《梦月楼情史》、《鸳鸯配》等,都是徐震的作品,题“古吴烟水散人演辑”的《后七国乐田演义》,题“烟水散人编”的《桃花影》,也可能是徐震的作品。当然,这些作品是不是都出于徐震之手?会不会有后人的伪托?那就需要更细致的研究和考证了。徐震的生活年代,从《赛花铃》题辞的“康熙壬寅岁”可以推知,但康熙长达六十一年,恰有两个壬寅,即康熙元年(1662)和康熙六十一年(1722),这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特例,恰巧就造成了麻烦。那么,这个壬寅岁应是哪一年呢?对于这个问题,研究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说是康熙元年,徐震是生于明代,由明入清的人物;有人则说是康熙六十一年,徐震生于顺治、康熙年间,是清人。有人据《赛花铃》的刻工黄顺吉是顺治年间的人,他同时刻有顺治原刊本《续金瓶梅》,《后序》中称卒于崇祯十二年的陈眉公为“近人”及书中不避康熙帝玄烨之讳等,判定“壬寅”为康熙元年(《关于〈赛花铃〉与〈女开科传〉的题词或著录年代》),是有道理的。《赛花铃》的卷端题“槜李烟水散人较阅”,“较阅”,本应作“校阅”,明人为避熹宗“由校”之讳,改作“较阅”。徐震“校阅”此书时,虽已是清代,但他生于明朝,熟知明讳,习惯用“较阅”代替“校阅”。这大概也可以作为壬寅为康熙元年的例证,因为明亡还只有十几年的历史。

  

   (二)

  

   在大多数场合,光凭小说版本提供的信息,已不足以解决作者问题,因此,还需要在小说之外寻找其他的证据,其中最重要的是历代传流下来的文献资料。

   官修的“正史”,是不会为小说家立传的。被今人推崇为伟大作家的施耐庵、罗贯中、吴承恩、吴敬梓、曹雪芹,都不可能在正史中找到一丝一毫的记录的痕迹。当然,也有几位被研究者推测为《金瓶梅》作者的人物,如王世贞、贾三近、屠隆,在《明史》中都有他们的记录,不过他们之所以被写入正史,也绝对不是因为他们曾经可能写过什么小说。当然,这并不是说正史对于小说作家的考证,就毫无用处了;相反,由于中国正史体系的完备,资料的富赡,还是可以提供有益的线索的。如史学家吴晗在《金瓶梅的著作时代及其社会背景》一文中,列举小说中“马价银”、“皇庄”、“番子”等,详加考证,认为《金瓶梅》的成书年代约在万历十年到三十年。又如《金瓶梅》的卷首,有酒、色、财、气的《四箴词》,黄霖根据《明史》万历十七年大理寺左评事名隹于仁的四箴疏,认为《金瓶梅》的成书与讽谕万历帝贪于酒色、宠信郑贵妃有关,并揭出《金瓶梅》第六十五回的“布政使陈四箴”的人名,寓意十分明白,透出了成书年代的重要信息。

   对于考证小说作家更为有用的是大量的野史笔记。这类文字一般较少正统观念的束缚,信笔所书,往往能保留下许多极为珍贵的史料。如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谈到《水浒传》的作者时说:“余偶阅一小说序,称施某尝入市肆,细阅故书,于敝楮中得宋张叔夜擒贼招语一通,备悉其一百八人所由起,因润饰成此篇。其门人罗本亦效之为《三国志演义》,绝浅陋可嗤也。”关于《封神演义》的作者,梁章钜《归田琐记》记同乡林樾亭先生言:“昔有士人罄家所有嫁其长女者,次女有怨色;士人慰之曰:‘无忧贫也。’乃因《尚书·武成篇》‘惟尔有神,尚克相予’语,演为《封神传》,以稿授女;后其婿梓行之,竟获大利。”沈国元《皇明从信录》谈到《英烈传》的写作,说嘉靖十年,“武定侯郭勋,欲进其立功之祖英于太庙,乃仿《三国志》俗说及《水浒传》为《国朝英烈记》,言生擒士诚、射死友谅,皆英之功,传说宫禁,动人听闻,己乃疏乞祀英庙庑。”宋起凤《稗说》提到《金瓶梅》的作者,说:“世知《四部稿》为弇州先生平生著作,而不知《金瓶梅》一书,亦先生笔也。即有知之,又惑于传闻谓其门客所为书,──门客岂能才力若是耶?弇州痛父为严相父子所排陷,中间锦衣卫陆炳阴谋孽之置于法,弇州愤懑怼废,乃成此书。”盛百二《柚堂续笔谈》说:“张博山先生劭,号悔庵,嘉兴人,与查声山宫詹,僚婿也。幼聪敏,十四五时,私撰小说未毕,父师见之,加以夏楚。其父执某,为之解纷曰:‘此子有异才,但书未毕,其心终不死,我为适成之。’即今所谓《平山冷燕》也。”上面这些文字材料,情节生动,叙写细致,但大多出于传闻推测,真伪杂糅,需要仔细加以鉴别。

   相比之下,地方史志,由于着眼于某一地域的历史沿革,所以能囊括许多正史所遗弃的材料,注意搜检遗闻,务臻实录,所以对于作家的考证,有更大的价值。如乾隆年间,先后创作了话本小说《娱目醒心篇》和讲史小说《北史演义》、《南史演义》的杜纲,从版本的题署“玉山草亭老人编次”和“玉山杜纲草亭氏编次”来看,我们只可推知他是玉山人,号草亭老人。江西省有玉山县,江苏昆山县西界溪上,有玉山草堂,时称吴中第一,所以昆山也称玉山。杜纲到底是哪里人?他的生平如何?就需要查考地方志了。据道光丙戌(1826)《昆新两县志》卷二十七《文苑》二:

  

   杜纲,字振三,少补诸生有声。时经生家久不治古文,纲独上下百家,于幽隐难穷之处,辄抒其独见,发前人所未发。童试时受知昆山令许治,令与子兆椿兄弟同学。后兆椿出守松江,时时过访,绝未尝干以私,兆椿益爱敬焉。所著有《近是集》,同邑诸世器为序而行之。

  

   据县志,我们可以肯定杜纲是江苏昆山人,字振三,别号草亭。杜纲一生科名不遂,大约是以诸生终老的。关于他的生卒年代,按县志所记受知于许治的事,也可以找到一点线索。《昆新两县志》卷十四“职官·昆山知县”:“许治,肖野,汉阳人,乾隆己未进士。十九年。”再查《松江府志》卷四十三《名宦传》:“许治,字宵野,云梦人。乾隆四年进士,二十二年由昆山调知华亭县。自奉俭约,征收漕白,无丝毫沾润。尝浚南北俞塘、濯锦港、横泾,田资灌溉,民甚德之。子兆椿,字秋岩,乾隆三十七年进士,五十九年由刑部郎中出知松江府,历迁至刑部右侍郎。”这样,我们得知许治任昆山县令,是在乾隆十九年到二十一年,杜纲参加童生试,受知于许治,正在这个时期。明清科举制度,凡是应生员考试者,不认年龄大小,都称“童生”,所以我们还不能判定杜纲这时的年龄。但据“少补诸生有声”的记录,杜纲那时确在少年。童生试包括县试、府试、院试三个阶段,丑、未、辰、戊为岁考,寅、申、巳、亥为科考。许治在昆山任上的三年分别为乾隆十九年甲戌、二十年乙亥、二十一年丙子,那么在十九年举行的是岁考,二十年举行的是科考。科考和岁考的任务不同,它要保送优等的秀才参加乡试,称为“录科”。从许治让他的儿子兆椿同学的情形看,杜纲参加的可能是十九年(1754)的岁考。假设杜纲这年是十五岁或稍长,那么,他当生于乾隆五年(1740)或稍早。还有,我们已经知道杜纲与许兆椿同学,二人年岁应该相近,许兆椿为乾隆三十七年(1722)进士,五十九年(1794)出知松江府。昆山离松江虽然不算太远,但能“时时过访”,说明杜纲还处于精力旺盛的时期,联系他于乾隆五十七年写成《娱目醒心篇》,五十八年写成《北史演义》,六十年写成《南史演义》,年龄似不应超过六十岁,若生于1740,其时正好五十五岁。《北史演义》有嘉庆二年(1797)杜纲好友许宝善自怡轩重刊本,内中并未透露杜纲去世的消息,估计他仍然健在。这样,凭借地方志的材料,我们对于杜纲这位重要的作家,有了大体上的了解。

   对《水浒后传》作者陈忱的考证,更显示了地方志的重要作用。《水浒后传》题“古宋遗民著”,且标为“元人遗本”,显然是不可靠的。研究者从版本上题“雁宕山樵”入手,查阅《南浔镇志》等,得知雁宕山樵是陈忱,字遐心,浙江乌程南浔镇人,明亡,以遗民自居,绝意仕进,身名俱隐,穷饿以终。他曾与顾炎武、归庄等人结为惊隐诗社,以民族气节相激励。陈忱“究心经史,稗编野乘,无不贯穿”,他托名“古宋遗民”撰写小说《水浒后传》,就是为了发抒心中“郁郁无聊、肮脏不平之气”的。

   利用地方志考证小说作家,要十分注意区别同姓同名的人物。光绪《乌程县志》在介绍号雁宕山樵的陈忱时,特别指出,明代与清初有三个陈忱同姓名。这位陈忱“生于明季,其先自长兴迁南浔镇,忱又迁郡城,居乌程已数世”,与明代成化、弘治间归安人陈恪的从弟,字克诚、号醉月的陈忱,清初秀水人,顺治甲午副贡,字用颤的陈忱不是同一人。冯梦龙更有四个同姓名的。乾隆《江南通志》卷一六五《人物志·文苑·苏州府》载:“冯梦龙,字犹龙,吴县人,才情跌荡,诗文丽藻,尤工经学,所著《春秋指月》、《衡库》二书,为举业家所重。崇正(祯)时贡选寿宁知县。”这就是编写《三言》、《新列国志》的小说家冯梦龙。此外,同治《苏州府志》卷九十二,载冯琨“子梦龙,字翔甫,以岁荐选应天府训导,迁颖上教谕,谷州学正”;光绪《武进阳湖县志》卷二十一:“冯梦龙,字仲田,岁贡生,万历间任广东新兴知县”;光绪《通州直隶州志》卷十三:“冯梦桂,字孝原,冯梦龙,字汉旬。……桂岁贡,性迂行正,好汲古,年录书可导身,尤多识里中文献;龙亦名诸生,人称‘二难’。”另外三个冯梦龙,两个是明代人,一个原籍昆山,一个原籍武进,和原籍吴县的冯梦龙相距不远,非常容易混淆不清,弄出张冠李戴的笑话来,在考证时应十分当心才是。

   其他方面的文献资料,也可以为小说作家的考证提供侧证。如《关于徐震及其〈女才子书〉的史料》一文,介绍新发现的两条资料:一是清王卓辑、张潮校《檀几丛书》卷三十有《美人谱》,题“秀水徐震秋涛著”,而《美人谱》的内容,就是《女才子书》首卷的节录;一是清沈懋德《昭代丛书别集》第六册,有《牡丹亭骰谱》,题“秀水徐秋涛录”,首有鸳湖烟水散人的识语,中有“往余辑《女才子书》,首列小青,只句单词,无不具载,枣梨二十余年矣”的话,这就为烟水散人是秀水徐震、字秋涛的看法,提供了新的佐证。又如《斩鬼传》,题“阳直樵云山人编次”,1981年《晋阳学刊》介绍刘璋的青绿山水轴,题款“太原刘璋”,下面的朱文印章是“樵云山人”,可知樵云山人是刘璋的号。阳直,古县名,唐代改为阳曲,明清并为山西省治,“阳直樵云山人”,与“太原刘璋”确为同一人。又据《深泽县志·名宦传》,知刘璋字于堂,号樵云山人,康熙三十五年丙子(1696)举人,雍正元年(1723)任直隶深泽县知县,在任四年,被解职。至雍正八年(1730),尚居留深泽县,生活困穷,“邑民时供其薪米”。为谋生计,便从事小说写作。题“樵云山人编次”的才子佳人小说《飞花艳想》,就几乎原封不动地大段抄袭《玉娇梨》,流露出明显的谋利倾向。(王青平:《刘璋及其才子佳人小说考》)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0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