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兆红:朝鲜战争与中国的台湾问题

更新时间:2006-09-27 10:08:56
作者: 乔兆红  

  从冲绳岛向台湾运去数万吨武器装备。随后又通过他们促成杜鲁门于7月27日再次发表申明,宣布:(1)给予国民党中国以广泛的军事援助;(2)由麦克阿瑟调查国民党中国军队的现状和它实现现代化的需要,提出切实的建议;(3)解除台湾对大陆沿海进行海空活动的限制,计划对大陆沿海作侦察飞行和海军巡逻,以确定中共对台湾进攻的紧迫性。[11](p.124)

  7月31日,朝鲜战局正酣,麦克阿瑟突然飞抵台湾与蒋会谈,商定在台湾设立美国驻台军事联络组,美台双方陆海空军归麦克阿瑟统一指挥,“以共同防守台湾”。美国完全改变不在台湾设立军事基地、不向台湾国民党提供军援和顾问的初衷,开始直接在军事上与台湾国民党军队结盟,共同对付中共。

  作为远东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深悉台湾在美国遏制共产主义的太平洋防线中的战略作用。1950年8月17日,麦克阿瑟在给美国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全国野营年会发出的电文中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战略边界发生转移,它包括了整个太平洋。太平洋已成为我们的巨大护城河”。“我们用我们和我们的盟友所占有的从阿留申群岛到马里亚纳群岛形成的一个弧形的岛屿连环,把太平洋到亚洲海岸加以控制。”8月28日,麦克阿瑟在海外作战军人协会的演说中再次称太平洋已成为美国巨大的护城河,“杜鲁门总统6月27日的决定,已经燃起了整个亚洲的希望之灯”。如果台湾落入对美国不友好的国家手中,“就成为插入防御圈正中央的一块敌性凸角”。麦克阿瑟十分看重台湾在美国太平洋防线中的战略地位,将台湾比作“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潜艇供应舰”,美国必须尽一切努力保卫台湾。[13]在朝鲜战争期间,蒋介石前后三次决定派遣五十二军赴朝,与“联合国军”一道作战,增援南朝鲜。杜鲁门曾表示:当他听到蒋介石愿意派兵援助南朝鲜时,“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应当接受蒋委员长的这番好意”。但由于国务卿艾奇逊的坚决反对,蒋介石的驰援计划在华盛顿三度受挫,始终未遂。艾奇逊认为,如果蒋介石的军队开进朝鲜,中共必将加倍还击。“那样一来,朝鲜战争马上就会扩大,局势的发展也必然难于控制,其结果不仅美国将要深深地陷进去,而且会把我们的盟友吓跑。蒋介石的军队虽然自称是他们最精锐的部队,实际上却缺乏现代化的技术装备,恐怕是难以抗衡具有现代化技术装备的北朝鲜共军的,又岂能指望蒋介石的军队去扭转朝鲜的局势呢?”[11](p.127)由于害怕苏联出兵和中共增加兵力,再加上英国的反对,杜鲁门采纳了艾奇逊的建议,于1950年6月30日、12月6日两次拒绝了麦克阿瑟派蒋军赴朝的建议。蒋介石第三次要求派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是在1952年5月克拉克到东京上任不久。1952年5月12日,美国陆军上将李奇微离任,另一陆军上将马克。克拉克取代李奇微成为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由意大利调到东京后,发现日本的防务极其空虚,除75000名警察外,竟无一营美国的地面部队,遂建议从台湾抽调一个军到朝鲜战场,以便从朝鲜战场抽出三个师的美军去防守日本。他满以为这项建议能获通过,就同时电告蒋介石预作准备。“从台湾调一个军去朝鲜战场替换美军”的阵风刮起后,蒋介石明知只要杜鲁门还在白宫、艾奇逊还当国务卿,从台湾派军支援南朝鲜的事就永远无法实现。但为了配合克拉克的行动,蒋介石还是积极备战。艾奇逊坚持己见,再一次顶住了五角大楼和国会的压力,促使杜鲁门拒绝了克拉克的建议。自此,五十二军驰援南朝鲜的事就销声匿迹,再无人提起。

  尽管蒋的提议未被杜鲁门政府采纳,但其投靠美国依赖美国的心态是不言而喻的。而在华府的接连受挫却使麦克阿瑟援蒋的决心更趋坚定。或许是不甘心杜鲁门的桎梏,或许是出于和蒋介石的密切关系及要全力给予支援的目的,麦克阿瑟在1950年12月6日电告蒋取消五十二军军援计划的同时,向美国国防部建议将驻台联络组升格为“美国协防台湾军事顾问团”,进一步扩大对蒋的军事援助。

  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将打算遗弃的台湾蒋介石政权重新拾了回来,继续置于卵翼之下。美国这时不仅要协防台湾,而且更将台湾看作是一颗在亚洲遏制中国大陆与共产主义的战略棋子,一艘屹立在美国护城河中的航空母舰。正是在美国的保护之下,台湾蒋介石政权苟延残喘,偏安孤岛。

  美国前亚洲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布鲁姆认为,朝鲜战争的发生导致美国派遣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将台湾置于军事保护之下,并使美国重新考虑台湾的军事战略地位及其在美国西太平洋安全中的特殊作用。[12](p.241)

  

  三

  

  美军介入朝鲜战争并派遣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立即导致美中公开交恶。6月28日,杜鲁门发表白宫声明的次日,中国政府对美国的介入表示了强烈抗议。毛泽东指出“全世界各国的事务应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周恩来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宣称杜鲁门27日的声明和美国海军的行动,乃是对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不容任何外国势力插手干涉。[14]朝鲜战争爆发之初,尽管美国已派兵干涉朝鲜内战,但中国政府考虑更多的却是美国的对台政策,这种顾虑超过了正在朝鲜半岛发生的军事战争。因为美国对台湾的军事卷入,封锁了中国解放台湾的通道,阻挠了中国的统一进程。[15]美国汉学家指出,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后,没有证据显示中国参入了“对南朝鲜的侵略”,北京方面似乎不太愿意支持苏联武装帮助北朝鲜,相反,中国希望尽快解放被国民党占领的台湾,完成国家统一大业。[16]中国军队当时的部署反映了北京领导人的战略意图,因此,北京对美国违背诺言插手台湾问题感到愤慨。麦克阿瑟突然飞抵台湾与蒋会晤,中国担心美国会进一步支持台湾国民党军队采取行动。[17]为此,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在8月致电联合国,强烈指控美国“武装侵略中国的领土,干涉中国的内政”,要求联合国命令美国军队撤出台湾海峡。

  美国方面并未理会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执意将台湾纳入其太平洋防线,分裂中国领土。9月20日,美国代表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提出《福摩萨问题案》,要求讨论“台湾未来地位问题”,企图使台湾问题国际化,不让台湾落入中国手中。不久,美国又在联合国发起对中国的经济封锁与制裁,“围堵与孤立中国”逐渐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轴。

  随着朝鲜战争事态扩大,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向北挺进,在占领平壤后不顾中国方面的警告直逼鸭绿江,中国领导人感到美国和台湾蒋介石政府正在南北呼应,对中国大陆形成挟钳之势。美军逼近鸭绿江边的新中国重工业基地东北,战火延至中国家园。在国家安全受到直接威胁的情况下,毛泽东决定答应北朝鲜政府领导人金日成的要求,派兵入朝协助北朝鲜人民军抗击美军,保家卫国。中美军队首次交战,朝鲜战争成为中美不宣而战的战争。中美在朝鲜战场的大交锋,使得因美国插手台湾问题而恶化的中美关系更加激化,双方的仇视与敌对进一步加深。

  曾在中国多年、报道中国问题的美国新闻记者、《美国人民与中国》一书的作者斯迪勒指出,中国与美国在朝鲜战场激烈交锋,美国士兵在朝鲜战场遭受惨重伤亡,使美国人一夜间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与态度。以前,美国对中国怀有一种以恩人自居的优越感,现在却对中国感到惊恐与愤怒。斯迪勒说:“在我们的整个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种对中国人的感觉。”[1](p.37)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使骄横一世的美军遭受重创,美国的威信受到沉重打击。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的坚决抗击,使美军伤亡增大,陷入朝鲜战场的泥潭难以自拔。杜鲁门政府不能从军事上在朝鲜战争中获胜,且考虑到美国的主要敌人是苏联不是中国,美苏争夺的战略重点是欧洲不是亚洲,因此决定通过谈判结束战争。

  1951年春天,杜鲁门罢免了企图将朝鲜战争升级、把战争行为扩大到中国沿海与内地的麦克阿瑟将军的指挥权,开始与朝中方面谈判接触。此后谈谈打打,直至艾森豪威尔政府上台后于1953年7月中旬与朝中方面正式达成停战协议,结束了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结束了,但中美之间的敌视并没有完结,因为朝鲜战争爆发而引起美国插手的台湾问题复杂化、国际化,台湾问题成为美中互相仇视与交恶的导火索,中美之间的冷战围绕台湾问题愈演愈烈。

  艾森豪威尔政府在力图尽早结束朝鲜战争的同时,却继续抓住台湾不放,进一步加强了对台湾问题的干涉,企图把台湾培植成美国在亚洲抑制红色中国与共产主义的前哨阵地与桥头堡。这一点,艾森豪威尔政府与杜鲁门政府一脉相承,并在干涉台湾问题上走得更远。

  1953年2月2日,艾森豪威尔在首次对国会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公开宣称,美国不再限制台湾蒋介石军队的行动,第七舰队不是用来保护中共。此话一出,蒋介石立即仗恃有美国支持,开始派军机对大陆沿海进行袭击。艾森豪威尔放虎出山、让台湾蒋介石军队骚扰大陆的目的,是想迫使北京政府在朝鲜战场上答应美国的谈判条件,使美国尽快脱身。[18]朝鲜停战之后,蒋介石仍不甘寂寞,不断地对大陆沿海进行军事骚扰与挑衅,企图在挑起战事后,将美国拉下水,达到军事上反攻大陆的目的。1954年夏,台湾海峡多次发生海上与空中冲突,情势十分紧张。9月,中国福建前线部队炮轰金门,对蒋军以示惩罚。美国立即对海峡两岸的冲突作出反应。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表示不仅要协防金门,并建议艾森豪威尔总统容许蒋派飞机轰炸共军在福建的炮兵阵地,必要时甚至可以深入大陆内地进行轰炸,如果导致北京反击,美国将参加战斗。国务卿杜勒斯公开宣称:“中国人正在进行冒险刺探,如果我们不阻止他们,我们将在远东面临灾难性的后果。”[5](pp.180~182)

  1954年12月2日,美国与台湾蒋介石政权正式签订《共同防御条约》,规定美国可以有“在台湾、澎湖及其附近为其防卫所需而部署美国陆海空军的权力”,对双方“任意缔约国之领土的武装攻击”,即应共同“采取行动,以对付共同危险”。翌年1月6日,杜勒斯在向艾森豪威尔总统呈交的报告中声称:“此项条约将成为阻遏共产党夺取西太平洋地区阵地企图的重要力量。”1955年1月24日,艾森豪威尔就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在向国会提交的特别咨文中,要求国会同意使用美国军队协防台湾。随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在1月25、28日通过授权美国总统在台湾海峡地区使用美国武装部队的紧急决议,从而使美国政府向台湾提供军援、派驻部队及在军事上的直接卷入完全合法化。[18](pp.149~150)从此,中美关系更趋紧张。在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美中数次在台湾海峡发生军事对抗与武装冲突。艾森豪威尔政府甚至准备在台湾海峡发生军事冲突时对中国大陆使用核武器,但遭到美国盟友英国与加拿大的强烈反对。美国舆论认为,台湾问题已成为美中之间随时可能发生冲突的一颗定时炸弹。[19]

  

  四

  

  尼克松政府上台后,开始决定与中国接触,实现美中关系正常化。在此过程中,美国认识到,台湾问题是必须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1971年8月7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出,北京方面已多次表示,如果华盛顿不回到朝鲜战争爆发前对台湾问题的立场,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它将不会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也不会与美国开展有实质意义的贸易活动。[20]在认知与尊重中国这一根本立场的基础上,1972年2月28日,尼克松与周恩来在上海代表美中双方签署了举世闻名的《中美上海联合公报》。

  公报明确宣布“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是符合所有国家利益的。关于中美关系中最棘手的台湾问题,美国方面在公报中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美国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中国方面在公报中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在公报中对台湾问题的认识与承诺,标志着美国基本上又回到朝鲜战争爆发前的对台认识及政策,它结束了美中两国长达22年的敌对关系,为中美关系正常化铺平了道路。

  1979年1月1日,美国在卡特总统任内正式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同时结束与台湾国民党政权的外交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