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文潮:莱布尼茨的启发——如何带着理性宽容彼此交流

更新时间:2018-08-09 22:39:13
作者: 李文潮  
近几年受到研究界关注的政治哲学、自然科学、宗教哲学、文化交流等等,则是第四系列中编辑出版的文献中的主题,而这些题目都与当代社会与学术紧密相关。

   第二个问题不好回答。人生难免无奈,终身是多长,就是一个无法预测的事情。孩提时代,我身体孱弱(实际上是营养不良)。邻居发愁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干农活,母亲总是疼爱地说:只要有拿起书本的劲就够了。知儿者莫母吧,现在只会看书,其他本领都退化了。

  

   国内的莱氏研究:步子可更快一点,水准可更高一点,年轻人可更多一点

   文汇:知儿莫如母,知母亦莫如儿。您除了促进国际莱布尼茨的研究,也促动了中国的莱布尼茨研究。您除接受了很多学人进行国际交流外,在制度合作上也屡有建树:在您的推动下,武汉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莱布尼茨研究中心都有声有色;2017年,您还帮助山东大学和山东师范大学成立“国际莱布尼茨研究中心”,山东省试图让儒学大省和莱布尼茨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有更多的合作。您如何评价此类合作的前景?

   李文潮:三十多年坐镇柏林,我有幸结识全国各地不同领域的同事朋友,学术上的合作是从朋友角度开始的。制度化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是中国国内的一个特色。前景总是看好吧。有时侯也只能只管耕耘不管收获,明其道不计其功。这样说,是觉得进展还是可以更快一点,水准更高更专业化一点,特别希望能够留住更多的年轻人专门或者至少重点从事莱布尼茨研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也不能因此而不为之,不能因为干旱就不下种。

  

二  哲学特色与贡献


   极具天分的莱氏处在数学家辈出的转向近代的中世纪,数学传递的是理性精神

   文汇:因为采访,我对莱布尼茨这位17世纪的百科全书式天才有了更多的了解。其主要贡献在数学和哲学上。他和牛顿共同促进了微积分的发展,发明了二进制;在哲学上,他是17世纪和笛卡尔、斯宾诺莎齐名的理性主义哲学家,并提出了“单子论”学说。

   您曾对他那个时代人的生活和处事做过专题研究,您是否觉得莱布尼茨这样的天分是独一无二的,是什么造就了他的博学?据说他去巴黎完成政治游说前,数学只是一般,后来在巴黎拜惠更斯为师后,就有了从几何学上发展微积分的成就?

   李文潮:莱布尼茨应该说是极具天分,但也非常勤奋,是特别注重讨论交流的一个人。50年间写了8000多封信,其中相当一部分长达30多页,实际上就是论文了。他曾说一早醒来,躺在床上就有那么多的想法,担心用一天的时间也不能完全记录下来。相比之下,我们也有想法,但往往懒得笔录下来做进一步的思考。我们也读书,但往往懒得做摘录。莱布尼茨愿意借来一份瑞典使团访问俄罗斯的笔记把俄国的物产和价格记录下来,而我们只关心自己研究范围内的东西。欧洲的17世纪是数学的世纪,是数学家辈出的时代。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在中世纪和近现代的转型时代,人们认识到了只有数学能够提供可靠的知识。我自己对数学没有多少研究,因此在莱布尼茨身上看到的更多的是数学精神。作为纯粹的精神学科,数学传授给我们的并不仅仅是计算和求证,而是以理性的方式解决冲突,从明确的定义出发按照严格的推演方法分析与解决问题。莱布尼茨提出的“通用字符”夺今日人文精神学科数字化的先声,其基础还是数学,企图把思维数学化,进而可以演算。他发明的“二进制”之所以能够成为计算机的基础也是同样的道理。

  

   “单子论”是天才之作,对当代的全息论、自组织论、潜意识论都有极大启发

   文汇:您如何评价“单子论”的意义,莱布尼茨继承了亚里斯多德的实体观,认为人的心灵是一特殊大单子,有记忆、过去、未来,在《牛津大学西方哲学史》第三册里,莱布尼茨被放在“身体与心灵”一节里,这一节讲述了他与同时代斯宾诺莎的不同,以及在亚里士多德和康德之间所扮演的承上启下作用。从哲学史的角度,如何来看莱布尼茨对当代哲学的贡献?

   李文潮:“单子论”听起来有点玄,要吃透它确实也需要数学、生物学、神学,特别是哲学史方面的功力。但其基本思想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单子论”不是真理,只是一个比较圆满的解释宇宙人生现实未来的理论。机械的因果律可以帮助我们观察世界,指导我们的日常活动,但单纯用它解释世界与人生至少是不全面的,因为在现象界背后还有一个精神的力的世界。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点是“单子”。这是一个精神实体,无生无灭,每个“单子”独一无二,不受其他“单子”影响,以折射的方式感知其他“单子”即宇宙。“单子”与“单子”之间构成等级或者说秩序,秩序即美即和谐。每个“单子”皆追求自我实现,从而构成了整个宇宙的活力。

   “单子论”确实是一篇天才之作。这是普鲁士皇帝弗德烈二世(1712-1786)说的,黑格尔却不无讽刺地说“这是一本小说”,不过确实也很有诗意。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莱布尼茨使用了很多比喻:世间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单子”没有窗户;宇宙之中充满生命没有荒芜;一水映大千,一镜射宇宙;此刻是前刻的延续同时孕育着未来,等等。这么一篇短文(90节,大约40页)对后来的哲学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国、英国和德国就先后出现了各种形式的“新单子论”,都是立足于莱布尼茨的母本。值得一提的是“单子论”还对哲学之外的学科理论的影响,譬如全息论、自组织论、(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心理学、社会学、艺术与诗歌理论等等。

  

   17世纪欧洲发现诸多“非欧”文化,莱氏提出跨文化诠释:理性上的宽容

   文汇:刚才提到,您编辑了莱布尼茨的手稿《中国自然神学论》,这部作品是在他去世前的1716年撰写。1688年到1689年,他在罗马结识了意大利传教士闵明我,以后又认识了白晋,白晋向他介绍了《周易》等中国文化,他也就此对中国抱有好感。您能否介绍一下,在莱布尼茨眼里,他是怎样肯定中国,和法国启蒙学派的伏尔泰等人是否有不同?不少研究表明,17世纪至18世纪,中国曾在西欧掀起“中国风”,除了器物如扇子、瓷器、布匹风靡上流社会,中国的儒家思想在当时也颇受欢迎。您从莱布尼茨的研究中,是否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当时对中国的了解是否因为有带着“他者”欣赏眼光的主观性而有所美化?

   李文潮:在莱布尼茨生活的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发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非欧”文化与社会形态,由此引发了不少“文化”冲突,著名的“礼仪之争”便是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莱布尼茨关注这些发现以及由此导致的争论,并且提出了自己的跨文化诠释构想:建立在理性之上的宽容。人是会思考的动物,理性的一个重要内涵则是思维是按照一定的思维规律进行的精神活动,这是保证人与人、文化与文化之间能够沟通对话的先决条件,同时预设了每个文化中皆有合乎理性的思想;以此为基础而提出的宽容不仅是对“他者”的尊重,而更是对自己的观点以及自身文化的怀疑。他所说的“自然神学”就是哲学中的形而上学。因此,莱布尼茨在这方面的贡献,并不仅仅是为自己和后人收集了一些珍贵的资料。

   与所有的对中国感“兴趣“的欧洲思想家相比,他的兴趣最广泛,亦更深入。不少人看到的往往只是一个问题,一个方面,只有莱布尼茨一人试图全面了解这个古老的国度与文化,同时又力争将了解到的信息作为背景与欧洲进行比较,进而从概念上把二者融会贯通。在这一过程中,莱布尼茨试图坚持以下原则:友善、普遍、求同求通求一、多样性、交流与相对。莱布尼茨生活在300多年前的欧洲,但其在政治、哲学、法律、逻辑、语言学等领域内提出的观点、思路与设想却显示了惊人的现实性甚至说超前性。这应该说是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莱布尼茨研究能够持续展开,引发各国家学者兴趣,受到学界及政界普遍重视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自然神学论》已经有中文、德文、法文、葡文、西班牙文、日文、荷兰文译本,意大利文本即将出版。

   你提及的美化的地方确实也有,原因是信息不足或者不实。莱布尼茨使用的是有限的翻译,同时希望把所有的中文书籍翻译为欧洲语言。批评的地方几乎没有,原因是他有一个处世原则:宁可错误地表扬“他者”,也不错误地批评对方。善意忠恕,我个人认为莱布尼茨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有待完成的任务——如何在更高的层次上进行文化之间的互解,进而贯通。

  

   “正义”对后世启发:属于永恒真理,而律条是人为的,严格区分正义和权力

   文汇:莱布尼茨在17世纪末提出的“正义论”与当今非常走红的政治哲学中的正义论有何不同和关联?

   李文潮:莱布尼茨是法学博士,后来一直担任政治顾问一类的职务。其“正义论”的特色在于严格区分正义与权力,正义与法规或者律条,二者属于不同的范畴。他认为正义属于永恒或者客观真理。如同三角形内角和为180度一样,既不是上帝的恩赐,也不是权力决定的,也不是民主投票得出的结果。权力可以帮助正义得以实现,但正义本身不是权力意志的体现。法无不义,但法规律条却是人为的,难免有错甚至与正义背道而驰。“恶法非法”就是这个意思。很显然,莱布尼茨的这一思想摆脱了欧洲中世纪把正义看作是上帝意志的观点,既区别于譬如霍布斯的权力论,也与契约法不同。二十世纪以来,由于受到实证主义的影响,法与律之间的张力消失了。律被奉为圣典,背律即是犯法。与此同时,对不义的反抗权相对减弱。我想这也是莱布尼茨正义论,能够引起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面对当代科技活动及其潜在性问题,哲学提供的概念工具和分析方法面临困境

   文汇:您也从事科技伦理和科技哲学研究,是否受到研究者莱布尼茨的影响?

   李文潮:不全是。起初我把科技伦理和科技哲学看作是利用哲学上的范畴与方法,研究传统上不受哲学重视的科学特别是技术活动,所以比较注重一些基本问题,譬如亚里士多德哲学中理论与实践的范畴区分。后来我觉得科学技术的发展早已不是昔日的工匠劳作,发明也不是像牛顿那样等苹果掉到地上。借用传统哲学提供的概念工具与分析方法无法把握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活动,才进而思考这类活动的特点以及哲学手段的尴尬之处。这样视野就豁亮一些了。科学研究的自由性问题、现代技术活动的特点、技术后果的潜在性问题、责任性问题就出现了。不过我最终看到的还是面对新的问题时哲学理论所面临的困境。谢谢您提出这个问题,这几年来已经没精力思考这类问题了。

  

   18年陆续理完17至18世纪欧洲期刊61年间对中国评论的一手资料600余份

文汇:在《莱布尼茨全集》的整理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498.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7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