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栋 朱晓凡:浅析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及实践

更新时间:2018-07-30 20:55:42
作者: 王栋   朱晓凡  

   第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坚持“四个自信”,并提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全新构想。在西方主导的既有全球治理体系成效不佳的背景下,中国“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30)。2013年以来,中国提出了一系列诸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极具创新色彩的中国方案。在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31)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设想充分考虑了全人类的利益,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强调自身国家利益的传统的大国外交。这是因为中国充分认识到人类不仅有责任为当代人着想,更有责任为子孙后代和整个人类负责。(32)

   第三,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致力于构筑以全球伙伴关系为目标的全方位外交格局。一方面,这种设想具有全球性,进而具有普遍意义。在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不但论述了共同构建合作共赢的全球伙伴关系的重要性,而且阐述了其建设路径。习近平主席指出构建伙伴关系能够使得各国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也是二十国集团极为重要的财富。(33)因此,构建全球伙伴关系需要各国“求同存异”、“聚同化异”、需要各国增进相互沟通和协调、推动国内政策与国际政策的协调联动、扩大合作领域、从而取得更为丰富的合作成果和为全球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34)另一方面,这种设想对于中国来说意义重大。中国需要拓展外交关系,形成全球性的伙伴关系网络。(35)2013年以来,中国积极建设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发展与各国的友好关系。中国“以周边和大国为重点”、“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以多边为舞台”,全面发展同世界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丰富了我国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对外交往格局。(36)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将进一步拓展全球伙伴关系网。2017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承诺中国“将努力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积极发展同美国、俄罗斯、欧洲、金砖国家的伙伴关系,并与发展中国家和周边国家深化合作、共同发展。(37)相较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这一较为宏观的构想,发展以全球伙伴关系为目标的全方位外交格局的设想相对具体,也对中国外交布局产生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第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十分强调中国发展对其他国家的促进作用。中国正在推动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引领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一带一路”建设将充分发挥沿线各国的优势,推进沿线各国的发展战略对接。(38)实践证明,“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也给参与建设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收益。2017年5月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更是极大地促进了各方共建“一带一路”良好态势的形成。与传统意义上的大国外交相比,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在设计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引领的对外开放新格局时更为重视本国发展对其他国家的推动作用。在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演讲时,习近平主席要求中国处理好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中国人民利益同各国人民共同利益这三对关系,从而为全球的发展作出贡献。(39)

   第五,中国提出的全球治理的创新性理念不但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并且不具备传统的大国外交所带有的强权和对抗性色彩。首先,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追求创新全球治理理念和实践,努力为全球治理体系变革贡献中国力量。由于现行全球治理体系出现了越来越多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问题,国际社会也越发强烈地要求变革全球治理体系,因此,中国要积极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密切合作,共同“改革全球治理体系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40)。在这种认识的指导下,中国提出了新安全观、全球治理观、正确义利观等一系列新理念和新主张,以期推动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治理体系。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需要继续创新全球治理理念,继续发掘中华文化传统理念中具有价值的部分,丰富现有的全球治理新理念,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41)其次,中国的大国外交和全球治理理念具有鲜明的中国传统文化烙印。习近平主席基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义利观提出了“义利价值观”,用以指导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工作,特别是指导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建设。儒家传统文化蕴含着“义利价值观”。《论语·阳货篇》写道:“君子以义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42)可见孔子对于“义”的推崇。在“义”与“利”的关系问题上,孟子发展了孔子的思想,并明确了“义”与“利”之间的关系:“重义轻利”。《孟子·告上篇》对“义”与“利”之间的关系阐述如下:“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43)正如王毅部长所叙述的那样,中国传统文化一向强调正确处理“义”和“利”的关系,突出“义”的价值。根植于传统文化的“义利价值观”引领中国的外交实践。中国坚持平等地与小国相处,践行“正确义利观”,坚持“义利相兼,义重于利”的原则(44),积极帮助第三世界国家发展。

   此外,习近平主席充分运用“和”这一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理念,发展出具有积极价值的全球治理新理念。在中国传统文化理念中可以看到很多“和”的观念。《论语·子路篇》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对此,孙钦善解释道:“‘和’是矛盾的统一,‘同’是绝对的统一。”(45)对于国家的治理,《论语·学而篇》也有相似表述:“礼之用,和为贵。”(46)可见,儒家思想所希望的世界是和谐和睦的,所提倡的处理问题的原则也重视和谐。中国古代思想早已包括关于“和”的思想,例如“国虽大,好战必亡”、“国泰民安”、“睦邻友邦”、“天下大同”等。(47)基于“和”的理念,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提出了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准则,例如“平等相待”、“互商互谅”、“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积极建立伙伴关系等。中国所提出的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准则不仅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蕴含的“和”的思想,而且展现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的非对抗性特点。

   第六,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兼顾周边与亚洲地区,重视亚洲地区的稳定与安全。一方面,中国强调拓展周边外交工作的重要性以及维护周边环境稳定的必要性。举例而言,习近平总书记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中国要努力维护周边和平稳定以及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安全合作。(48)在周边外交工作部署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要“提出和践行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49)。另一方面,除了关注周边环境稳定之外,中国积极提出倡议以期维护整个亚洲的和平与安全。在2014年召开的亚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将“亚洲安全观”的特点明确为“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50)。在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主席还提出,为了实现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和开创亚洲新未来的新目标,亚洲各国必须学会“相互尊重”和“平等相待”。(51)

  

三、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

  

   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指导下,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权益、践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新理念、全球治理体系建设、拓展全球伙伴关系、开拓对外开放格局、维护周边环境稳定这六个方面均取得了重要成果。

   第一,中国在为全球治理做出贡献的同时,始终注重维护中国主权、安全、发展权益。一方面,中国提升了对国家安全的重视程度。例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观点,并强调要全面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准确把握近年来中国国家安全出现的新特征和趋势,从而有力维护国家安全。(52)2015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53),从法律上提升了国家安全的地位。另一方面,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坚决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权益。中国领导人曾先后多次重申维护国家权益的重要性。在2016年7月纪念中国共产党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警告“外国不要指望中国拿核心利益作为交换的条件”。在实践中,中国不仅在钓鱼岛所在的东海设立了“防空识别区”(54),而且强烈反对外界对南海问题的干涉以及有关南海问题的非法裁决。(55)例如,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傅莹在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上不仅表达了中国强烈反对美国和日本等域外国家对南海问题进行干涉的立场,而且还清晰有力地阐明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法理依据及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坚定态度。(56)

   第二,中国致力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打造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首先,中国致力于构建“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如前文所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亚洲安全观。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强调,各国要摒弃已经过时的“冷战思维”,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型安全观。(57)在新安全观的指引下,中国为解决国际以及地区热点问题提供了自己的方案,为推动解决伊朗核问题、南苏丹问题、朝鲜半岛核问题等热点问题发挥了建设性作用。此外,中国积极配合联合国进行维和行动,成为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其次,中国谋求开放创新和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例如,中国在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上提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发展理念,并首次在全球宏观政策框架下突出了发展问题。(58)在亚太经合组织利马会议上,中国呼吁各方要坚持伙伴精神,协调宏观政策,谋划经济增长方式变革,从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促进世界的持续性、平衡性和包容性发展。(59)再次,中国大力促进和而不同和兼容并蓄的文明交流。长期以来,中国大力倡导和推进全球范围内的对话与交流,已于2016年举办了亚洲文明对话会,并正在积极筹备举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60)最后,中国积极推进构筑尊崇自然和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例如,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就可再生资源利用等共同制定了行动计划。2017年5月,通过“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有关国家达成了关于环境保护、能源开发利用等方面的协议。

   第三,中国致力于构建全方位伙伴关系,积极发展同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

   首先,中国十分重视同大国建设友好关系,分别同美国、俄罗斯、欧洲、金砖国家积极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平、增长、改革、文明的伙伴关系”以及“团结合作的伙伴关系”。例如,中国高度重视对美关系稳定。总体而言,习近平主席与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维持了首脑会晤机制,并与奥巴马总统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在2016年9月举行的首脑会谈上,奥巴马表示美中两国应该在双方具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学会合作,并同时重视管控分歧,维护两国关系的稳定。(61)这反映出中美在合作与管控分歧上的一些重要共识。中美两国在一些具体合作领域上也达成了丰富的成果。而在2017年4月举行的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上,习近平主席则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对美外交工作,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表示美中两国应该就重大问题保持沟通和协调,并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62)。特朗普2017年11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计划也是对中国促进中美关系发展的积极呼应。由此来看,尽管美国发生了领导人更替及其行政风格的变化,但是中美合作仍有较为稳定的基础和较大发展空间,双方关系稳定的大局仍可期待。中国与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关系建设也取得了新的成就。在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之后,中英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英关于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认为习近平对英国的访问标志着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到来。(63)中法之间的三大对话机制,即“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中法战略对话”、“中法高级别经济财金对话”的建立标志着中法关系取得了重要进展。(64)

其次,中国坚持正确义利观,深化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255.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 , 2017 , 9 (6) :113-13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