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蕉风:墨学复兴运动与知识分子的“心力”

更新时间:2018-07-25 14:13:08
作者: 黄蕉风  
前辈学人去今不远,文化胸襟尚能如此,岂有后来者之格局反不若前人之道理?

  

   9.新墨家与主流意识形态。当前思想界各主义各学派,包括新墨家在内,要处理的关系主要两层。第一层是和主流意识形态的关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罢,无论官方何种表述,已经划定了思想市场上所能活动的空间,同时也规定了在这有限空间内所能进行延展的可能性与限度。以墨家为例,现在最主流的意见、最官方的定义,大体反映在我朋友、中央党校党史研究所研究员郑林华博士的《墨家思想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引论》当中。其他类如我们新墨家都还是在边缘上徘徊、在刀尖上行走。这同样适用于儒家、新左翼、自由主义和基督教(比如基督教在当下中国的官方表述就是“基督教中国化”和“神学思想建设”,儒家则还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为我所用”)。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各学派能做到多少突破和建树犹未可知,保留自身学派的主体性已是不易,遑论“得君行道”;第二层是各学派之间的关系。比如新墨家、新子学派(新道家、新法家)和新儒家的关系,大陆新儒家和港台新儒家之间的关系,自由主义和新左派之间的关系,新儒家和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左翼自由主义和施派之间的关系等等。事实上各派之间的分歧,并不因某个共识的签署,而得到大体的消解。最显明的例证,就是前2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法案,这个消息传到中国,引发了自由主义、基督教和新儒家之间的争端。过往一直势同水火的基督教和新儒家,由于反同性恋、反堕胎、要求保守传统家庭价值等共同诉求,居然结成了思想上的同盟,一道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而过往在中国被目为同路人的自由主义者和基督徒,则因此而产生嫌隙——自由主义者认为在人权观念、平等观念上,基督教和儒家乃“一丘之貉”,是反动的、保守的、不进步的,背叛了民主自由人权博爱的理念。西方世界的“精神内战”传到中国,就演变成这般模样,由此更可见共识之不易以及“同盟”之脆弱。

  

   10.新墨家与知识分子的“心力”。我有一位年轻朋友,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自由主义者的“心力”》。他在文中提出一个问题:当下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除了观念战争、神智游戏之外,能在社会实践上做些什么。在当下时代,似乎凝聚、建构一个学术共同体都非常不易,更何况要介入意识形态斗争、介入具体社会实践了。由是他感慨中国自由主义者的“心力”不足,理论与实践之脱节不可以道里计。其实他谈到的问题在当下各派中都广泛存在。试问我们除了以学术文章发声的“务虚”工作之外,可还有一二“务实”的个案足资证明自己所学非“屠龙之术”,而是能够有以应对时势的。若想各派之主义主张不至过分“离地十万八千里”,恐怕还是应当主动尝试走出空调房和温室,下到民间社会中去验证。周口平坟复耕事件中,大陆新儒家学者踊跃发言,建言献策,听说秋风先生还顶住压力给中纪委寄去了举报信;国内“Me too”运动风起云涌,一批自由主义的青年学子同气连枝、互相守望,誓为遭受性骚扰的女生讨回公道;广东裕元鞋厂罢工、富士康工人抵制最低工时、全国塔吊工人和货车司机大罢工等工人运动,托派青年、毛派青年主动介入,为工人提供物质和法律援助;在中梵建交、温州“三改一拆”事件中,许多基督徒也上下奔走,来回呼吁,力求促成“政教关系”的和谐。上述种种,皆证明了其实知识分子是有足够“心力”的,只要他们有勇气、有意愿去行动,社会之风潮定会有所改变。至于我们新墨家,首要的任务是推动墨学复兴运动——从无到有,无中生有,给中国思想谱系增添一个新的品种。多元文化价值永远都是制衡“一教独尊”的最佳利器。

  

   (作者:黄蕉风,香港墨教协会主席)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1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