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梅:试析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

更新时间:2018-07-21 18:49:26
作者: 张梅  
如何与海外犹太社团保持良好关系,如何以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开展活动。经过培训的工作人员熟悉海外犹太社区情况,有良好的沟通技巧,善于开展工作并获取支持,此举大大提升了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的成效。

   第四,鼓励各国犹太人参政,通过犹太利益集团等影响居住国政府的对以政策制定。

   以色列政府鼓励各国犹太人利用他们的经济资源、社会地位、政治力量以及手中的选票等对居住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施加影响。这在美国尤为突出,近年来不少美国犹太人担任国务卿、内阁部长、最高法院法官和驻外大使等政府要职。

   此外,美国犹太人还积极参与选举投票。尽管他们占美国总人口不到2%,但是投票率却高达90%以上。在犹太人高度聚居的州影响更加明显, 例如纽约州犹太人口约占该州人口的14%, 但投票比例达到该州选票的16-20%。美国89%的犹太人生活在12个具有关键选举人票的州内,这使他们成为美国最强大的选票集团之一。再加上犹太人财力雄厚,他们可以利用手中握有的财富资助亲以候选人或者资助反以候选人的竞争对手,特别是犹太利益集团通过直接或间接游说的方式影响美国国会、政府、智库、精英和主流媒体等,左右着美国政府对以色列和中东的外交政策,为以色列获取了大量利益,以至于有人把美国犹太院外集团称为“在另一条战线作战的以色列军队”。

   第五,利用传媒渠道,提升国家形象。

   犹太人在传媒业影响显著,美国的主要传媒,如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国家广播公司、《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等著名媒体均掌握在犹太人手里,这些传媒拥有近亿受众。

   此外,美国主流媒体近年来也涌现出众多的犹太记者、编辑、专栏作家、评论员、主持人等。人们熟知的兰登书屋、西蒙-舒斯特、维京、麦克米伦等出版社也是犹太人创办或经营的。以色列政府鼓励各国犹太人通过其控制的传媒积极宣传和推介以色列,同时将批评者边缘化,一旦发现就指责他们反以或反犹而使其三缄其口。特别是微博等新媒体的出现,使得以色列提升国家形象有了更有力的抓手。

  

   三、对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成效的考量

  

   以色列从一个刚建国时饱受战火困扰,资金、技术、人才极其匮乏的落后贫困国家发展成为今天经济富足、科技高速发展、人才优势突出的现代发达国家,其侨务公共外交战略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通过一系列卓有成效的举措,以色列政府充分发挥海外犹太人在开展公共外交中的独特优势和作用,提升了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可是进入21世纪以来,以色列国家形象在世界范围内持续走低,美国和欧洲10国的民调显示,从2002年到2004年这些国家的民众亲以情绪普遍下降,反以情绪普遍上升(参见表2)。2008 年,“世界公共观点”网站在世界范围内选取了18个国家的18792名受访者参与调查,民调结果显示至2008年以色列的国家形象仍然没有大的好转。

   造成新世纪以来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成效不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以色列政府领导人认识不足,侨务资源涵养不够,又有体制不畅,侨务公共外交多头领导,同时还有资金缺乏,侨务公共外交发展战略受限等多种因素。

   第一,侨务资源涵养不够。

   由于以色列建国后长期处于战争或冲突状态,因此政府对于侨务公共外交采取了一种高度实用主义的态度,很少考虑要去涵养侨务资源。在以色列政府看来,海外犹太人是他们用来“救火”的水龙头,可以随时发动游行示威、电报攻势、游说等。正如弗莱德曼所言:“海外犹太人喜欢以色列的‘身体’,而以色列喜欢海外犹太人的钱。”

   另外,以色列政府高官多来自退役军官或情报人员,他们的职业背景使其对于通过战争而非通过公共外交来提升国家实力更有兴趣。

   事实上,海外犹太人与以色列并不是平等的伙伴关系,以色列处处以海外犹太人领导者自居,在制定对外政策时也很少考虑他们的合理建议,以至于有学者不无惋惜地说:“如果那时以色列与流散在外的犹太人能够进行关于如何取得和平的严肃讨论的话,也许会动摇以政府致命的傲慢。”以色列也不同意个别犹太领袖所主张的“海外犹太人有权批评以色列政策”的观点,相反,他们认为各国犹太社团领袖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要与以色列协商,社团负责人每周要去大使馆聆听指示。可是随着以色列建国初期那一代狂热的海外犹太人逐渐老去,新一代开始思考自己的双重身份,大多不再愿意唯以色列的马首是瞻,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海外犹太人支持以色列的热情。

   第二,侨务公共外交多头领导。

   侨务公共外交涉及多个部门和领域,需要长期的战略规划和统一领导,可是以色列在涉及侨务公共外交的体制机制建设上十分落后,至今没有一个统筹侨务公共外交的机构。在开展侨务公共外交的过程中,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外交部、公共外交与散居事务部、犹太人代办处、工业、贸易和劳动部、文化和科学教育部、公安部、国防部以及数量庞大的非政府组织和犹太社团等全都参与,这些部门各自为政,相互之间缺乏有效沟通与合作,导致资源浪费和效率下降。海外犹太人不时接到多个部门发来的重复指令,常常让他们无所适从。

   另外,以色列政府曾于2005 年成立了移民政策咨询委员会,由前总理鲁宾斯坦担任主席,委员由律师构成,全职负责审核调查以色列移民政策的效用,但是因为该委员会的工作重点在于审查移民问题,因而对侨务公共外交的实际成效并不明显。以色列虽然有时在内阁中也任命掌管海外移民事务的部长,但是至今没有设立常设性的政府机构处理海外犹太人事务。

   第三,侨务公共外交经费缺乏。

   以色列政府每年给予侨务公共外交的经费相当少,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而且每逢遇到战事,就会削减公共外交方面的拨款,把省下来的钱转拨给国防部。外交部的员工曾多次举行罢工要求上调工资。2000~2014年,以色列外交部有三分之一的外交官因嫌工资低而辞职。2014年以色列外交人员的罢工致使103个以色列驻外使领馆被关闭,这使得以色列与联合国以及多个国家的外交工作陷入瘫痪状态。

   以色列政府在弘扬犹太文化方面的拨款尤其吝啬,以文化事业费为例,尽管以色列的文化基础设施非常完善,有众多的博物馆、电影院、剧院等,但是以色列政府对文化事业的年度拨款仅为9560万美元,尚不到政府预算的0.1%,更未达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家文化预算不能少于整个政府预算1%”的规定。由于缺乏持续的支撑,以色列国内数个重要的文化中心因资金不足而关闭。

   近年来以色列的国家预算在增长,但是公共外交预算却是在减少,以色列公共外交每年得到的实际拨款仅为900万美元,这根本无法支撑以色列的公共外交项目。资金短缺使得以色列优秀的文化和大批优秀的艺术家难以走出国门,这严重阻碍了侨务公共外交的发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068.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