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稻葵等:以斗促合、苦练内功,打造中美合作关系新格局——中美经贸关系战略报告

更新时间:2018-07-18 19:45:59
作者: 李稻葵 (进入专栏)  
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明了方向、提供了理论支撑,中国的发展道路已然清晰。党的十九大不仅进一步明确了到 2020 年两个“翻一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提出了更长期的奋斗目标:从二〇二〇年到二〇三五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从二〇三五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一条非常清晰的中国发展道路。根据 2010 年至 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情况测算,要实现到 2020 年国民收入和人均收入“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只需要 2018 年至2020 年年均增速不低于 6.43%,结合当前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的实际运行情况,6.43%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增速水平,只要未来三年不出现大的经济金融危机,实现“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几无悬念。进一步,如果将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收入水平定义为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的中位数水平1,根据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的测算,中国要在 2050 年实现十九大确定的战略目标,需要在未来 33 年里保持年均 4.1%以上的增速水平;分阶段而言,如果中国能够在 2017-2025 年保持年均 6%的增速,2026-2035 年保持年均 4%的增速,2036-2050 年保持 3%的增速,那么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实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梳理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相应发展阶段的经济史可以发现,上述增速预测依然是相对保守的,未来 33 年,如果中国不发生重大经济金融危机,中国的 2050 年战略目标很可能会提前实现。

   变化之二是经济实力明显增强,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新四大发明”、“基建狂魔”、“厉害了我的国”是当下称赞中国的流行语,但这些词只是停留在表面,其背后是中国经济实力的明显跃升。中国经济体量在过去四十年以年均 9.5%的速度快速增长,占全球经济的份额由 1978 年的不足 2%提升至 2017 年的 15%;而美国占全球经济的份额已由本世纪初的 32%下降至 2017 年的 25%;中国 GDP 占美国的比重由本世纪初的 12%提升至 2017 年的 63%。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3 年至 2016 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为 7.2%,明显高于美国 2.1%的年均水平、全球 2.5%的年均水平、发展中国家 4.0%的年均水平,为主要经济体增速之首。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2013 至 2016 年,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平均为 31.6%,超过美国(18.2%)、欧元区(8%)和日本(3.7%)贡献率之和。中国货物贸易占全球的比重由 2012 年的 10.4%提升至 2016 年的 11.5%,同期服务贸易占全球的比重由 5.5%上升至 6.9%,服务贸易总量排名从全球第四上升至第二1。2012至 2016 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均增速达到 20.2%,2015 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跃居世界第二位,2016 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达 1831 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位并创历史新高2。中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内需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力量。过去十年,内需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达到 105.7%;受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 2009 年,内需的贡献达到 142.6%;即使是全球经济复苏、贸易回暖的 2017 年,内需的贡献也达到 90.9%。2017 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 58.8%,比 2007 年提高 13.5 个百分点,是名符其实的经济稳定运行“压舱石”和“稳定器”。

   变化之三是国际影响与日俱增,主动参与国际治理和格局重塑,力求为全球发展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中国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梦不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也蕴含着中国强大起来后要为全球发展和人类命运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的决心。中国领导人对此身体力行。2017 年 1 月,领导人在达沃斯发表重要讲话,就经济全球化、世界经济困境等问题宣示了中国主张和中国方案,为世界经济航船指明了前进方向,提升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和世界发展的信心。2018 年 4 月,领导人在博鳌发表重要讲话,不仅开启了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新局面,更凸显出中国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展现出的博大胸怀和大国担当。近年来中国积极参与国际治理和格局重塑。“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同,中国同沿线 66 个国家和地区的各领域双赢合作加强,2017 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总额73745 亿元,比上年增长 17.8%。其中,出口增长 12.1%,进口增长 26.8%;沿线国家对华直接投资新设立企业 3857 家,增长 32.8%。亚投行、新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相继设立,G20 峰会、上合组织峰会、金砖峰会等一系列国际会议成功举办,体现出中国的大国担当和国际影响,中国正在走向国际舞台的中央。

  

   二、 底线思维:中美经贸关系不会走向全面对抗

  

   当前中美贸易关系的未来走向众说纷纭,一些观点认为两国会走向全面冲突,甚至“贸易归零”、“断网隔绝”;还有一些声音认为贸易战的后果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造成不可承受的影响。面对黑云压城、山雨欲来的严峻形势,我们需要以底线思维进行冷静分析两国的根本利益之所在,从理性出发推演最坏的情况。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看清战术背后的战略考量,才能制定精准、有效、理性的应对策略。

   我们认为,从理性出发当下中美不会走向全面对抗。中美贸易不会归零,不会“断网”,更不会走向新冷战或军事战争。一方面,当下中美利益深度交融,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关乎公司发展根基的重要利益,美国享受美元霸权体系红利亦需要中国的支持、参与。因此,中美经贸关系会经历量的调整,但不会出现颠覆性的变化。另一方面,“传统的美国”与“新时代的中国”需求互补,特朗普总统代表的美国所希望“减仓”的,如扩展全球贸易、改善气候变化、改革全球治理等,是当前中国所希望“加仓”的。基于此,我们认为中国能够消化本轮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而根据我们的分析,这种贸易摩擦所带来的短期影响与冲击,甚至是美国对中国相关高科技企业的打击,中国是可以承担的。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分析基于理性的研判推理,是“基本面分析”。在极端事件的影响下,实际情况可能与基本面发生背离。一战前夕,欧洲各国的经贸关系深度交融,精英阶层也均认为战争无益。然而,“萨拉热窝”事件最终引爆巴尔干半岛火药桶,所有自认为能够把冲突限制在低烈度对抗的政治家都受到了历史的嘲弄与指责。以史为鉴,我们在理性分析的同时要精准管控分歧,冷静应对挑衅,保持战略定力。美国是个复杂系统,与不同的美国人打交道应保持清醒的头脑,识别其背景、意图,团结理性力量,不给极端派可乘之机。

   1. 中美利益深度交融

   事实上,当前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远非部分媒体鼓吹的零和博弈,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深度交融、相互依赖的。在当前的全球经济体制下,中美两国经济之间通过三条重要渠道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条渠道是国际贸易。两国都从对方进口大量的商品和服务,同时也向对方出口大量的出口和服务。2017 年,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 4298 亿美元,占中国全年商品总出口的 19%;美国向中国出口商品 1539 亿美元,占美国全年商品总出口的 10%。与此同时,中美两方双边服务贸易的规模也在迅速增长。第二条渠道是国际投资。两国都在对方境内有大量的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以 2015 年为例,在华美资企业实现销售收入 5170 亿美元,利润超过 360 亿美元。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直接投资虽然相对规模较小,但金融危机之后也在显著增加,截止2016 年底累计投资已达到 1090 亿美元,遍及美国 50 个州中的 46 个。此外,中美两国居民和企业均在对方国家的证券交易所持有大量的股票或者债券资产,中国政府的外汇储备自主要的投资品种就是美国政府债券。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主要国债数据,2018 年 4 月,中国持有总值为 1.18 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持有量居全球首位。第三条渠道是人员交往和人力资本互通。中美两国均有大量居民在对方国家访问,学习,工作或生活。2016 年,中国赴美国留学的人员总数高达 35.3 万人,占到美国国际学生总数的 34%。美国到中国留学和旅游的人数也持续增加。以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为例,书院学生中来自美国的比例占到 45%,为各个国家之最。

  

   除以上三条主要渠道外,还有大量的其他证据证明中美两国经济的高度交融和深层次联系。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农产品和飞机出口市场,出口到中国的农产品占其农产品总出口的 16.1%,出口到中国的飞机及配件占美国总出口的 12.5%。2016 年一年里,中国消费者购买了 4490 万部苹果手机,以及 510 万辆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美国三大汽车品牌在华生产的合资汽车,分别占当年苹果手机和三大汽车品牌全球销量的21%和 33%。由于苹果手机和通用汽车的最终组装位于中国境内,这些购买行为并未计入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但从利益主体来看,这些购买行为获利最大的是美国企业。根据德意志银行的估算,如果考虑进这些因素,美国 2015 年对华贸易逆差仅为 304 亿美元,远远小于贸易逆差显示的 3675 亿美元,在出口结构不发生明显变化的假设下,我们估算 2017 年美国实际对华贸易逆差在 310 亿美元左右,显著低于特朗普政府用作发动中美贸易失衡的核心证据的 3752 亿美元逆差。

  

   此外,我们还认为这种高度交融的同时,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依赖度是在逐渐下降的。中国加入世贸以来,中美贸易失衡出现了逐年加剧的态势。中美之间贸易失衡的绝对值不断扩张,体现为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的顺差和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的顺差。一方面,中国对美国的货物贸易顺差从 2000 年的 298 亿美元上升至 2017年的 2780 亿美元。另一方面,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对贸易的依赖度有所下降:货物贸易顺差占中国 GDP的比重呈现倒 U 型走势,在 2006 年金融危机之前达到 5.2%的峰值,之后就不断下滑,2016 年该项目顺差占中国 GDP 的比重仅为 2.3%;而对中国的货物贸易逆差占美国 GDP 的比重在近 20 年来则是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从 2000 年的 0.8%提高至 2017 年的 1.9%。

此外,尽管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国,但金融危机之后,由于出口伙伴的多元化,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依赖显著降低,而美国对中国的进出口依赖则与日俱增。在中国 2001 年加入 WTO 时,对美国的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 20.4%,从美国的进口占中国总进口的 10.8%,而 2017 年中国对美国的进、出口则分别占中国总进、出口的 18.9%和 8.4%。与这种趋势相反的是,从 2001 年到 2017 年的十多年内,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占其总出口和总进口的比重从 2.(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03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