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雁:“辩证法”的“妙用”

更新时间:2018-07-14 22:29:45
作者: 金雁 (进入专栏)  
因为据说他们“背叛了自己的纲领”!但是我们“照抄”他们的纲领,不是也背叛了过去我们与他们论战时坚持的马克思主义了吗?这难不倒列宁:一切事物都在发展变化中,而我是掌握了这些发展的人,所以我讲的永远是对的,你讲的永远是错的。如果我今天讲了你昨天讲过的话,那对不起,你就没有必要活着了。因为正确的话怎么可能从你、而不是从我嘴里讲出来呢?

   苏俄头几年搞的“粮食征集制”严重损害了占俄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家在农村的水兵们几年后实在无法忍受,发动请愿要求废除此弊。列宁事后也确实做了这件事。

   废除“粮食征集制”后怎么办?孟什维克首领唐恩说应该实行“粮食税”,列宁后来就是这么办了。但是你以为列宁就会饶了那些水兵和唐恩吗?相反!那些请愿水兵犯了“喀琅斯塔德反革命叛乱”的大罪,即使逃到国外几十年都要抓回来;唐恩当时倒是只被“仁慈地”驱逐出境,但紧接着就发动了“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大审判”,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谁让你们说在我前头?

   诸如此类的事一多,说和做脱节的模式就此形成。很多个人形而下的考虑都可以在真理、正义的掩护下进行。孟什维克的马尔托夫一直指责列宁是“波拿巴主义”的忠实信徒,而托洛茨基后来就把斯大林主义概括为一种苏维埃的“波拿巴主义”。后来他们摸索出的解决病症的药方是:首先一定要确保我的政权,至于什么传统、道德、生命、法律统统都在其下,从辩证法里总能找到把“破绽”“不圆编圆”的办法。

   1936年苏联哲学研究所成立的时候,根据党的决议,要批判西方哲学那种所谓“高智商游戏”中产生“纠缠不休的病态思想”,苏联“哲学必须为党的事业和国家的利益服务”。对已经被驱逐出境的哲学大师们看来,这是对“哲学”最大的讽刺。

   所周知,“哲学”在古希腊语中是“爱智求真”的意思,是指人类精神世界中追求思维探索的本能,是人类自我认识的一个“自由驰骋的地带”,是“人类精神自我意识的途径”,哲学从它一诞生就是人类的一种反思活动。

   即便是在“尼古拉反动年代”,“捍卫哲学的独立性”是知识分子最后的“底线”,现在竟然连这块阵地也“失守沦落”了,哲学只能为一个政党服务,由一个政党垄断了“哲学”的解释权。哲学在苏联变成了政治的附庸,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拙劣的摹仿品。

   用斯大林的话说,哲学家是在做“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之间脱节的弥缝工作”,变成了执政党派政治表达的“外包装”,变成了“打人的唯物主义”,这不是对哲学本身最大的嘲讽是什么呢?把哲学这种具有探索询问功能的人文追求变成单一的某一种思想的功利性的“补丁之学”,变成宗教或是意识形态,变成“为稻粱谋”的一种营生,它就已经不是哲学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957.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