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文豪:试论人权法学研究的定位、内容与方法

更新时间:2018-06-25 09:50:00
作者: 于文豪  
丰富人权法规范的内容。可以说,人类历史上几乎每一次人权运动的目标,都是希望形成新的普遍性的人权共识,拓展人权法的保护范围。人权法的发展过程,就是不断凝聚人权的道德共识,促使人权从应然权利转化为法定权利并体现为实际权利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人权法的价值基础应当具有开放性和普遍性,反对狭隘的保守主义、封闭主义和孤立主义,回应参与和公共治理的需求。

   第二,人权法以人权实践为规范领域,蕴含功能主义的色彩。与人权哲学侧重理念阐发所不同的是,人权法更看重从制度的设计和运行,也就是人权理念的实现。无论是何种人权理念,终究要落实到具体而细致的生活中。人权法是实现人权最为重要的载体,是以人权保障为目标的法规范体系。人权法的不断发展,表明了人权理念的不断被接受、不断被践行。阿玛蒂亚•森在论述自由与发展的关系时指出,“发展本身可被看做是扩大人类一般自由的过程”,“扩展每一种自由必定对发展做出贡献”。③这一论述揭示了自由与发展相互促进的关系,可以说愈发展愈自由、愈自由愈发展,很难说二者中的哪一个是指向实用的,也不能说哪一个具有更高的价值位阶。带有功能主义色彩的人权法同样如此。人权实践的拓展,需要人权法提供规范上的确认和保障,而人权法的进步,需要人权实践不断生产出价值共识和现实基础。

   第三,人权法是一个综合性的法律部门,其内容几乎涉及所有部门法。人权法的综合性与其产生过程和法律部门的结构直接相关。从形成与发展历史来看,人权法的出现是相当晚近的事情。在一国法律体系中,无论是否具有单行的人权法典,人权都是各个部门法应当实现的基本价值,人权法的原则和规范在各个部门法中几乎都有所体现,尤其是体现在刑事诉讼法、刑法等有关人身自由与生命以及有关教育、劳动、社会保障等方面的法律中。可以说,人权法是渗透在各个部门法中的综合性的法规范体系,具有混合法的结构。这种综合性决定了,作为一个法律部门的人权法,其独立性是相对的。而从人权法的理论基础上看,法学虽然应当是最主要的理论资源,但是人权问题还涉及哲学、政治学、伦理学、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这使得人权法理论的多元化和复杂性有别于其他部门法。

   第四,人权法以人权作为规范体系的核心,具有专门指向性。人权法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法律部门,其规范体系的核心概念是人权。之所以它是相对独立的,是因为人权法无法脱离蕴含在其他法律部门中的人权规范,也很难将它们抽离出来。从法律渊源上看,人权法的纵向法律渊源具有多位阶、多层次的特点,横向法律渊源则体现为多个部门法规范的并列。但是,无论构成人权法的规范来源多么复杂和多元,它们都以人权作为核心概念。在这个体系中,被视为权利保障书的宪法居于统帅地位。宪法中有关人权和基本权利的条款构成了一国人权法体系最为重要的根本规范。宪法之下的各个部门法中涉及人权的条款构成了人权法体系的主干。基于人权概念而形成的人权法体系内部应当融贯和自洽,不同的规范来源要相互支撑和配合,共同对某一人权现象提供规范指引。在规范冲突的情形下,则以宪法作为根本的评价依据。在理解和适用人权法时,应当充分发挥文义解释和体系解释的功能。

  

三、人权法学的学科定位


   基于上文对人权法内涵与特征的讨论,本文认为,人权法学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法学学科。它既要关注人权法的原理性问题,也要重视人权法制建设问题,既要关注国内人权法问题,也不能忽视国际人权法的发展。“人权法学兼具学理性与制度性的特点,它既要从法理层面对人权原理予以分析,也要从实在法角度对其法律表达予以分析。” ④人权法学的独立性是相对的,这取决于其学科的构成与形成方式。

   (一)人权法学是一门回应国家和社会治理的发展型学科

   在中国,人权法学的产生得益于人权理论和法治理论的共同推动。自20世纪80年代以降尤其是90年代以来,人权问题逐渐在中国成为热点理论问题。中国的人权研究大致经历了由最初集中引介和批判西方人权观念,到在文明差异背景下探讨人权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及其可能路径,再到重视国家人权标准的提升和人权制度的建构与实现的发展历程。在这一过程中,以人权为核心范畴的人权法学不断成长和成熟。2004年“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更加推动了我国人权法学的发展。通过不断凝练内容体系,提升学科的品位、独立性和认同感,特别是提升回应现实的能力,人权法学逐渐成为一门为“活”和“用”的学问。

   (二)人权法学是一门具有交叉性特点的复合型学科

   人权法学是依据人权法规范而构建的,而人权法与各个法律部门多有交叉。这使得人权法学必然与各个法学部门形成紧密联结,并对现有法学学科予以整合和超越。无论是宪法学还是行政法学、民法学、刑法学、诉讼法学、社会法学、环境法学以及国际法学,都可以从各自的学术话语和研究方法探讨人权法议题。同时,人权法学也要吸收哲学、政治学、伦理学、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例如,经济学对经济增长方式与人的自由关系的研究、制度设计与社会治理成本的研究,都能够为人权法学提供思想资源。基于对“人”的制度关怀,人权法学还必须关注医学、生命科学乃至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的研究。例如,计算机科学中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研究通过计算机来模拟人的某些思维过程和智能行为,使机器能够胜任一些通常需要人类智能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这挑战着我们对“人”的认识。人权法学需要充分了解这些科学的基本逻辑,在此基础上提出学理评价和规范方案。

   (三)人权法学是一门寻求独立的范畴与方法的创新型学科

   作为一门专门性学问,人权法学需要具备独立并且体系性的概念范畴和研究方法。人权是人权法规范体系的核心,也是人权法学概念范畴体系的核心范畴。在此之下,各项具体人权、特殊群体人权和人权保障制度等内容充实了人权法学的概念范畴体系。人权法学也正在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研究方法体系。除了传统的规范分析、实证分析等法学研究方法之外,人权法学尤其注重跨学科的研究。人权法学正在形成独立的范畴与方法体系,这是它成长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基础和前提。须知,一门学科是否能够成立,并不取决于是否要有一部单行法典,也未必要形成固定的法律部门。当然,人权法学的独立性并不意味着封闭,它要向多元的知识和方法保持开放。

  

四、人权法学的研究对象


   (一)研究对象的二分法

   一个成熟的学科应当具有相对稳定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中国的人权法学应当研究什么?当然是要研究人权法。但这一回答显然过于简略,不足以揭示人权法学区别于其他法学部门的规定性。其实,这一问题是在人权法学先是自发进而主动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获得回答的。本文尝试提出科层式的研究对象和问题式的研究对象的二分法。

   科层式的研究对象是以研究者所处学科领域为标准来认识人权法学。这是借鉴马克斯•韦伯的政治社会学理论而提出的。科层式研究倾向于将整体性的人权法问题分解为适合各个法学学科能够理解和应对的碎片式问题,由各个法学学科分别解释和提供解决方案。这种研究对象的认知模式,带有科层式治理的等级分明、专业固定、研究方法条理化和工具化等特点,各法学学科只需要按照自己的专业话语和研究范式来解构和重构人权法问题。

   问题式的研究对象是以研究者所面对的具体问题为标准来认识人权法学。这是确认人权法学研究对象的新标准。问题式研究倾向于通过多学科的知识和方法集中处理同一个具体问题,为具体问题提供复合性的理论解决方案。问题式研究不赞成将部门法的研究范式削足适履般地适用于崭新的人权法问题,或者将人权法议题生硬地型塑为传统部门法议题。问题式研究是多中心主义的,或者说不以某一个部门法学作为研究的唯一中心。不可否认,人权法学的发展与法理学、宪法学、诉讼法学、国际法学等各个学科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但是人权法学的发展不能沉溺于对这些学科的寄生之上,毕竟不同学科研究人权问题的视角和范围显有区别。而寄生于其他学科,既不利于人权法学自身价值的发现,也无助于更好地处理不断出现的人权法议题。

   (二)科层式的研究对象

   以科层式视角来认识人权法学的研究对象,着眼于学科体系的条块清晰,研究者的分工相对明确,能够适应研究方法的路径依赖。人权法学的研究如同一部运转良好的学术机器,大体上可以分为人权原理、具体人权、国际人权法等几部分内容。这种划分是一种比较普遍的方案。例如,“人权法学……是研究人权的基本理论、基本内容以及人权之国内与国际法律制度保障的学科。” ⑤再如,“‘人权法学’是一门以研究国际人权法、具体人权和人权理论三者关系的规范学说。人权理论的研究固然重要,但如何从国际人权标准,在规范层面上来研究具体人权,则成了‘人权法学’自己独特学科的特点。因而,‘人权法学’的研究对象,一是国际人权标准,二是具体人权,三是人权理论。” ⑥

   1.研究人权法哲学等原理性问题

   人权法哲学是人权法学的哲学基础,可以为人权法学提供价值原理的指引。人权法哲学涉及人权的道德基础、概念、性质、内容、形式、价值目标、发展模式、保障手段等具有人权原理属性的问题,也涉及人权法的观念、主体、内容以及人权法律行为等法哲学或法理学层面的问题。“对人权的基础理论研究,即厘清人权概念的一些基本问题,或者说,要试图解决法律语境中‘人权的WHY’问题。” ⑦这些原理性问题的探讨,构成了解决人权法具体问题的理论来源。

   2.研究国内人权法规则

   从人权法学的立场出发,对具体人权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对人权法规则的研究,尤其是国内人权法规则的研究。这是因为,具体人权应当体现为可操作的、具有明确的权利义务内容的法律制度规则。研究国内人权法规则需要注重两个层面的结合,一是与人权法原理的结合,二是与国际人权法的结合。可以说,国内人权法规则是人权法学研究中问题最多样、方法最多元的领域。

   3.研究国际人权法规则及其转化

   从各国人权法学的发展趋势来看,从人权哲学走向人权法学,最初的推动力基本都来自于国际人权实践。当今,国际人权法规则仍在持续推动各国的人权实践。从世界层面看,《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各项人权公约、区域性人权公约构成了国际人权法的主体,对国内人权法体系的建构和发展具有强烈的示范功能。在许多国家,国际人权法对本国具有直接的拘束力。在此意义上,有学者表示:“世界各国的人权法极少由纯粹的国内法规范构成,程度不等地都是国际与国内两部分法规范的混合体。” ⑧中国的人权法学也必须充分重视国际人权法规则及其在本国的转化适用问题。这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方面。

   (三)问题式的研究对象

在问题导向主义之下,人权法学需要突破传统学科壁垒,努力实现相关学科的交叉融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6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