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晓峰:从东亚时间和东亚文化谈端午节

更新时间:2018-06-22 08:32:38
作者: 刘晓峰  

   古代的琉球王国即现在日本的冲绳县也过端午节。《琉球国旧记》中有这样的记载,说国王在南殿接受文武百官献粽(他们叫萁饼)和献菖蒲叶。琉球也有赛龙舟,相传是他们的人在南京看到后学回来的,只是时间跟我们不一样,在每年的五月初三。这个日子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古人不会随便乱定日子。琉球人选在五月初三过节肯定有他的道理,但我现在还没弄清楚。

   越南也是我们东亚国家的一个伙伴。《大越史记全书》中说,“天应正平五年(1237)夏五月,端午节,吊屈原及古贤人如介子推者,每年是月皆举行之”,他们每年都过端午节。由此可见,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文化几乎影响到了周边很多国家。

   这就提醒我们,东亚很多文化要素是大家共有的,毕竟都在同一文化圈内生活,比如新年,二月、八月释奠孔子,三月三上巳节,端午节,七夕节,中元节,重阳节,冬至等等。其实,这些东西是大家的,因为我们用的是同一个历法。

   公元前109年至公元前108年间,汉武帝出兵灭卫氏朝鲜,在朝鲜半岛北部和中部置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中国历法此时当已经进入朝鲜半岛。再后来,宋元嘉历、唐麟德历也都在朝鲜半岛被采纳。

   日本有一本古书叫《古语拾遗》。这本书写到:“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贵贱老少,口口相传。前言往行,存而不忘。”在这样的文化发展阶段,他们所使用的是以日月和物候为参照的自然历。这一点在中国古代的典籍中也可以找到佐证。《晋书·倭人传》称之“俗不知正岁四节,但计秋收之时,以为年纪”,《梁书·倭传》称之“俗不知正岁”。中国古代历法传入后,这种情况才有了根本改变,翻开《隋书》就可以看到,这时的日本已经“每至正月一日,必射戏饮酒,其余节略与华同”了。

   2011年,在福冈西区元冈古坟群(7世纪中叶左右)出土了刻有显示公元570年的“庚寅”和“正月六日”等铭文的铁制大刀。九州大学教授坂上康俊指出,显示大刀制造年代的“庚寅”是基于从中国经由百济(公元前18年至公元660年,位于朝鲜半岛西南部)传到日本的《元嘉历》的干支纪年,为日本国内发现的最早使用历法的实例。明确记载历法传入日本的已经是半个世纪后的日本推古天皇10年(602)。这一年,百济僧人观勒给日本带去了历本,日本朝廷还选派了阳胡史主玉陈跟随观勒学习历法。从名字上看,阳胡史主玉陈很可能也是从大陆去日本的移民或移民后代。《政事要略·御奏历》条引《儒传》说:“以小治田朝十二年岁次甲子朔,始用历日。”也就是说,在公元604年,日本终于正式采用了经由百济传来的中国历法,一直到明治维新改用西洋历法为止。

   古代琉球“俗无文字,望月亏盈以纪时节,候草药枯,以为年岁”,唐宋时期,琉球开始用船跟周边国家往来贸易,“俗习日改,礼节渐作,而政法兴矣”。大明成化元乙酉年,琉球掌握了中国的历法,当时有两个来源,一是中国,一是日本。有一个叫杨春枝的人,觉得在琉球本土学得还不够,便于康熙六年到中国学习历法,在福建学了四年后,奏请琉球国王编历法。做历法要刻板,还没有刻完,杨春枝便去世了,后由其同族兄弟接棒。最终在康熙十二年,琉球国有了自己的历板。

   《尚书·尧典》中“命羲叔,宅南交”的“南交”即指越南。汉武帝平南越,设交趾、九真、日南三郡,此后千余年实际上为中国郡县,一直用中国历法。可见,越南用中国历法的时间更早。

   历法是皮,节日寄身于历法。东亚诸国都有端午习俗,正是有赖于中国古代时间文化体系的传播。如果按照“谁发明创造的就是谁的主权”这一逻辑,这些节日当然都可以说是中国的。

   不仅仅如此。韩国的韩医、日本的汉方医学,也都与中医中药有渊源关系。有这种渊源关系的还有文字,还有筷子,还有很多很多。我们理所当然都可以主张自己的文化主权。如果单纯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想,那么筷子是我们的,面条是我们的,水稻是我们的,还有很多很多都是我们的。说够了“我们的”不妨自问一句,我们仅仅沿着这一思路走下去,是否有照顾到那些和我们在文化上有深厚渊源的国家和地区的文化立场?

   2016年我同社科院叶涛先生一起去琉球群岛考察,当地有大量的“石敢当”。石敢当置于路冲之地,用来防备邪气冲击自家。这是流行中国全境的习俗,但今天全世界石敢当最集中的地方,居然是琉球群岛。有统计说,岛上有上万块石敢当。我们通过实地考察发现,琉球群岛辟邪不光用石敢当,还用了琉球传统的贝壳,还用刻了《南无妙法莲花经》的佛教木板,还有神道的符。在岛上,本地的贝壳、中国的石敢当、佛教的符以及日本神道的符,东亚各种辟邪的文化在这里并行不悖共同存在。这一次冲绳之行,这一点非常启发我。

   现实的东亚文化就是这样一种重层的文化,不是排他性的。不同的文化完全是可以共存的。拿冲绳的田野调查作为一个基点,让我们来一起思考:应该如何认识这些源自中国但最终流行到整个东亚地区的文化?

   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国家的边境并不是文化之边境。历史悠久的东亚文化圈,其边境远远大于后来的民族国家的边境。而这一地区共有的东亚文化,是我们东亚各国曾经在文化上血肉相连的历史记忆,是可以增进我们连带感的共同的文化财富。

   站在世界文化史发展的高度看,世界上曾存在过的欧洲文明圈、伊斯兰文明圈、南亚佛教文明圈以及以中国为中心包括朝鲜半岛和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域文明圈,其涵盖范围都远远大于今天的国家边界,这些文明圈内部有许多长期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突破民族国家这一国际政治框架,正确运用好联合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制度,把这一制度的力量转化为地域统合的促进因素,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都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课题。

   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在世界上地位越来越重要。正因如此我们更需要树立起一种文化信心,更应该有一种大国的胸怀。我们应当放弃用民族国家的边界来切割东亚共同拥有的文化的思路,而思考如何有效地利用这些文化财富。我们应当积极地继承它,发展它,因为这是未来东亚国家之间共同合作、共同生存、共同繁荣最宝贵的文化资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77.html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