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洪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创新与实践路径

更新时间:2018-06-16 01:17:14
作者: 于洪君  
在这些主张中,关于国与国“交往新路”和关于全球化发展方向的政策建议,有感而发,颇有新意,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

   第六,关于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实现路径。报告中首次指明,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就是要做到“三个超越”,即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众所周知,早在2014年春习近平总书记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时,就已经就人类文明的多元性、平等性、互鉴性做过精彩论述。此次提出“三个超越”,为国际社会实现“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破解“文明冲突”的历史迷思,规划并指明了切实可行的具体路径。

   第七,关于对外政策指导思想、总体布局和政策目标。报告首次明确表示,中国“将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扩大同各国的利益汇合点”,同时首次申明: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也决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对于大国关系,报告提出新目标是协调合作、总体稳定、均衡发展。对于全球治理,报告表示中国支持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同时要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对于“一带一路”,报告称之为“国际合作”,确认其目的是要“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总体布局与实现路径

  

   (一)大国关系。由于综合国力和影响力等多方面原因,大国和大国之间的关系,始终在国际关系中占有突出位置,有时甚至是牵动国际关系发展变化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多年来中国一直重视发展与世界上各个大国的关系。在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总体布局中,大国关系仍然被视为关键所在。党的十九大明确宣布,我国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不断构筑总体稳定、相对均衡、合作共赢的大国关系

   当今世界,美国是最大发达国家,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最大发展中国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关系如何发展,事关两国利益,也牵动整个国际关系。努力推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超越历史上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必有一战的铁律,即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成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中之重。

   2013年6月,中美两国元首在美举行“庄园会晤”。习近平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界定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2014年7月,中美经济与战略安全对话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到会祝贺并提出新的建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增进互信,把握方向,相互尊重,聚同化异。当年11月两国元首在北京举行“瀛台夜话”时,习近平敦促美方,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停留于概念,而应有具体行动。2015年9月,习近平正式访美,他强调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是两国的战略抉择,双方要正确判断彼此的战略意图,要坚定不移推进合作共赢,妥善有效管控分歧,广泛培植人民友谊。

   2017年初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中美关系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今年4月,习近平再次访问美国,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举行会晤。两国元首达成重要共识,为新时期中美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7月,习近平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闭幕后会见了特朗普。习近平指出中美双方要牢牢把握两国关系大方向,相互尊重、互利互惠,拓展各领域务实合作,加强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11月8日,特朗普访问了中国。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在经贸、安全等领域的务实合作仍,将沿着新的轨道继续发展。

   当然,由于政治、经济、安全、意识形态等原因,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不会一帆风顺。中国既要在事关核心利益和国家安全等重大问题上,对美保持足够压力,又要在地区和国际问题上,继续与美国保持沟通协调,开展对话与合作。近日,由于美国贸然发动贸易战,中美两国经济关系、政治关系受到严重冲击,中方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而付出的努力,遭遇重大挫折和考验。但目前看,双方还是可以通过对话谈判,通过平等协商,找到解决问题、化解危机的办法和出路的。当然,对于特朗普反复无常、刚愎自用的性格特点,对于美国不遗余力维护其霸权地位的意图和野心,我们也不能低估。

   俄罗斯是当今世界很有影响力的大国,又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两国拥有4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上世纪90年代中期,根据俄方建议,中俄之间建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余年来,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经受了双方各自国内形势变化和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显示了良好的发展前景。近年来,中俄两国元首会晤十分频繁。2013年习近平以国家元首身份首次出访选择俄罗斯,绝非偶然,而是出于战略考虑。双方确认,中俄关系发展的中心任务是加大相互政治支持,全面扩大务实合作,深化战略性大项目合作,加强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全面激化,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中国推动中俄各领域合作进一步扩大。这一年,普京来上海参加中国主办的亚信峰会,习近平专程赴索契参加俄罗斯承办的冬奥会开幕式。这两个非同寻常的举动,充分展示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稳定性和可靠性。2015年,习近平和普京分别参加了对方举办的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并且均派本国军人参加了对方的阅兵式,给国际社会以强烈震动。

   目前,中俄两国已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的文件;签署了关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及共同倡导合作共赢的联合声明;在能源、金融、大飞机制造等重要领域的合作成效显著;议会、军队、政党、智库、地方政府、社会团体之间,始终保持着多种形式的友好交往与合作。在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共同推动区域安全合作、促进共同发展与进步方面,双方有着巨大的合作潜能。今年3月,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俄罗斯进入普京2.0时代的第二阶段。维护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持续稳定并不断发展,依然是两国领导人追求的共同目标,也是两国关系发展的主旋律。

   欧盟是当今世界最大国家集群。中欧关系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经过几十年的共同努力,中欧双方建立起60多个对话磋商机制,涵盖各个领域。2013年,《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发表。中方强调,中国与欧盟是当今世界“两大力量、两大市场和两大文明”。2014年3月,习近平访问欧洲。中欧发表了关于深化互利共赢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并就共同建设“四大伙伴关系”,即和平伙伴关系、增长伙伴关系、改革伙伴关系、文明伙伴关系达成共识。

   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欧盟内部问题愈发严重,但中国支持欧洲一体化、支持欧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立场一如既往。习近平明确表示,中国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建设,始终将欧洲发展视为多极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欧利益深度交融,“四大伙伴关系”在凝聚双方共识的基础上向前发展。在当前欧盟依然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我国倡导和推进的“一带一路”建设疑虑增多、对我国在16+1框架下强化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颇有微词的情况下,我们要通过进一步沟通对话,增信释疑。同时还要利用欧盟对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不满,争取与欧盟建立事实上的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国际统一战线。

   (二)周边外交。除了高度重视大国关系外,长期以来,周边外交在中国外交总体布局中也占有重要位置,故有“周边是首要”一说,因为这对中国巩固和平稳定、共同发展的周边环境,进一步维护和延长改革与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机遇期,具有不言而喻的重要意义。

   中国周边环境极为复杂,因而我国高度重视周边问题,一直视周边为安身立命之所,繁荣发展之基。这里,我只讲几点情况。首先,我们要注意的是,中国不仅将中俄关系作为周边外交中的重点方向,同时还不断加大对周边地区其他所有国家的工作力度。我们在继续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方针的基础上,又提出“亲、诚、惠、容”新理念。这是习近平外交思想在周边事务中的具体体现,周边外交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地位因而也就越来越突出。在东北亚地区,2014年夏季,习近平专程访问了韩国和蒙古,为营造良好的地缘政治格局做出了新的探索和努力。中俄蒙三国领导人会晤机制的形成,开创了我国领导人周边外交的新模式。

   中亚是古丝绸之路途经地,中亚人民与中华民族的传统友谊源远流长。中亚又是多种文明和文化相互交融与碰撞的对冲区,连接亚、欧、非三大洲,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自然资源较为丰富。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访问中亚,不断密切中国与中亚各国的政治经济关系与人文交流,不断拉紧共同发展与共同安全的利益纽带。如今的中亚地区,已成为中国的重要能源供应基地之一。中亚国家成了我们共同打击分裂势力、恐怖势力和极端势力的可靠伙伴。

   东南亚是亚太地区极具发展活力、但矛盾和问题也比较集中的一个地区。东盟是该地区最大的和较为成功的区域性合作组织。20多年来,中国充分利用东盟10+1、东盟10+3以及东亚峰会等多种机制与平台,全面发展与东盟的关系,东盟成了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近年来,习近平主席访问了半数以上的东盟国家,亲自为营造睦邻友好周边环境,建立中国与东盟的命运共同体书写大文章。中国为推动双方关系发展而提出的“2+7合作框架”,即以深化战略互信和聚集经济发展两点共识为基础,推进政治、安全、经贸、金融、互联互通、海上、人文七个领域合作的大思路,受到东盟国家的普遍支持和响应。

   南亚地区包括哪些国家,从事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学研究的专家学者存在不同说法。我们这里所说的南亚,是指加入南亚联盟的8个国家,即印度、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和阿富汗。

   上世纪60年代,我国与巴基斯坦、尼泊尔、阿富汗成功地解决了边界问题,与印度却因边界纠纷发生大规模战争。领土争议成了长期困扰中印关系的重大障碍。受中印关系影响,中国与不丹的领土问题也没有解决,两国至今没有建交。目前,我国与南亚地区5个国家拥有共同边界,最长的是中印边界,超过2千公里,最短的是中阿边界,不到100公里。

   据统计,南亚8国当前人口总共约18亿,约占全球人口总数1/4。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南亚地区的和平与发展问题极为复杂。印度是接近于中国的第二人口大国,发展不平衡问题特别突出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政局动荡,是世界公认的恐怖主义策源地。阿富汗、孟加拉国、尼泊尔和不丹,同时又属于联合国认定的最不发达国家的44国之列。

   南亚各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历史文化底蕴五光十色,相互关系性质和对外政策取向相去甚远。妥善处理我国与南亚国家的关系,努力开创南亚外交新局面,不仅是营造长期稳定的睦邻友好环境的一个主要环节,同时也是全面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任务之一。

   近年来,我国的南亚外交表现出很强的开拓性和进取性,同时也更具开放性与合作性。印度和巴基斯坦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重要邻国,但中印关系微妙、复杂。习近平2014年成功访印,推动印度总理随后成功访华,双方共同为两国未来战略合作做出新规划,并在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问题上形成共识。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并在金砖合作机制下与中方开展多领域合作,就是明证。2015年4月,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进一步巩固了中巴传统友谊,提升了双方互利合作水平,同时也强化了联手打击恐怖主义、共同维护地区安全的共同意志和决心。

从政治和安全角度看,我国与南亚国家各国建立了不同形式和内涵的伙伴关系,战略互信度持续提升,与印巴两国在上合组织内的合作不断推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484.html
文章来源:大国策智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