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英:近代商人与慈善义演

更新时间:2018-06-14 10:10:41
作者: 朱英 (进入专栏)  
而且商会出面较诸个别商董更有成效。由于传统的商人团体会馆或公所均为“一业之团体”,新式商会则是“各业之团体”,并被誉为“众商业之代表人”,所以商会具备了“登高一呼,众商皆应”的显著号召力。一些慈善机构组织义演,也希望商会出面帮助售票劝募。例如1931年苏州临时济贫会致函商会,说明“特请上海大舞台全体艺员演剧,以清歌妙舞之均为拯弱救焚之举,素仰贵会先生慈悲慷慨,兹奉上戏券3张,还请广为应募,届时人席”[《为举行募捐演剧并奉送戏券事致吴县商会函K1931年3月9日),苏州市档案馆藏,苏州商会档案,档号J14-⑻2-0254-024]。另外,与一般民众相比较,商人的经济状况稍好一些,有能力承担购买义演戏票。正是由于上述两方面原因,经商会出面向各业商人派售义演戏票的成效较为显著,这也是保证义演能够成功达成目标而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环节。

  

   不仅商会对义演在各方面予以支持,其他一些新式商人团体同样也不甘落后。前曾提到由工商业者组织的同业公会,也是民国初期成立的新式工商同业团体。除保护和规范本业的顺利发展,维护会员的切身利益之外,同业公会在很大程度上继承和发扬了传统会馆、公所在慈善救济方面的功能,对近代慈善义演也多有支持,有的甚至还直接出面组织某些慈善义演活动。除了剧场业同业公会与义演紧密相关,可以较为便利地举行义演,其他同业公会也曾积极组织义演活动。例如1911年5月,上海“杂粮公会同人悯江皖沉灾,特约同行筹款助赈。并以青黄不接,春赈愈亟,特由叶庚三、黄啸山二君发起,定本月二十四夜假座大舞台演剧,所得券资,悉充赈济。至大舞台一切开销,则由二君捐助”(《杂粮公会演剧助赈》,《申报K1911年5月19日,第2张第4版)。此次由杂粮公会组织的义演取得圆满成功,《申报》特地进行了报道J前晚杂粮公会全体发起,假大舞台演剧助赈。该舞台各名角如赵如泉、吕月樵、白文奎诸人,尤为认真。临时掷台捐款,共计大洋一千一百零七元,小洋五百十六角,钱三千九百七十文……是日共售出人场券计二千八百零六张半,计洋二千八百零六元五角,悉数充赈,并无丝毫开支。”这篇报道还盛赞“该公会及寓沪绅商热心善举,见义勇为,不可多得”(《演剧助赈之踊跃》,《申报》,1911年5月24日,第2张第4版)。

  

   民国时期同业公会也仍然如此,尤其后来电影业兴起之后,新成立的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常常以义映方式,将所得收人用于救灾和支持公益活动。即使是在1946年抗战刚胜利一年,百业仍然待兴之际,苏北遭遇罕见重灾,广大灾民亟需救助,上海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依旧采取义映方式筹集捐款。是年7月,苏北难民救济协会出面邀请上海各工商业同业公会负责人开会商议救助办法,“佥以此次苏北难民灾情惨重,我沪上工商界应以全力劝募救济”,具体“由各公会按照实际情形捐募”[《苏北难民救济协会致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函》(1946年7月6日),上海市档案馆藏,档号:S319-1-48]。上海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即通告所属各影院,以义映的方式募捐。沪上近40家电影院“轮值开映早场,义映所得收人,除扣除片租及印花税外”,全部捐助苏北难民[《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致苏北难民救济协会函》(1946年10月25日),上海市档案馆藏,档号:S319-1-48]。除救济难民之外,同业公会也通过这种方式支持其他社会公益活动。例如同一年,上海市尊师运动委员会向社会各界发起开展尊师运动,对于这项社会公益活动,上海电影业商业同业公会也以义映所得之收人予以大力支持,“该会所属各院三十八家轮流加映早场,以收人所得,悉数捐助尊师运动”,所捐数额为4345600元[上海市尊师运动委员会致上海商业同业公会函》(1946年7月13日),上海市档案馆藏,档号:SC002;《上海市尊师运动委员会收据》,上海市档案馆藏,档号:S319-1-48]。

  

   与此同时,其他一些新诞生的近代新式商人社团对慈善义演同样也给予了支持。例如上海沪北商团曾在《申报》发布演剧助赈广告,其内容如下:“本会为江北灾巨,谋思赈济,爰集同人,议定演剧,拨款解赈。今闻该处捐数已巨,足可敷衍,本拟停办”,旋又因“云南待赈孔殷”,同济和仁济两医院也急需捐款救治灾民,沪北商团遂再定连续三日“假议事厅为大舞台,编成特别改良新剧,并请绅商合串,其戏资分日拨助同济仁济两医院经费及云南灾赈。想海内仁人善士,当同声嘉许也,届期务请惠临,以扩眼界而成善举”(《沪北商团演剧助赈广告》,《申报》,1907年6月27日,第1版)。从该广告的文字内容可知,沪北商团此前已通过组织慈善义演募集到数目可观的救灾款,用于江北赈灾,本拟圆满结束该项活动,但闻知云南遭遇灾害和医院需款救治灾民,又决定继续组织义演以募集专款,这表明组织慈善义演已经成为沪北商团开展慈善公益救助活动的一种新的重要方式。

  

   在通过组织义演募捐救灾的同时,有些商人团体也以这一方式筹集经费,用于自身开展公益事业活动。例如救火会、救火社即是清末以商人为主体、按街区成立的新式商办公益消防社团,尤其上海的救火会在1907年已达到30余个,并且联合组成上海救火联合会。救火会的经费一般都是由商人捐助,在经费短缺时则以其他方式弥补,义演兴起之后也成为救火会募捐的一种新方式。如“松江消防事务,系由商人捐资组合,义务担任。对于一切设备,虽力求改良,惟因限于经费,不能为充分之发展。兹一区救火会决自六日起,商借松江大戏院,聘请上海久记及大同票房票友,与麟凤舞台出记大舞台艺员会串十日,以票资收人充作一区救火会经费”(《救火会演戏筹款》,《申报》,1933年11月6日,第2张第8版)。有些地区的商团也通过组织义演募集经费,用于冬防公益。例如1934年年底,苏州商团因“本年冬防紧急,日期延长,所需防费,虽经吴县商会暨本部设法补助,仍属不敷支配,兼之商业萧条,劝募尤感困难”,于是通过商会组织公益筹款演剧会,以义演方式募集冬防专款。后又函请吴县商会“转函冬季公益筹款演剧会,展演一天,所得剧资,拨充城厢商团各部防费,以资补助”[《函请吴县县商会转函冬季公益筹款演剧会K1935年1月19日),苏州市档案馆藏,苏州商会档案,档号:114-002-0265-017]。

  

   综上所述,在近代义演这一新型慈善公益活动出现之后,商人仍然是这一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尤其是在清末民初商会、商团、同业公会等新式商人社团成立以后,商人的组织程度得到明显提高,能够更为积极便利地开展各项社会活动,在组织和支持慈善义演活动中的作用与影响也日益突出,受到社会各界和舆论的好评。与此同时,有些公益性质的商人团体如救火会、商团等,还通过组织义演的方式筹集经费,用于公共消防和冬防事业。民国中后期新成立的电影院商业同业公会,更是经常通过义映募捐救灾和支持社会公益活动。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近代慈善义演珍稀文献整理与研究”(17ZDA203)课题组特约人员研究成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468.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