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之元:“欧洲之父”的思路及其亚洲启示

更新时间:2018-06-11 23:41:26
作者: 崔之元 (进入专栏)  
但莫耐的“局部实质性突破”思路对亚洲各国合作的加强仍颇有启发。

   当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完全显示了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脆弱性。从 1995 年底开始,鉴于墨西哥金融危机的教训,东南亚各国中央银行间签署了美国国债回购协议(中国人民银行也参加了),但由于涉及资金太小,所以,完全不足以在1997 年泰国危机爆发前后发挥任何作用。

   日本政府在泰国危机后提出了“亚洲基金”的方案,拟设立一千亿美元的资本金,日本出 5 百亿,其它亚洲国家出 5 百亿。但是,以日本一家控制的“亚洲基金”理所当然地受到中国和其它一些亚洲国家的反对。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出于自身的动机,不同意“亚洲基金”的设立。

   然而,日本的“亚洲基金”方案不合理,并不等于说“亚洲基金”是不应建立的。鉴于美国国会批准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款的极端困难,连美国财长鲁宾最近都对日本1998 年又提出 3百亿美元的“亚洲基金”方案,表示了与 1997 年的坚决反对略有不同的态度。(11 〕事实上,在 1997 年中国对东南亚危机的 40亿美元支持贷款中,有 30 亿是用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股金支出的。由于中国在182 个国家组成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股本仅占总股本的 2% ,故中国对自身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股本的控制,并不见得比一个设计合理的、不以日本一家独控的“亚洲基金”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亚太经社委员会已经提出了新的“亚洲基金”建议。〔 12) “亚洲基金”将补充,而不是取代现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危机救助。它能进一步稳定市场信心,并给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方案提供多元化的视角。鉴于日本及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的外汇储备依次居世界最前列,一个设计公平合理的“亚洲基金”方案,不是不可能产生的。

   我们不应忘记,不论是 1950— 1958 年的“欧洲支付联盟” (EPU) 还是 1979 年以来的“欧洲货币体系” (EMS) ,一开始筹建时,均曾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美国政府发生过摩擦。〔 13] 欧洲支付联盟曾遭到美国财政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强烈反对,因为其实质是欧洲各国之间货币的可兑换性与它们与美元的不可兑换性并存,是对美元的一种“歧视”[14] 。

   此时此刻,亚洲合作的障碍不在物质方面,而在精神方面。我们呼唤“亚洲的莫耐”的出现。

   注释:

   〔 1 〕本表由本文作者根据莫耐自传 (JeanMonnet,"Memoirs",Doubleday&Company,INC,NewYork,1978) 和莫耐传记 (FrancoisDuchene,"JeanMonnet:TheFirstStatesmanofInterdependence",W.W.Norton&Company,NewYork,1994) 编写。

   〔 2 〕马歇尔本人说,“马歇尔计划”是放大了的“莫耐计划”。见"ForeignRelationsoftheUnitedStates",1947,Vol.III,June12,1947,pp.249-251.

   〔 3 〕 Monnet,"Memoirs" ,同注〔 1 〕,第 272 页。

   〔 4 〕引自 MichaelHogan,"TheMarshallPlan",p.94.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87.

   〔 5 〕 GeorgeKennan,"Memoirs1925-1950",London,1968,p.453.

   〔 6 〕美国国会一开始就不情愿批准马歇尔计划。 1947 年 12 月,“马歇尔计划”送交国会讨论后,国会做了两项重大修改。第一,限制国务院管理“马歇尔计划”的权力,而新成立一个独立的机构(“经济合作管理机构”);第二,不将援助资金一次审查批准到位,而是每年审查一次。见 FredBlock,"TheOriginsofInternationalEconomicDisorder",P.87,1997 ,加州大学出版社。

   〔 7 〕 AlanS.Milward,"TheReconstructionofWesternEurope,1945-1951",P.371,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1984.

   〔 8 〕简略地说,美、法均以此制约西德;而西德则以此早些摆脱盟军对其钢铁基地(鲁尔地区)的联合控制。

   〔 9 〕引自 D.BrinkleyandC.Hackett 编, "JeanMonnet:ThepathtoEuropeanUnity",St.MartinPress1991,P.139.

   〔 10 〕见 AlbertHirschman,"EssaysinTrespassing",p.267,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81.

   〔 11 〕见 NewYorkTimes,October4,1998 。鲁宾说日本的提议是“建设性的”,但主要应先将本国经济启动。

   〔 12 〕见 1998 年 7 月 21 — 23 日联合国在纽约召开的“专家组会议” (ExpertGroupMeeting) 文件。

   〔 13 〕见 JacobKaplanandG.Schleiminger,"EuropeanPaymentsUnion:FinancialDiplomacyinthe1950s",Oxford,1989.

   [14] 当然,美国可以接受经济“歧视”的前提是有利于其全球战略。美国亚洲战略与欧洲战略的异同及关系,是一尚待深究的大课题。 AndrewRotter 的 "ThePath  toVietnam"(CornellUniversityPress,1987) 是研究美国欧亚战略关系的最佳著作,他高度重视东南亚的英,法殖民地的对美出口对于解决 1950 年代的英,法“美元短缺”的作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418.html
文章来源:实验主义治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