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晓虹:从青年入手重塑中国人的价值观

更新时间:2018-05-15 23:06:41
作者: 周晓虹 (进入专栏)  
对于一个需要稳定发展的社会而言,这种平衡更倾向于以价值认同为主的多元价值共存的局面。价值认同为社会发展提供向心力,同时为社会转型提供保障”[24]。转型中的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非但不能存异,事实上我们也难以求同,这是价值观重建所面临的最严峻的困难之一。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梦”的提出为在求同存异中彰显共识提供了可能。一方面,“中国梦”既然汇聚了不同个体、不同群体和不同阶层的各自梦想和各自诉求,其本质上就承认了不同价值主体诉求或“梦想”的正当性。另一方面,“中国梦”既然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根本,它也必然要求我们在民族或国家大义面前达成基本的价值共识,将各自的诉求和愿望融入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大业之中,这庶几也是一代中国青年的历史使命。

   第三,在主导协同中实现共识。在《中国体验——全球化、社会转型和中国人社会心态的嬗变》一书中,我们将中国社会价值体系的未来图景归纳为“共识主导和多元协同”。在这里,共识主导是指以一个全新的既代表现代趋势又承继传统品质的基本共识为价值观的主导,比如,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12项要素中,如果说民主、文明、自由、平等、法治、诚信更多地体现了相对普遍的现代价值,那么富强、和谐、公正、爱国、敬业、友善则更多地体现了相对独特的传统美德;与此对应,多元协同则是指非主导或非主流的小众价值观,在核心价值观的“主导”下相互协作,发挥各自在不同领域中的不同效用,推动人的自由成长和社会的全面发展。

   进一步,在“共识主导和多元协同”的图景之中,通过青年一代的率先践行,解决百余年来个体与群体/社会之关系的基本价值共识,可以表述为“在尊重个体的同时维护群体”。在这里,群体包括人群共同体的不同形式,从家庭、社会直至国家(民族)。

   尊重个体,说明我们现在所倡导建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是单纯地向改革开放前30年回归,不是要用片面的集体主义取代或剥夺正当的个人利益,相反,我们承认每一个体的“利益诉求和价值愿望”;维护群体,则说明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现在所倡导建立的核心价值观非但不赞同视群体或社会如弊履(从这样的角度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和改革开放后的一段时期,个体与群体关系的钟摆都摆过了头),相反我们将基本的价值立场置于群体和社会利益之上。如此,尽管“中国梦”与“美国梦”在实现人民愿望、全球化的生发背景上多有相通之处,前者的集体本位和后者的个人本位却是不容忽视的显著区别。

   青年是做梦的年龄,也是打造梦想的最佳时期。如果说对我们的民族来说,“中国梦”的提出和打造将为其腾飞提供新的历史机遇,那么实现这一国家愿景和“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则离不开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辛勤努力和全心付出。中国青年应该承担起这一历史使命,将个人的前途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相结合,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重塑我们的灵魂及能够与之媲美的价值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979.html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研究》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