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楚:中科院工程开工,请道士作法驱邪真不可以吗

更新时间:2018-05-08 13:53:38
作者: 赵楚  
那么,我的论述必然要面对一个立论基础方面的致命诘问:那么,为什么中科院要出面道歉?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审视一个明显和基本的现实:网络时代以来,从BBS社区化互动到微博和微信代表的社交媒体,熟悉当代网络话语环境的人们大约都知道,网络公共讨论虽然使用着21世纪的最先进的科技工具,却具有极为远古色彩的话语方式和公共论辩伦理;那就是:人们不是因为交谈和交流的方便更少增进共识,减少误会,使社会的公共理性更趋于发达;恰恰相反,人们看到,言语的表达日益激烈,论辩的机锋日趋致命和锋利,理性与知识的声音日益让位于更道德化的指斥和情绪化的宣泄,而在今日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风借火势的公共舆论生态下,可以说,一旦成为话语焦点,山呼海啸之下,没有人可以抵挡的被动。这就是中科院为什么要赶紧息事宁人地向公众“道歉”。

   仔细分析中科院的“道歉”,因为他们不知情,未参与组织此事,而且,他们也必能料到,稍通人情世故的人们并不会不谅解他们的“未能制止”。从正面来解析,他们只是借此机会向公众重申本机构对科学的优先价值肯定而已。他们不希望被误解。这当然值得肯定,是迫于舆论压力,但更是一个趁机弘扬科学的价值话语。在一个道观名刹和各种宗教寺庙遍于国中的社会里,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道歉”其实并无特别的科学精神和意义。

   然而,必定还是有人要追问我:那么,批评中科院工程开工进行道士驱邪就没有意义吗?当然有。其意义在于,其具体批评论点虽碍难成立,但这种空前高涨的看似无聊的批评与热情却折射了一种当代社会珍贵的对公共事务的热情和普遍关切。我们经常听到关于当代社会冷漠化和玩世不恭的担忧声音,这种担忧在其极端化时甚至把中国民族说成一种不同于任何其他地方人民的格外麻木的人。然而,从当年512地震,到各种网络的众筹活动,从平时各种群情汹涌的网络热点话题到本次的中科院工程开工仪式,人们会看到与那种担忧相反的例证:即使知识工具有限,讨论管道有限,但普通的中国人对牵涉重大公共利益的事务是关心和热心的。这种关心和热心需要从现实感出发来体认。

   一个未经言明的前提是,本次事件激发如此高昂公众热情事实上有一个背景,即中国科学院是完全由公帑支持,以国家最高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为宗旨与使命的国立机构。本次事发的甘肃民勤的工程也应该有公共投资和国营事业的背景;因此人们对其行为伦理和方式有格外的敏感。撇开本文论述的道士驱邪活动本身的宗教和民俗意义不谈,人们这种关心,乃至批评,不论是否恰当,其实质是对公共事务和公益问题的监督意识表现,这是无可厚非,也不能掩饰的社会良性资源。当然,中科院能及时作出回应,澄清自身价值立场,这也是社会良性互动的一个虽微小却不无深意的正面案例。

   而且,从一般意义上说,对公共问题的批评和讨论很难在实践中设置绝对“正确”的知识及伦理准入标准——重要的不是说得对不对,而是说不说,可不可以说,哪些可以说而没有好好说。一个社会公共决策与投资,是否会更合理有效,机制化的公共争论和舆论压力的存在是绝对的必要。

   可以批评道士驱邪,当然更要澄清道士驱邪,并进而对批评道士驱邪进行批评,这种多元的互动生态,是本文宁愿不避简陋,以图抛砖引玉的写作动机。

   要避免的,是仅满足于道德化的情绪和义愤宣泄,而总是借各占版面三五天的热点回避严肃的公共议题。

   最后,端午节就要到了。按我国传统习俗,端午阳气始盛,蛇虫滋生,毒气上熏,祝大家多喝雄黄酒,多吃竹叶粽,击鼓竞龙舟,然后,就好好回家认真学习现代科技文化知识吧。

  

   文章来源:腾讯大家·奇点周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8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