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启臻:车河有机社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8-04-26 16:39:47
作者: 朱启臻 (进入专栏)  

  

   有机农业是最佳的农耕文明体验与回归的生产方式,为发展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提供了安全良好的基础条件。通过平型关国家农业公园建设,以原住民生活区域为核心,涵盖园林化的乡村景观、生态化的郊野田园、景观化的农耕文化、产业化的组织形式、现代化的农业生产。2016年车河社区新建有机餐厅(1,000m2)、旅游接待中心(700 m2)、拱形石桥一座、砌筑石坝1公里,有机羊圈4个(1,000m2),新建办公用房、民俗博物馆(600m2)、窑洞19间(570m2),草坪7,000 m2,有机羊1000只。根据测算,扣除重复统计部分,到2018年每年车河有机社区有机农业种植、养殖业总产值7,490万元,带动休闲旅游产业收入4,500万元,两项合计11,990万元,产业的拉动与支撑作用进一步增强。有机社区良好的自然环境与舒适的居住生活将陆续吸引外来新居民在有机社区投资置业,建设田园综合体,形成现代农庄、牧场的乡村生活方式为主导的新社区发展模式,为休闲度假游客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生活体验区。通过生态环境享受、体验劳作、感受田园休闲、享受精致服务,让分时度假的游客体验一种独特的乡村田园般的休闲慢生活。利用异域风情、城乡差异的规划设计组合引发旅游者的消费欲望及亲身感受参与现代有机农业与生态农业的大自然情趣,把有机农业及自然资源景观与旅游资源融为一体,最终达到生产、生活、生态的有机结合,既发展了农业,又保护了环境。

  

   三、调整产权结构  创新体制机制

  

   有机农业产业化的内生性需求和发展以及有机农业严格的质量控制标准化体系有助于大农业一、二、三产业的均衡发展和新农人产业工人的培养,提高农业生产的组织化程度,建立产权明晰的经济合作组织,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中国农村土地制度面临的一个根本性矛盾,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集体成员身份绑定的制度安排,即现有以身份为基础的家庭承包经营权模式和规模化、市场化的现代农业经营之间的矛盾。一方面是现代农业需要土地市场化和资本化,要求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自由转让和抵押;另一方面是承包经营权的身份化阻碍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和抵押,而且,身份化在短期内难以突破。这构成了一种制度困境。现阶段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处理好土地流转中的承包农户和经营主体之间的关系。既要解决好农业问题,也要解决好农民问题。促进土地资源优化配置,土地作为要素流动起来,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发展适度的规模经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发展现代农业、增加农民收入提供新的路径和制度保证。

  

   车河社区产权制度改革的创新点在于尽量不触动已有制度格局,按照“三权分置”的土地改革制度设计,构筑承包户、合作社、经营主体三位一体的利益共同体,导入合作社交易第三方增量改革,建立以合作社为核心的土地分配利益调节机制,引入新制度因子,弱化旧制度的钳制作用,最终使旧制度逐步虚化,乃至最终废弃。承包经营权制度是在土地所有权公有的框架下,通过承包经营权模式,把承包经营权从所有权中分离,实现了土地所有权禁止私有这个前提下的家庭土地占有。合作社吸收全体村民入社,成为合作社社员,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体现为合作社所有,事实上成为土地的所有者。车河社区采取政府主导、土地全流转政策,把上、下车河两个行政村78户182名村民承包的1,113亩耕地、3万亩四荒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集中流转到由全体村民组建的产权清晰的合作社,把以家庭为单位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折股加入合作社,实现了土地所有权与承包经营权在合作社组织框架下的并轨和村社一体的组织再造。城头会社区和古路河社区根据民宿酒店与现代农庄的经营规模及投资者需求,把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节约的建设土地、耕地、牧坡、林地及其他经营类资产全部折为股本,量化到每一户社员,合作社以土地资产参股的方式与投资者合作经营。合作社及社员获得股权分红收益,社员还可以获得工资性收益。

  

   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化为合作社股本,按股分红、按人投票。合作社有偿(股份)赎回以家庭为单位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实现了承包经营权的资本化与货币化,在不触动原有制度承担农民养老以及托底社会保障功能的基础上,通过股本分红保障其基本权益,利用货币支付功能建立起人口与土地增减挂钩的平衡机制。在此基础上,合作社作为一级农村基层经济组织,把土地集中起来,把农民组织起来,提高与工商资本的议价与合作能力,提高农民的组织化水平,通过规范的股权合作长期有效地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由于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并轨,经营权人就和承包经营权人一起成为谋求承包经营权稳定的共同力量,对抗集体土地所有权人随意收回土地,从而逐步使得承包经营权趋于永久,客观上有利于建立长久稳定的经营合作关系,体现了通过增量改革反逼承包经营权去身份化的灵丘智慧。

  

   四、调整经营结构  培育新型主体

  

   据农业部数据,到2015年底,全国有58万个行政村,其中没有集体经济的占50%,有集体经济、经营收入低于5万元的占30%,5万到20万之间大约为10%,20万以上的在10%左右。灵丘县委组织部门实施“农村集体经济破零工程”,通过产业带动、资产盘活等模式,实现162个村集体经济零突破。2016年底255个行政村中没有集体经济的占73 %,有集体经济、经营收入低于5万元的占13 %,5万到10万之间大约为占13 %,20万以上的在1%左右。在市场化、工业化、城镇化的大潮面前,农村一家一户为单位的经营模式呈现高风险和低收入的状态。我国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45%,而农业增加值只占GDP的8%,农民收入的提高大部分来自二三产就业,进城打工。但遇到家人大病、工伤、孩子上学等等情况,就只好举债。据调查,农户平均负债率达到30%,打工难以致富,农村贫富分化加剧。农村改革的原则是“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不是纯粹以市场化的手段进行“分”,“统”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统”的问题已经不仅是“三农”问题,也关系到整个社会基础的稳定,是关系国家的前途命运和方向的问题。

  

   车河社区把合作社集中起来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中的经营权分离出来与当地工商企业合作成立“灵丘县车河有机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合作社股份占比30%,建立起以土地为利益纽带、责权利边界清晰、从事有机农业和乡村旅游开发经营的利益共同体。正反两方面实践说明,当前的核心问题是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村社一体的合作社,宗旨是“强弱联合”,与专业合作社是两个概念。集体经济的“强弱联合”机制是消除贫困的根本之策。必须明确农村改革发展的总体指导思想,再度强调农村改革“统分结合”这一基本原则。

  

   合作社与公司合作的开发经营主体治理结构的缺陷在于,公司一次性租走农民的土地,少数村民成为公司雇员拿工资,村委不再是代表和公司谈判的一方,成了名为“社”其实是公司内的管理人员,为公司服务。经营情况不透明、不公开,村民和公司不是一条心。公司面对乡村社会,管理成本必然超出预期。车河的做法是合作社委派代表参加公司董事会,对公司重大事项拥有一票否决权,包括资源、人力、资金、市场等诸要素根据双方的合作意愿进行配置,收益分配也按照双方的股份比例进行,从制度上保障双方的利益不受损害。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把多重收益保障体制机制稳定下来,把农民包括转换身份的农业产业工人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统一起来,把公司的利益与合作社的利益统一起来,从制度建设与分配机制上明确责、权、利,实现有机农业、乡村旅游和农村组织的有效衔接。农民以股东/工人的双重身份分享分红和工资性收益。建设期,特别是垦地合作项目收益尚未稳定的阶段,以较高的现金补偿方式体现土地财产分配权利,是保障农户生活不低于现有水平和社区建设顺利推进的必要条件。开发主体一次性支付给合作社575万元,用于农民的基本生活保障,确保农民的生活不低于现有水平。开发公司前三年每亩地每年支付社员土地流转金500元,以后每隔三年递增5%。三年建设期后,由于农民人均综合收入增加,从第四年起开发主体每年支付合作社保底收益55.65万元,人均3,058元,以后每隔三年递增5%。开发公司为每户居民集中兴建一套二层小楼,上层居住,下层作为旅游宾馆使用,农民通过经营获得住宿餐饮收入。2018年,旅游服务功能进一步完善,作为乡村俱乐部一部分的农家宾馆接待服务将进入平稳经营期。比照附近同类型、同规模旅游景点的客流量预测,每年游客接待量预计可达到3万人次。按50%的留宿率计算,每年游客留宿数量为15,000人次。农家宾馆接待住宿餐饮收入约300万元,扣除经营成本,盈余分配120万元,社员人均收入6,594元。农民以公司员工身份参与有机农牧业、旅游服务业方面的生产劳务,工资收入182.4万元,人均10,022元。根据合同约定,农民人均从公司有机种植盈余收益3,560元/年、有机养殖盈余收益35,703.74元/年,合计39,263.74元/年。

  

   进入市场的土地经营权随着开发建设的深入和其资源的稀缺性必然增值,工商企业从中获得长期土地增值红利。现代农业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是大趋势,政府通过培育新的经营主体,新增的农业补贴向适度规模经营的合作社等新型主体适度倾斜,集中使用移民搬迁和棚户区改造等扶贫资金,开发主体由此获得政策红利。有机社区建设和有机农业及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外出打工比起就近工作的收入并不少,生活成本却低很多。伴随各项公共基础设施的完善,车河居民外出打工的社员陆续返回家园,参加社区的开发建设,开发主体由此获得相对低成本的劳动力红利。2018年项目正常年有机种植养殖总产值7,490 万元,开发主体收益5,243 万元;旅游收入4,500万元,开发主体收益3,000万元。在此基础上逐步发展的休闲、养生、养老地产综合开发,将为开发主体带来稳定持续的较高收益。

  

   车河社区构建的利益共同体把视角从利益共同体及相关者拓展到了整个商业生态,横向拓展到整个活动价值链,纵向拓展到产业价值链,把政府、农户、企业各方利益相统一,协调好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关系。利益共同体商业模式对生态产业战略具有放大作用及复制价值。国家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农民投入土地,开发商投入资金,把农业种植和酒店、农庄管理分切为管理和劳作两个环节,农户从中获得土地流转租金、种植(打工)工资和酒店经营等三部分收入。通过项目开发,达到区域经济总体发展,提高综合收益水平,建立合理的收益分配体制机制,形成三大受益主体,共赢发展。

  

   五、转变政府职能  引导结构改革

  

车河社区2015年实现了整村脱贫,2016年人均收入16,000元,其中,工资收入占85%,土地流转金10%,分红5%。我国正处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农民增收是核心目标。协调好各方面利益,确保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统筹解决好产品结构、产业结构、产权结构改革的长期性与三年脱贫攻坚的关系,政府的主导作用主要体现为科学规划和顶层设计,克服对矿产资源的依赖性,真正领悟习近平总书记“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核心思想,确立生态文化旅游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和脱贫攻坚的战略地位,结合灵丘有机农业园区建设,进行适合现代旅游特性的产品规划设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6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