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

更新时间:2018-03-29 02:27:04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希望美国、日本等主要西方国家眼见朝鲜政权不易颠覆而与之实现关系正常化,同时收获在国内提高金正恩威望、吸引韩国民族主义者支持等附加成果。在被视为“新年执政方针”的2013年元旦致辞中,当金正恩提出“创新”“变革”和“大转折”时,他心目中所指,恐怕就是通过“拥核”实现与美日西方国家关系的大转折,进而全面开启经济建设。

   实际上,将先军政治、航天技术和核开发视为摆脱美国武力威胁的工具,目的是藉此为集中精力开展经济建设创造条件,这种认识在朝鲜干部群体中相当普遍,从基层到高层皆然。2012年10月3日至10日,韩国《中央日报》洛杉矶分社记者李元英访问了朝鲜的平壤和地方城市,自2010年3月发生天安舰事件、韩国政府当年5月24日宣布“限制对朝交流措施”后,这是韩国媒体记者首次访朝。10月3日在平壤举行的晚宴上,朝鲜干部们一方面并不讳言“众所周知,祖国非常困难。即使生产了很多好东西也没地方卖”;另一方面表示“正是实行了先军政治,我们才有了核武器,才摆脱了对战争的恐怖(美国的侵略)”,“现在我们可以大力发展经济了。”[3]而在2012年10月1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朝鲜副外相朴吉渊一方面称朝鲜的核“威慑”是“捍卫国家主权的强有力武器”,一方面强调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4]

   而且,即使是在“苦难行军”最艰苦的时期,朝鲜也不曾忘记提出各种经济建设和民生目标,如“住瓦房、穿绸缎、吃米饭、喝肉汤”之类;近几年朝鲜已经在经济体制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而且表现出了进一步改革和发展的意愿,2009年以来尤为显著。如金正日2009年12月视察罗先市后表示“应以进攻的态度开展对外活动,继续拓展对外市场领域”,[5]随后,罗先特区开放步伐明显提速,且升级为特别市。

  

三、朝鲜“拥核谋和”策略成败关键何在?

  

   朝鲜领导层的“拥核谋和”策略本身具有合理性与可行性,实施结果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把握好分寸与转折时机。须知小国和大国对同一策略的承受能力并不相同,并相应决定了小国和大国在实施同一策略时回旋空间存在明显差距。“拥核”初衷的合理性并不能掩盖其副作用与高额成本,除了经济成本之外,最大的副作用就是损害朝鲜与其最重要支持者——中国之间的关系。因为“拥核谋和”策略实施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不确定性与风波必然会干扰中国已经获得、并且极为珍视的和平发展环境,中国决策层和公众对核泄漏的担忧天经地义,朝鲜核与火箭技术的进展也必然会使中方担忧其未来在意外变故下可能成为对付中国的武器。中国固然需要在朝鲜半岛拥有一个毗邻的友邦,但中国在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中相对实力明显上升,中国新领导核心个性更为强势,这些因素也会降低中国决策层和公众对别国“任性”行为的容忍度,对友邦并不例外;中国决策层和公众可以理解邻国寻求合理安全保障的动机,但也需要邻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明辨利害、举止有度的友邦。朝鲜决策者对此如果没有充分的认识,把握不好分寸与转折时机,必然会付出可观的代价。

   有鉴于此,在成功发射银河三号火箭和完成第三次核试验之后,朝鲜决策者走到了岔路口:一条路是继续投入过多资源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条路是见好就收,巩固与中俄传统关系,利用已经取得的政治军事资本,通过政治手段实现与美日关系正常化,争取早日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显然,前者偏离了“拥核谋和”策略的初衷,是自取灭亡之道;后者才符合“拥核谋和”的目标,而且具备现实可行性。

   从安全环境来看,朝鲜已经初步具备了集中精力优先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外部安全条件。毕竟,中国基本上已经平稳完成权力过渡,朝鲜对俄战略盟友关系也已经进一步理顺和巩固,对西方立场强硬的普京以明显优势再次出任俄罗斯总统,并可望连续执政12年;美国、日本等主要西方国家眼见朝鲜政权不易颠覆,且担心韩国坐大后跋扈难制,数年来已经逐步调整了半岛政策,明里暗里越来越不支持韩国吞并朝鲜、占领整个朝鲜半岛的图谋。

   从组织基础和人才储备来看,经过10余年的摸索和向中国派遣学生、干部进修学习,朝鲜已经初步拥有了一批具备市场经济运作知识(哪怕是还相当初级)的人才,朝鲜还在更大规模地派遣学生、干部到中国等国家学习、进修、考察,为金正恩推行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路线创造了人才条件。

   与此同时,经过多年艰苦奋斗,朝鲜经济熬过了苏联东欧剧变的毁灭性冲击,在基础设施、基础产业等领域初步具备了经济复兴的基础,这一点在能源领域尤为突出。须知苏联东欧剧变对朝鲜经济的最大冲击便是使得朝鲜丧失了不花费西方硬通货便可低价从苏联进口燃料和电力设备的机会,本来在1970年代已经高度机械化的朝鲜农业顿时全面瘫痪,发电量也锐减。朝鲜电力工业产能在1976年已经达到330亿度,发电量1975年已经达到281亿度,[6]1989年达到292亿度的历史最高纪录,此后便连续下降十年之久,有的报道称1998年朝鲜发电量只有170亿度。[7]在能源瓶颈扼制之下,电气化水平曾经远远领先中国的朝鲜经济猝然深陷困境:

   朝鲜新义州至平壤铁路干线早在1964年就实现了电气化,而中国东北直到2000年还没有电气化铁路;1978年底中国人口9.6259亿,当年发电量2566亿度,人均266.6度;[8]而朝鲜1970年人均发电量已达1184度,[9]达到当时的初等发达国家水平;但1990年代以来,停电成为朝鲜多年的常态,许多偏远地区每天只能供电1小时左右。更糟糕的是朝鲜供电质量大大恶化,由于电压不稳定,电机难以转动,精密的电子设备常常被烧掉,不少现代工厂因此沦为手工作坊,火车也时停时开。在2002年以来的初级产品牛市中,国际市场上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行情一路高涨,朝鲜的压力进一步加大。

   然而,依托价廉物美的中国电力设备,通过近年的大力发展水电,朝鲜熙川、金野江、礼成江、渔浪川、白头山青年、元山青年、金津江青年等一系列水电站已经全面施工建设或陆续投产,加上将燃油电站改为燃煤电站,朝鲜能源电力工业已经率先恢复了元气。近两年外国来访者能够看到平壤等城市夜景明亮起来,平壤等城市能够建设一批耗电甚多的商业服务和游乐设施,就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加上从中国输入的电力,朝鲜电力供应状况已经大大改善,并可望继续先行大幅度改善,朝鲜交通、制造业等各行各业也因能源电力工业率先复兴而初步具备了复兴的条件。

  

四、国际社会应理性应对朝鲜安全忧虑

  

   有鉴于此,中国和其它国家既要适度施加压力,防止朝鲜滑向错误方向;更要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化解朝鲜对其安全环境的忧虑,让朝鲜看到转向经济建设的可行性与利益。特别是美韩两国某些势力不应采取过度激化矛盾、令局势复杂化的行为,美、韩、日三国必须明确认识并接受一项基本原则,即无论朝鲜国内局势如何演变,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果如同二战结果一样不容更改。韩国官方和社会某些势力对延边乃至中国东北整个东半部及乌苏里江以东地区提出领土要求,不仅在亚洲冬季运动会这样的国际场合公然挑衅中国观众,还在2011年8月16日悍然宣布成立所谓“间岛临时政府”;近年来美韩两国密集军演;高调部署射程1500公里的玄武-3C远程巡航导弹(覆盖中国京沪等数十个大城市);李明博提议开征“统一税”;2010年8月16日至26日,美韩联合军演首次加入假设韩国统一部官员接管平壤政权内容;今年10月7日,韩国政府宣布美国同意修改《韩美导弹协议》,将韩国弹道导弹射程从300公里延伸至800公里,同时将300公里射程导弹弹头重量上限从500公斤提高到2吨;……这样的做法,不应继续出现了,希望即将执掌韩国政权的朴槿惠政府能善用与中国和朝鲜的交往资源优势,制定实施更合理可行的对华对朝政策。

  

   (初稿2013.1.6,修订2013.2.15,仅代表个人意见)

   [1]【英】琼·罗宾逊:《现代经济学导论》,第399页,商务印书馆,1982年。

   [2]路透社联合国2012年10月1日电,转引自《参考消息》,2012年10月3日,第3版。

   [3]《韩国记者眼中的朝鲜》,韩国《中央日报》网站,2012年11月7日、8日。

   [4]路透社联合国2012年10月1日电,转引自《参考消息》,2012年10月3日,第3版。

   [5]《环球时报》,2010年9月3日,第2版。

   [6]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世界经济年鉴-1981》。

   [7]白鹤鸣:《朝鲜的水电之梦》,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2011年1月4日。

   [8]国家统计局:《新中国60年》,第83页(发电量数据)、608页(人口数据),中国统计出版社,2009年。

   [9]《世界经济年鉴-1981》,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82.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