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天柱:中国参政党理论研究:学术史考察及体系构建

更新时间:2018-03-25 19:41:39
作者: 黄天柱  
重点研究了民主党派产生发展的社会基础和基本特征,民主党派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协商建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贡献和作用,对抗战胜利后国内一部分民主人士提倡的中间路线(“中间道路”)的评价等理论问题[③]。史料整理方面,各党派开始对各自党派的档案和历史文献进行“抢救”、整理,一些学者则根据中共党史教学中的现实需要,着手系统收集和整理相关历史文献[④]。

  

   二是探讨民主党派的性质及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民主党派的性质和政治地位问题,既是重大理论问题,也是重大政治问题。性质判断正确与否、政治定位准确与否,对民主党派和多党合作的存续和发展影响巨大。1979年,邓小平首次提出,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13]。同年召开的第14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民主党派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组织和联系人民群众的重要纽带”[14]。政治上的“拨乱反正”并没有完全解决理论上的“逻辑自洽”。大家对“新时期民主党派在性质上已经不是资产阶级政党”,形成了共识。那么新时期民主党派的性质到底是什么?围绕这一问题,理论界产生了一定争论:有人认为,民主党派应该是“一部分工人阶级的政党”或“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政党”[15];有人认为,民主党派已经成为“社会主义政党”[16]或“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⑤];有人认为,资产阶级作为一个独立的阶级已不复存在,民主党派已不具有其所代表的阶级和阶层,因而民主党派也就不具有政党的性质,而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是“一些有着自己特殊历史背景的进步的社会政治团体”[17];有人认为,民主党派已成为“代表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新型的社会主义政党”[18]。对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尤其在国家政权中的定位到底是什么,大家的意见并不是很统一,但在“既不是在野党,也不是反对党”这一点上形成了基本共识。结合中共十三大前后全国上下对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的关注和研究,理论界围绕这一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有人认为民主党派也是执政党,或者是“次要执政党”“亚执政党”“参与执政的党”;[⑥]有人认为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但当时提出这一概念的人主要是将“参政”理解为“参与执政”),一些人主张“参与执政”也是执政[⑦];此外,还有人提出了“合作党”“议政党”“咨政党”“协政党”等概念[⑧]。直到1989年14号文件明确民主党派是“参政党”的定位后,这方面的讨论和争辩才基本告一段落[⑨]。

  

   1989年14号文件颁布后至2005年5号文件[⑩]颁布之前是快速发展阶段。1989年14号文件第一次明确了民主党派的“参政党”地位,提出了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和履行监督职责的总原则,提出了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参政和监督作用的各项制度措施。因此,这一阶段民主党派理论研究的主要任务是探讨民主党派如何按照参政党的要求加强自身建设和履行职能。从研究内容上,除了继续对民主党派历史进行深入研究外[11],对参政党自身建设、参政党运行机制、参政党参政和监督职能的研究,成为这一阶段参政党理论研究的新的增长点和着力点,发表了不少高质量的研究成果[12]。

  

   2005年5号文件颁布以来是全面推进阶段。这一阶段,中国共产党从政治文明发展和治国理政方略的高度,重视推动统一战线与多党合作事业的发展,先后制定颁布了2005年5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的意见》《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统战工作条例》等多个重要文件和党内法规,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思想和观点。主要包括:明确各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将“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确定为民主党派一项新的基本职能;强调“发挥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积极作用”是更好体现多党合作制度效能的着力点;从政治参与、利益表达、社会整合、民主监督、维护稳定五个方面概括多党合作制度的功能与价值;丰富参政党能力建设内涵,在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合作共事能力基础上新增“解决自身问题能力”。这些新思想和新观点的提出,推动了参政党理论研究的全面展开和深化。

  

   在这一阶段,研究者们更加系统、全面、深入地探讨民主党派如何切实提高履职能力(参政党能力)、更好发挥参政党功能,并自觉提出了构建中国参政党(建设)理论体系的命题。从具体内容看,主要研究议题包括参政党功能、参政党能力建设、民主党派自身建设(包括思想建设、理论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等)、执政党建设与参政党建设相互促进、和谐政党关系、民主党派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政党协商、民主党派与国家治理、民主党派历史等方面。

  

   这一阶段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从社会主义学院系统看,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成立了全国首家参政党建设研究中心,并策划出版了国内第一套“参政党建设研究丛书”(目前已出版八辑);中央社院和其他地方社院的研究者也先后出版了相关著作[13]。各民主党派中央也组织撰写了一些研究论著[14],越来越多的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学者开始加入到参政党理论研究的行列。[15]这一阶段在历史资料整理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成果是罗广武编著的《民主党派大事通览(1949-2000)》(上下两册,华文出版社,2010)等。在论文方面,根据检索统计,2005年以来“中国知网”收录的文献中,关键词含“民主党派”或“参政党”的文献有近三千篇[16]。

  

   经过上述三个阶段的积累和发展,国内参政党理论研究有了长足进展,大致形成了由历史研究、基本理论研究、自身建设研究、发挥作用研究等四部分内容组成的一个知识谱系。(1)民主党派历史研究。具体包括对民主党派成立至今各阶段情况进行全方位的梳理、对民主党派历史上若干重大事件的研究、各党派中央对本党派历史的研究、民主党派与中共关系史、对民主党派领导人的研究以及对民主党派历史文献的整理选编等。这方面的文献资源应当说非常丰富。(2)参政党基本理论研究。具体包括参政党的性质与政治地位、参政党的社会基础与代表性、参政党的职能与作用、参政党与执政党的关系(党际合作的政治基础、基本方针、内容和形式等)等内容。(3)参政党自身建设研究。具体包括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理论建设、能力建设等内容。(4)参政党发挥作用研究。具体包括参政党履职研究(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社会服务等)、民主党派运行机制研究、民主党派功能研究(政治参与功能、利益表达功能、社会整合功能、政治监督功能、维护稳定功能、决策咨询功能等)等内容。

  

   但同时必须客观看到,由于民主党派理论研究起步晚、基础薄、敏感性强[17]、偏见多[18]等原因,与基本实现体系化、专业化、学科化的执政党理论相比,民主党派的理论研究仍处于非常薄弱的状况,已明显滞后于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进程,不能有效满足民主党派建设和履职实践的需要。2010年,我国著名党建研究专家、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原副院长甄小英在为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参政党建设研究中心组织撰著的《当代中国政党制度格局中的参政党能力建设》一书所写的评论中,对当前我国民主党派理论研究现状作了一个评价。她说,“长期以来,参政党研究中,存在很多不足:孤立研究多,从多党合作制度整体架构角度研究少;对执政党与参政党分别研究多,从两者互动关系角度研究少;对具体问题的零散研究多,系统研究少;政策性研究多,学术性研究少。这‘几多几少’,使得一些研究成果在统战系统、民主党派内部‘自拉自唱’多,在社会上的影响小;国际交往中‘自说自话’多,有效交流和获得认同少。”[19]应当说,这一评价放到今天,仍是基本适用的。

  

   三、参政党理论体系构建的资源借鉴

  

   放眼当今世界,中国的参政党确实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政党,与西方政党尤其是竞争性体制下的政党有明显的差异。比如,中国参政党与国家政权间的关系是参加政权,但不以夺取政权为目的;它们都明确表示在政治上接受另一个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它们大多以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为本党派的指导思想。因此,首先必须立足中国国情来研究参政党。但另一方面,任何政党,无论它们具有怎样迥然不同的意识形态,呈现怎样千差万别的组织形式,都不能不遵循一些共同的规律。事实上,中国民主党派的产生和发展也是符合人类政治文明发展尤其是政党政治文明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因此,在立足国情的基础上,应该跳出中国看中国,跳出参政党看参政党,将比较的方法和视野引入到参政党的理论研究中。基于此,构建参政党理论体系,既要有中国的问题意识,也要有全球的理论视野,要善于吸收和借鉴世界上其他政党建设中的优秀成果,当然要注意将它们与中国的具体国情、与中国参政党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就笔者的理解,至少以下四个方面的理论和知识资源是我们在构建参政党理论体系时可以予以借鉴和参照的:

  

   (一)国外学界对中国民主党派的研究成果

  

国外专门以中国民主党派为研究对象的论著不多,代表性成果有詹姆斯•D•西摩撰写的《中国的卫星党》、菊池贵睛撰写的《中国第三势力史论》、金若杰编的《没有走的路:二十世纪中国反对党的奋斗》、冯兆基撰写的《寻求中国民主》、乌姆巴赫撰写的《共产党影响下的中国各民主党派》等。《中国的卫星党》用实证主义的方法,重点对新中国成立后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之前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发展和地位作用进行了研究。该书第八章“结束语”对中国民主党派进行了理论分析和评价。应该说,作者的心态是矛盾的。一方面,作者认为,中国的民主党派“都没有独特的利益”,也“不再追求政治权力”,是“一支忠诚的、非反对派的力量”,因此,基于西方政党的评价标准,作者认为民主党派并不是政党,“而不知一些发育不全的机体”,且“由于民主党派的排他性使集权体制更为可行,所以它们的存在使中国更少有民主”。另一方面,作者用西方政治学说中关于阶级合作主义的观点进行解释,认为民主党派尽管“受到一定的控制”,但作为“一种容纳各方利益代表的体制”,它们也“试图影响社会价值的分配”,而且“按照中国的标准,民主党派应被视为现代组织”。因为“它们不是建立在世袭财产基础上的、互相拆台的旧式宗派团体,也不是政治活动不公开的秘密会社”,恰恰相反,“它们是由那些具有一般社会精神气质和政治目的,并具有共同(或至少相容)利益的人所组成的”。据此,作者认为,这进一步表明,“中国即使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至少也不能说是一个极权国家。”[20]《中国第三势力史论》强调了从第三势力的角度“重新认识中国的革命历史”的必要性。作者认为,不应将中国近现代史简单地说成是中国国民党史或是中国共产党史。事实上,在国共两党对立抗争的过程中,有很多弱小的政党、社团、政派也登上历史舞台,笔者认为还应从这个侧面看中国革命史,综合地、真实地再现革命史[21]。《没有走的路:二十世纪中国反对党的奋斗》是一部多人合作的文集,对上个世纪20年代至90年代初中国民主党派及海外民主运动的发展进行了分阶段专题研究[22]。《寻求中国民主》对1929-1949年之间中国政治中的第三势力和中间政治势力进行了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0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