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历历:论中国对世界外交学的贡献

更新时间:2018-03-23 01:40:35
作者: 张历历  

   内容提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世界外交舞台上,中国外交不仅保证了本国的国家安全及和平发展环境,而且在为维护国际和平推动共同发展方面,都有一系列精彩展现。中国长期的外交实践对世界外交学的学科发展也有一定的贡献。这些贡献主要包括对外交理念的贡献、外交规则的贡献、外交行为的贡献等方面。

   期刊名称:《中国外交》复印期号:2018年01期

   关键词:中国外交/外交学学科/外交理念/外交规则/外交行为/China's Diplomacy/Subject of Diplomacy/Diplomatic Concept/Diplomatic Rule/Diplomatic Behavior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编写专项《外交学导论》”的阶段性成果。

   中图分类号:D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245(2017)06-0031-09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新中国历任领导人都提出了一系列有很高理论创新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的外交思想。在这些外交思想指导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在近68年时间中取得了光辉成就。在世界外交舞台上,中国外交不仅保证了本国的国家安全与和平发展环境,而且在为维护国际和平推动共同发展方面,都有一系列精彩展现。中国长期的外交实践对世界外交学的学科发展也有一定的宝贵贡献。对这些贡献进行认真提炼,不仅是对中国外交实际贡献的客观肯定,也有助于世界外交的正确发展。

  

一、对外交理念的贡献


   (一)关于对国家间和平共处原则的贡献

   在世界外交史上,中国对国家间关系要坚持和平共处原则具有多项贡献。

   1.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中国在世界外交史上第一次系统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953年12月31日,中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接见参加中印边界谈判的印度代表团时,提出了自成体系、言简意赅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作为指导中印谈判的原则,即: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在1954年4月29日签订的《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中,这五项原则被作为指导两国关系的基本原则。在同年7月分别发表的中印(度)总理与中缅(甸)总理的两个联合声明中,三国领导人建议将这些原则作为国际关系的普遍原则。这两个联合声明的发表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推向全世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一诞生,就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中国依据这五项原则圆满解决了历史遗留的印度在中国西藏享有的特权问题。中国在1954年的日内瓦谈判中依据这一政策思想正确地把握了对待老挝、柬埔寨两个民族独立国家的政策界线,成为日内瓦会议得以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在1955年召开的第一次亚非国家首脑会议上,中国同样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恰当地处理了会议期间出现的复杂情况,使国际关系历史上首次由过去的被压迫民族独自发起和召开的国际会议,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

   中国在1954年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具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点。在此之前国际上有人零散地提出了五项原则中的各项原则,都没有产生很大影响。中国第一次完整地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将其精致化系统化,并提升至一个崭新高度。这里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渊源在闪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主要源流之一是孔孟之道。在儒家思想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中庸之道。中庸之道不能理解为“和稀泥,不左不右走中间”。中庸之道是讲究和谐,是讲究事物发展中间要有一个平稳的过程,讲究事物相互之间的平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从提出到现在一直都是外交学中最具影响的理论之一,它也成为当代外交关系的指导原则之一。

   2014年6月28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题为《弘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设合作共赢美好世界》的主旨讲话,强调中国将继续做弘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表率,同国际社会一道,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和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习近平同志指出,我们共同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就是要探讨新形势下如何更好弘扬这五项原则,推动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共同建设合作共赢的美好世界。习近平同志表示,历经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一个开放包容的国际法原则,集中体现了主权、正义、民主、法治的价值观。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已经成为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精准体现了新型国际关系的本质特征,是一个相互联系、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统一体,适用于各种社会制度、发展水平、体量规模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有力维护了广大发展中国家权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精髓,就是所有国家主权一律平等,反对任何国家垄断国际事务。这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捍卫国家主权和独立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成为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联合自强的旗帜,加深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相互理解和信任,促进了南南合作,也推动了南北关系的改善和发展。习近平同志提出了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新型国际关系的六项准则:第一,坚持主权平等;第二,坚持共同安全;第三,坚持共同发展;第四,坚持合作共赢;第五,坚持包容互鉴;第六,坚持公平正义①。

   2.求同存异方针

   求同存异方针是中国对世界外交理念的又一项贡献。

   1954年4月18-25日,第一届亚非会议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29个代表团全部出席了大会,其中,亚洲有23个国家,非洲有6个国家。各国都派出高规格代表团。中国派去的代表团团长是周恩来总理兼外长。与会国家尽管都是刚刚取得民族独立的国家,但其中有几个国家和美国关系较为密切,受其影响较深。当会议面临困局时,4月19日下午,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发言,他指出,中国代表团是来求团结的,而不是来吵架的。是来求同而不是来立异的。我们并不要求别人放弃自己的见解,因为这是实际存在的反映。但是不应该使他妨碍我们在主要问题上达成共同的协议。亚非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自近代以来都曾经受过并且现在仍然在受着殖民主义所造成的灾难和痛苦。从解除殖民主义痛苦和灾难中寻找共同基础,我们就很容易互相了解和尊重、互相同情和支持,而不是互相疑虑和恐惧、互相排斥和对立。我们应该承认,在亚非国家中是存在有不同的思想意识和社会制度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求同和团结。他还就某些代表针对中国提出的不同的思想意识和社会制度问题、宗教信仰问题和所谓“颠覆活动”问题逐一进行解释,阐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和政策。周恩来总理的讲话十分精彩,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受到普遍赞扬,使会议向成功方向变化。连受美国影响的菲律宾外长罗慕洛也说:“这个演说是出色的、和解的,表现了民主精神。”

   3.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

   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是中国外交思想中的一项创新思想,而且具有指导中美大国关系的实践意义。

   2013年6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第纳伯格庄园举行会谈。会谈中,习近平提出了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外交思想。习近平主席说:“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中美应该也可以走出一条不同于历史上大国冲突对抗的新路。双方同意,共同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相互尊重、合作共赢,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②

   习近平主席所说的,一是不冲突不对抗,就是要客观理性看待彼此的战略意图,坚持做伙伴,不做对手,通过对话合作而非对抗冲突的方式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二是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三是合作共赢,就是要摒弃零和思维,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对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

   习近平提出的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外交思想,在国际关系史上、大国关系史上都是重大理论创新。中国所代表的是一种新型大国的发展方向,中国最高战略目标是和平发展,而不是争夺世界霸权。中国无意成为历史上争夺世界霸权的大国,也不愿重走既往世界大国兴起、强盛、衰落的历史老路。

   (二)践行和平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就执行和平外交政策,中国政府一直在践行和平发展路线。

   1.确立和平外交路线

   1949年9月底,由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规定了新中国的和平外交路线: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政策的原则为保障本国独立、自主和领土主权的完整,拥护国际的持久和平和各国人民间的友好合作,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为保障新中国的独立、自主和领土完整,必须创造一个和平环境,必须和世界各国人民加强友好合作,共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

   2.确立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经过几年的理论探索和历史经验总结,1986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予以总结,形成了在世界范围内有重大影响、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和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史上有深远意义的和平外交路线理论。

中国提出和奉行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主要内容和基本原则如下:(1)中国从本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出发,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各国友好合作和促进共同经济繁荣作为自己对外工作的根本目标。(2)中国主张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不分大小、贫富、强弱一律平等,坚决反对以大欺小、以富压贫、以强凌弱。各国的事务由各国人民自己去管。世界上的事应由各国协商解决,而不能由一两个超级大国说了算。中国自己决不称霸,也坚决反对来自任何方面和以任何形式出现的霸权主义。(3)中国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坚持独立自主,对一切国际问题都根据其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态度和对策。中国判断是非的标准,就是看它是否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各国友好合作和促进世界经济繁荣。(4)中国决不依附于任何一个超级大国,也决不同它们任何一方结盟或建立战略关系。(5)中国信守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努力在这个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建立、恢复和发展正常关系,和睦相处,友好合作,而不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异同决定亲疏、好恶。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相同或不同作为占领别国领土、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中国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并且认为只有铲除产生这种活动的社会根源和政治根源,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6)中国属于第三世界,坚持把加强和发展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和合作作为中国对外工作的一个基本立足点。中国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支持第三世界国家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正义斗争。中国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民族经济、谋求改善南北关系和发展南南合作的努力。中国殷切希望解决彼此之间的争端,反对外部势力的插手和干涉。(7)中国反对军备竞赛,反对把这种竞赛扩展到外层空间。中国在进行第一次核试验的时候,就指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主张,并且声明,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还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化学武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995.html
文章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乌鲁木齐)2017年第20176期 第31-39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