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启立:异化的城市规划与小世界范式

——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更新时间:2006-08-31 22:13:12
作者: 雷启立  

  雅各布思说,“多样性的自我毁灭是由成功而不是失败造成的”。她对其中原因的解析细腻、复杂,充满人文主义色彩。她还期冀于以增加具有活力和多样性的城市和区域的供应数量来满足需求的方法,来解决多样性的消亡问题。[7]雅各布思显然试图把一切物质文明都置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和生产关系中加以解决。难道这些具体情景下由市场的、竞争性的原因所必然带来的问题,不正是由于整个社会被过于强势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所笼罩的结果吗?布罗代尔在对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的历史考察中,曾经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他告诉人们,在经济衰退的环境之中,大量的小商贩营生、家庭劳务、以物易物等非正式就业和经济活动,会自发生长,底层劳工、普罗大众的生活一定比不上在经济繁荣、物价飞升的资本主义繁荣时期。资本主义的危机因此反而常常成为城市和社会具有多样性可能的机会。雅各布思不是没有看到这一点,她借评论霍华德无法解决的困境说,“对于那些做工的人,可以让他们回到土地上去,但怎样让整个国家的工业回到英国的乡村去呢?”[8]时光无法倒流,但如果这个世界不是只有按照某种“既定”方向的理性原则规管才能运转,人类生活不是只有被绑锁在“发展”、“增长”、“竞争”、“供需”等概念里才可以被理解,“回到英国的乡村”为什么就一定不可能呢?质言之,多样性不是一种附属于资本和效益下的多样性。它所遵循的逻辑不是资本运营的逻辑。所以,解开绑缚设计困局绳索的关键在于打开我们对于社会生活和文化的想像。

  

  小世界的范式

    

  要展开这样的文化想像并不容易。启蒙主义之后,一个被认为是“线性的不可逆的历史性时间意识”主导的“现代性”笼罩了我们的生活,养成了一种被认为是“现代”的审美意识和文化观念。健康、卫生,整齐、曲线,安全、舒适,典雅、高贵,“蓝天白云”,“花园一样美丽”,等等,这些概念及其意涵被定义而且浸润着人们的现实生活。你不是已经听出了人们在谈论他感叹城市大变样时所带的殷羡语调吗?维权一结束,老张师傅也是欣然回到他新建的公寓生活的。虽然,今天,广泛展开的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的“再现”(Representation)已经表明,那些现代审美的概念和意义在它被建构的不同历史过程中几乎无一例外地掺杂了某种集团的利益和趣味;虽然,霍克海姆和阿多诺也已经坚决指出过,“美学现代主义的先锋创造性动力变成了1960年代的牢狱塔楼和住房建筑计划;经典物理学的反教权的具有解放性的潜能变成了二十世纪末破坏自然的科学”[9];但在当下的社会情景中,启蒙或现代化业已成为挥之不去的幽灵,它所建立的审美趣向及其背后的意识形态仍然借助于它在前现代所具有的解放性发挥着巨大作用,下意识地主导着我们对于事物的理解和言说。

  在《死与生》里,雅各布思无疑是不愿被现代建筑及其生活理念所框定的,但她所讨论的范畴和概念,甚至与城区规划的主导者们在论辩和分析中所使用的语汇,她对于“生机勃勃”的街区生活的描述,“勾嵌得整齐的砖墙,新的百叶窗,耳中闻得一阵音乐传来”,“孩子们在街上玩,一些人在购物,另一些人在散步,交谈”。[10]这分明“现代”了的审美感觉,仍然是“布尔乔亚”的。它构成了与前述“灿烂之城”及其审美趣向相通的“景观”,同样不缺乏对于一切“杂种”的压迫和遮蔽,不缺乏那种不容挑战的控制。在这样的空间里,同样没有“波希米亚人”、“游手好闲者”什么事。但即使是中产阶级的英雄,也有做“沙发”“土豆”的权利。而在这样的展开另外文化想像的困难背后,情形正如德波所言,“在现代生产条件下无所不在的社会中,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spectacles)的庞大堆聚。直接存在的一切全都转化为表象。”[11]“景观”的表象化使它成为我们特定社会经济和文化构成的意义和记录,成为已经物化了的世界观。它甚至拒斥对话,以一种更深层次的无形控制,消解了主体的反抗和批判的否定性。我们或者只有在“景观”中讨生活的份了。

  在绝望里抗争的鲁迅先生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这样的时刻,我宁愿采纳本雅明的立场。他同样有一片“建筑工地”,比《死与生》早开工三十多年。在那里,“世界充满了最大限度地各不相同的使孩子们感兴趣和供他们玩弄的物品。这些物品独特无比,也就是说,孩子们尤其喜欢出没于可明显看出正在生产某样东西的地方。他们被建筑、园艺、家务劳动、裁剪或木匠活产生的废料深深地吸引。从废弃的垃圾中,他们看到了物世界直接向他们,而且惟独向他们展现的面貌。在摆弄这些物品时,他们很少效仿大人们的做法,而是按照自己游戏时的情形将完全不同的材料置入到一种往往使人愕然的全新的组合里。由此,孩子们就创造出了他们自己的物世界,一个大世界中的小世界。

  

  参考文献:

  [1]http://www.cul-studies.com/bbs/dispbbs.asp?boar-dID=5&ID=10638&page=23

  [2][3][4][5][6][7][8][10]齐格蒙特·鲍曼,《全球化———人类的后果》,郭国良、徐建华译,商务印书馆,2001:39-40,42,298,265,266-267,265-282,322,8。

  [9]斯科特·拉什等著,《自反性现代性:现代社会秩序中的政治、传统与美学》,赵文书译,商务印书馆,2001:141-142。

  [11]居伊·德波,《景观社会》,王昭凤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3。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96.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图书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