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文莉:国情咨文之夜——特朗普的新时刻

更新时间:2018-02-17 22:10:25
作者: 朱文莉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30日晚(北京时间1月31日上午)在国会发表任内首份国情咨文,在这次美国五十年来最长之一的国情咨文演说中,特朗普大谈政绩、呼吁“美国优先”、呼吁团结。对此我们邀请到了国关的朱文莉教授为我们做出解读,谈一谈她的看法。

   一反常态的温和特朗普

   言辞出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有循规蹈矩、照本宣科之时。

   因为这晚是年度国情咨文之夜。因为进入现代之后的历任美国总统把这晚打造成乐观、团结之夜。因为美国人习惯在这晚听到总统总结成绩、树立信心、展望未来。结果以反传统、反建制为号召的特朗普在这晚做了一次非常传统的演讲。口气温和,态度平缓,阐述对内政策时几乎棱角全无,并且一再宣称:“今晚,我毫无保留地向两党成员发出合作邀请。”“我们所有人是同一团队,同一民族,同一个大家庭的成员。”

   挑衅、冲撞、不停制造争端一年有余,特朗普似乎忽然想起了自己承担的国家元首职责,转而倡导两党合作、国民团结。听众还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其实这个温和的特朗普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了。2018年1月5日发售的新书《烈焰与怒火》(Fire and Fury)似乎是引发其风格剧变的导火索。该书以揭秘特朗普白宫内幕为卖点,大讲特朗普喜怒无常、无知专断、制造决策混乱的故事。其细节无从核实,难辨真伪,但描摹生动,因而一路畅销,甚至引发了对特朗普精神状态是否合适继续担任总统的议论。

   如临大敌的特朗普首先在与国会领袖讨论预算案的会议上专门展示自己的精神稳定。他特意要求媒体全程在场转播,然后对民主党领袖的发言频频点头、一再称是,对共和党领袖的意见更是照单全收,尽管双方的政策主张针锋相对,被他的同时肯定弄得不知所措。

   而后在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期间,特朗普又将温和展示推向全球。他向英国民众致歉,承认自己不该转发英国白人种族主义者诬陷穆斯林移民的视频;他向非洲国家解释,说自己的侮辱性用词并不代表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他在主旨演讲中照搬自己幕僚去年的文章题目,宣称“美国优先不是美国落单”,还用了大量时间为美国招商引资,并主动提起重新加入TPP的可能,以至于被戏称为可与印度总理莫迪媲美的本年达沃斯两大推销员。

  

   政策闯关不得不然

   特朗普刻意转变风格当然不仅仅是受畅销书的刺激,更重要的是为2018年的施政布局。如他在国情咨文中宣示的,接下来他的政策重点是突破四大关口:第一,移民改革。接受民主党方面的要求,给180万“追梦者”打造入籍渠道;换取对方接受共和党的主张,停止连锁移民、停止绿卡抽签、通过修建美墨边界墙等措施加强边界管控。第二,基建项目。投入1.5万亿美元,重建全美破败的公共基础设施。第三,继续增加军费开支。下个财年的军费预算达到惊人的7000亿美元以上,而且要取消对军费预算的一刀切限制。第四,追求公平贸易。强力执行经贸规则,调整贸易协定,以保护美国劳工、保护知识产权。

   四大议题当中,扩大基建和保护劳工属于民主党方面的一贯主张,而与共和党多数的长期立场有明显分歧。奥巴马当年为应对金融危机,曾经尝试推出规模相似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计划,遭到共和党方面的断然拒绝。因为从里根革命之后,美国右翼就将公共投资等同于大政府乱花钱,将基建项目描述成党派分肥,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反对。特朗普要实现基建立法,将不得不寻求民主党议会党团的支持。与此类似,共和党的传统立场亲近工商界企业界上层,支持经济全球化与自由贸易;反而是民主党内存在代表工会声音的亲劳工团体,一直支持调整贸易协定中的劳工与环保条款。特朗普的贸易立法同样需要到对方阵营里寻求合作者。

   移民改革则是两党都难以轻易吞咽的苦果。本周一白宫提出包含四大支柱的改革案之后,迅速遭到来自左右两翼的激烈反弹。“另类右翼”喉舌布赖特巴特将特朗普称为“特赦狂”,说奥巴马都不敢提出让追梦者入籍,特朗普居然要做,而且几天内就把适用人数从原来说的80万增加到180万,完全是背叛原则。左翼移民团体则坚持认为美墨边界墙是人权之耻,停止绿卡抽签就是要歧视特朗普嘴里的“垃圾国家”,停止连锁移民是要推翻延续50年的家庭团聚原则,并质问“只带子女而丢掉爷爷奶奶符合哪一条文明准则?”

   增加军费遇到的预算困难更是特朗普政府马上要面对的一连串预算定时炸弹的缩影。当年茶党崛起,以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预算赤字爆表为罪,推动共和党国会设置了若干预算新规。一刀切削减(sequester)就是其中的代表,即一旦联邦预算赤字超过上限,就自动等比例削减所有部门的现行预算,民主党最重视的福利项目要减,共和党最关注的军费也不例外。特朗普执政首年强行通过减税法案,最温和的估计将在未来十年导致联邦预算赤字增加1.5万亿美元。如果算上停止奥巴马医改的强制入保收费等政策,财政收入还要下降,赤字还会增加。不仅特朗普要求的基建资金、边界墙资金没有着落,而且很快将触发一刀切机制。要想及时拆除炸弹,必须修改规则。而共和党在阿拉巴马州参议员补选中失利,现在参议院中仅保持51票对49票的微弱优势,半数通过一般法案都险象环生,需要60票多数以上的规则修订必需民主党方面的配合。

   刚刚经历了任内首次政府关门的特朗普可以说是对党派斗争之烈有了切身体会。他心里非常清楚,接下来一年的政治日程需要民主党助力。于是借国情咨文演讲缓和气氛,修补关系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表演时刻难以开启新时代

   特朗普风格大变,整晚谈论团结,但民主党方面并未闻声起舞、积极回应。

   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质疑特朗普利用咨文夸大自己的经济功绩。他提醒说GDP增长、失业率下降、制造业复苏都是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的,是奥巴马把美国经济带出了金融危机的泥潭,特朗普政府不过是延续了这个势头,特朗普在吹嘘自己之前首先应当对奥巴马说谢谢。其他民主党议员则指责特朗普在咨文中再次重复自己发起的税收改革是“历史最大”这个谎言,因为从减税规模来看它肯定低于1940—1960年代的多次减税,从改革力度来看更是无法与里根税改等著名税改案相比。

   民主党指定对特朗普演讲做出回应的议员代表是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乔·肯尼迪三世,他是前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之孙、前总统杰克·肯尼迪的侄孙,现年37岁。他在发言中批评特朗普政府将美国政治“变成了零和游戏”,不断强迫美国民众“做虚假的二选一难题”,如宣称要保护国家安全就得削弱社会安全网;他指责特朗普分裂国家,让内陆对抗海岸、村镇对抗内城;他强调民主党的立场是代表所有人,为所有人战斗。

   很明显,民主党已经在为今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布局。肯尼迪的姓氏能够唤起婴儿潮一年老年人的美好记忆,而第三代肯尼迪的崛起又有望激发千禧一代推动美国政治进步的热情。民主党方面对自己在特朗普执政首年被排斥、忽视、敲打的经历记忆犹新,不会轻易相信特朗普的转变。而且即便是民主党领导层有尝试同特朗普合作的想法,其基层支持者和党内进步派也很可能拒绝跟进。在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当晚,若干民主党国会议员打破常规、拒绝到场,还有若干选择出席的民主党议员特意佩戴me too运动的标志以示对抵制特朗普社会抗议活动的呼应。从中不难看出他们结束共和党一党独大局面的渴望和制衡特朗普政治的决心。

   公平地讲,温和特朗普遭到民主党方面的冷遇并不令人意外。恐怕连特朗普本人也不清楚自己的风格转变能持续多长时间。美国民情的分裂、政治与社会的极化、党派的隔阂对立均非一日之寒。特朗普的出现既是政治对立的产物,他的粗鲁好斗又将对立推向史无前例的新高。终年渲染怨恨与敌视,而忽然有甜言蜜语的国情咨文之夜,予人的观感可能正如蓝血之月,诧为奇观但恐难久恃。美国政治依然将在对立的轨道上运行下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朱文莉

   2018年1月31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4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