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延超:人工智能的风口与瓶颈

更新时间:2018-02-11 22:48:46
作者: 杨延超  
并非真正意义的“人工智能”。

   我几乎每年都会参加国际国际机器人大会,那上面参展的有一半以上“机器人”(可以唱歌、跳舞)从其本质上都属于前面所说的玩具。我曾与这些产品的工程师聊过,这些产品底层的编程语言大都是java、python、亦或是php(这三种语方居多),程序大都事先写好,对话的语言和数据也几乎是固定的,这体现在机器人能够背诵的诗词是固定的,整个计算过程与传统的计算机程序并没有本质区别,并非是真正意义人工智能产品。因此,从这一意义上讲,人工智能与传统计算机程序的区别并不在于产品的表面,比如把它做成一个机器人样子,或者表面上可以对话,恰恰在于底层的算法。一般投资人在考察人工智能产品时恰恰忽视了这一点。

   近几年来,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的算法尤其引人关注,无论是S型神经元算法、卷积神经网络,亦或是梯度算法,每一种算法的背后还涉及到大量数学、微积分和统计学的推导过程,事实上,在与具体产品相结合时都还需要有独道的创新方才可以适用。因此,我以为人工智能概念更为确切定义是:计算机编程+神经网络+问题解决,三者缺一不可。

   (二)不要在概念炒作中浪费时间

   在人工智能领域,不乏有很多概念炒作者,有大企业,也有小企业,有的不懂,有的不懂装懂。

   还是那句话,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适合人工智能;也并不所有场景都适用于人工智能。有的饭店推出机器人端菜,很多酒店的大堂还推出机器人客服咨询,事实上,这些机器人除了宣传之外几乎毫无用处,并且,该聘请的人员一个没少,该付出的劳动一点没小,在这里机器人除了噱头还是噱头。

   前段时间马云的无人餐厅也曾火爆一时,甚至跻身于人工智能要闻之首,事实上,就智能点餐而言,手机APP可以实现,平板IPAD可以实现,化身为桌面的触摸屏当然也可以,这并非是人工智能所要追求的本质。“无人点餐”的概念更多还只是炒作,当然,从商业运营的角度,这一切无可厚非,但作为人工智能的研究者切不能人云亦云。

   类似的情况在服务业也大量存在,最近炒作最热的莫过于某某法院又在全面实现人工智能,对于人工智能在法律行业中运用我是十分看好的,但这并不等神化它的作用,“员额制”已经让法官们心惊胆战了,再来一个人工智能,法官们深感前景暗淡,事实不然,即便在人工智能时代,尤其是审判过程中法官的作用还必须凸显,机器人更多的应用场景还是在数据处理和分析方面,即便是匹配到了相似的案例,也仅仅只能作为参考,要知道,人对“正义”的理解远胜于机器。

  

   四、人工智能,是否会拥有意识(conscious)?

   人工智能,是否会拥有意识?这是我经常被问及的问题。

   严格而言,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我想借用一个实验来阐述我对这一问题的理解。我用当下较为先进人工神经网络理论为一个机器人建构了专属于它自己的神经网络,任何一个问题,只有和它聊过一遍,它便可以记住。事实上,对于机器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人的语言表达是千差万别的,一句话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无论你怎么说,机器都要明白其中的含义,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对机器人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甚至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原本没有训练过的问题,它能够自主的通过既有问题得出答案,也可以简单地解释,它所作出的回答超乎我的预期,这算是意识吗?

   事实上,机器人的每一次回答的背后都需要大量的运算才能完成,这样,它所体现出来的“意识”是基于数学运算而产生的结果,为了能够更充分表达机器意识形成的基理,我借用神经网络众多数公式中的一个:

   这是一个高等数学中关于“最小二乘”算法的公式,它是我在神经网络布局中应用的众多数学公式上的一个,它涉及到高等数学中矩阵和导数的计算。这里你能否看懂这个数学公式并不重要,我旨在于说明,机器的反映是通过这样一系复杂的运算最终产生的。同样的例子还有IBM的watson机器人,它在2011年参加知识问答节目打败了所有人类选手,它通过自我学心完善了自己的大脑,在对专业领域的认知方面超过了人类,这一案例也曾被轰动一时。同样的问题,watson能思考吗,它有意识吗?

   在对机器人意识的解释中,前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意识论”具有较大影响力。吴恩达曾担任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他所构建的机器人神经元自主学习从而能够识别猫的图片,这一案例曾轰动一时。他也据此提出了机器人或将具有意识的看法。

   无论是IBM的watson,还是吴恩达的人工神经系统构建,都是建立在一系列复杂运算基础之上的。显然,他们所彰显的依然是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然而,人类意识却是一个十复杂的东西,除了计算还充满了很多情感要素,诸如爱、恨、同情等等,我国人工智能协会的会长李德毅院士甚至在这一基础上,还提出一个更为复杂的命题“爱是可以计算的吗?”如果可以,又该用如何的算法来构建如此复杂情感的人工智能呢,我想,这也是成为科学界接下来继续要思考的问题。

  

   六、结语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无论你是否喜欢,我们都将迎来人工智能时代。要么拥抱它,要么被它彻底替代,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本篇文章同时也是我正在撰写的新书《机器人法》的组成部分,在这部书还将继续讨论人类应当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未来社会新秩序。阿西莫夫在1942年提及的机器人三大定律之首,便是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参见科幻小说《环舞》)。在接下来人工智能的研究中,这一法则无疑还将被反复提及和论证。毕竟,人工智能的研究的目的是让人类社会变更加美好,而不是创造一个新物种去取代人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361.html
文章来源:《群言》2018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