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同全:从农户家庭资产负债表看农村普惠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更新时间:2018-02-03 23:23:38
作者: 孙同全  

   农户家庭耕地价值的估算公式可以表示为:耕地价值=单位面积耕地征收价格×耕地面积。由于农村住房的交易范围基本上只限于社区内部,且交易量极小,附加值有限,因而可采用住房建设成本来估算住房价值,即:住房价值=单位面积住房建设成本×住房面积。

   如上所述,信用资产价值可以借助授信额度来表示。一般的农户调查数据中都没有授信额度信息。从笔者实地调研的情况看,农户从金融机构获得的借款余额一般为其授信额度的 20%~90%。假设农户各年末贷款余额都是其所获授信额度的 50%,则其授信额度可估算为其年末贷款余额的 2倍。而农户年末贷款余额数据可以通过调查获得。这样,即可得到农户家庭的信用资产价值。

   (三)农户家庭资产负债表的构建

   本文利用农业部“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调查系统”(以下简称“农村固定观察点”)中2009~2013年的数据编制农户家庭资产负债表,并在此基础上分析如何在制度和服务机制两个层面进行农村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村金融服务的可得性,推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

   普惠金融的本质是给所有社会成员以平等的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但有研究发现,农业生产信贷的可得性随农户收入增加而提高(甘犁、李运,2014)。因此,解决中低收入组农户的金融服务问题应是农村普惠金融建设的重中之重。将农民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农村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可以得到某些启发,但由于“眉毛胡子一把抓”,难以准确识别不同收入水平农户的家庭财务状况和金融需求的特点,也就难以制定精准的政策并设计相应的服务机制和产品,农村普惠金融建设也就会笼而统之,难以产生实效。所以,有必要对农户按收入水平分组,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资产负债表分析。为了与国家统计局关于城镇居民生活状况的统计口径保持一致,本文将全部有效样本按年家庭人均纯收入排序后均分为五组,即低收入组(以下简称“组 1”)、较低收入组(以下简称“组2”)、中等收入组(以下简称“组3”)、较高收入组(以下简称“组4”)和高收入组(以下简称“组5”)。

  

四、农户家庭资产负债表分析

  

   (一)借款农户家庭资产结构分析

   在不计入农户耕地与住房的资产价值时,每个收入组借款户的资产结构都呈现两个基本特征:一是金融资产占比都小于实物资产占比,且在年度之间波动较大;二是其金融资产在家庭总资产中的占比始终低于非借款户,且相差幅度较大。在计入耕地和住房的资产价值后,虽然各收入组非借款户的金融资产占比小于实物资产占比,但仍高于借款户的金融资产占比。

   可见,不管是否计入耕地和住房的价值,各收入组借款户的金融资产占比始终低于非借款户,而且在年度之间波动较大,尤以不计入耕地和住房价值时为甚。金融资产占比较低意味着家庭缺乏流动资金,其波动大则意味着家庭现金流不稳定。在这些情况下,农户需要通过借贷来弥补流动资金不足,平滑现金流。这应该是借款户借款的重要原因,反映出借款户家庭的基本财务特点,也是金融机构开展农户贷款所面临的基本现实和普惠金融建设的基本出发点。

   (二)农户家庭资产负债率分析

   通过对比计入和不计入农户耕地和住房价值或信用资产价值的农户家庭资产负债率,可以发现农村普惠金融的基本障碍和改革方向。若不计入耕地和住房的价值,且不考虑信用资产价值,则2009~2013 年各收入组借款户的家庭资产负债率较高。

   耕地和住房的价值能够极大地增加农户家庭资产,大幅度降低其家庭资产负债率;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农户家庭债务清偿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也相应地大幅下降,特别是低收入农户的降幅更大。可见,从法律制度上赋予农民可交易的耕地和住房财产权,能够极大地改善农户家庭资产状况,提高农户家庭债务清偿能力,从而提高农户的信贷可得性,改善不同收入水平农户获得信贷服务不均等的现象。

   (三)信用资产对农户家庭资产结构与资产负债率的影响

   在计入信用资产价值后,各收入组借款户的家庭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均低于40%。将信用资产计入资产负债表后,信用资产能够发挥杠杆作用,有效缓解农户家庭“资源无效”的困境。因此,农户信用评价体系具有“资源创造”的作用,是农村金融机构开展业务的基本手段。


五、结论


   通过分析不同收入组农户家庭资产负债表,可以总结出农户家庭的基本财务特点、农户信贷业务的基本障碍以及金融机构开展农户信贷的基本手段。首先,借款农户的家庭财务特点是流动资金不足,且年度之间现金流入不稳定,其借款的目的是平滑现金流,解决家庭金融资源不足的问题。其次,金融机构开展农村信贷服务的基本障碍在于农户家庭“资源无效”,即在现有农村产权制度下农户拥有的耕地和住房资产难以在融资时发挥抵押担保的功能,对低收入农户尤甚。可见,赋予农民可交易的土地和住房财产权,能够极大地改善农民的家庭资产状况,提高农户的负债能力,从而提高其信贷可得性,尤其是低收入农户会受益更多。第三,农户的家庭信用具有资产价值,农户信用评价体系具有“资源创造”的作用,是农村金融机构开展业务的基本手段,能够有效缓解农户家庭“资源无效”的困境。

   根据上述结论,农村普惠金融建设的基本思路应该围绕克服农户家庭“资源无效”的困境,适应农户家庭财务的基本特点,充分利用信用评价体系的“资源创造”作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宏观制度层面,在稳定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前提下,以“三权分置”为基础,继续探索建立土地使用权市场,为有效开展“两权”抵押贷款创造条件。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建立能够充分利用农户信息进行农户家庭信用评价的体制和机制,摆脱抵押物的束缚。首先,应支持能够低成本获得并有效利用农户信息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与社区内部的合作金融组织更多、更好、更快地发展,真正建立符合农村实际的多层次和多元化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其次,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创造良好信用环境,鼓励和支持农村金融机构开展信用贷款业务。第三,加强农村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支持能够利用大数据降低信息获取成本和风险甄别成本的农村互联网金融的发展。

   在金融机构层面,首先,应调整服务机制和产品,摆脱对实物抵押贷款的依赖,建立或进一步完善农户信用评价体系,对农户更多采用信用贷款模式。其次,积极开发和利用数字金融技术,建立农户信用大数据,降低农户信息获取和风险甄别成本,增加农户信贷供给。第三,农业价值链各参与方可借助互联合同联动,从而实现各方之间的动态信用向银行信用的转换,这有利于降低信用信息获取成本和风险甄别成本,因此,金融机构应积极探索农业价值链金融服务机制,推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

   转发自:合作金融之梦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