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一民:复仇与扩张——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前期对外战略的二重唱

更新时间:2018-01-30 21:42:26
作者: 吕一民  
对德复仇和殖民扩张不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逐渐和谐地汇入让法国重新以“伟大的法兰西”的面貌再次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的主旋律当中,而且还日益在法国民众当中深得人心。之所以如此,欧内斯特·拉维斯(1842-1922)等历史学家和广大小学教师可谓功不可没。

   作为第三共和国时期法国最富盛名的历史学家,拉维斯曾领衔主编过两套前后衔接的大部头《法国史》,这两部在法国近现代史学史上堪称“丰碑”式的巨著,在法国经常被人以“大拉维斯”相称。与此同时,拉维斯还亲自动手为小学生撰写法国史教科书,如《一年级法国史》、《二年级法国史》和《一年级公民教育》等等。由于这些书面向的是小读者,拉维斯在撰写被国人亲切地称之为“小拉维斯”的这些教材时采用了条理清晰、生动活泼的方式,以通俗易懂的文字向孩子们讲述法国历史并借此灌输爱国主义意识形态。概而言之,在19世纪晚期、20世纪早期的法国史坛,乃至更大的范围内,曾出现过“大、小拉维斯”交相辉映的文化景观。而其大名在同一时期的法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拉维斯本人,亦当之无愧地被誉为“整个法兰西民族的历史教师”。

   自19世纪80年代初费里全力推行教育改革方案,特别是明确地提出了世俗的、免费的小学义务教育的口号以来,法国的学校开始摆脱教会的控制,教育普及的程度大大提高。由于共和国政府使小学教师的薪金待遇与社会地位都得到了明显改善,导致不少教师即便出于感激也应该是共和主义者,同时乐于响应共和派执掌的政府的引导,把爱国主义情感的培养融入到课堂教学之中。而在他们采用的由拉维斯亲自主编的相关教科书中会引人瞩目地包含这样的语句:“战争虽然不是多半要发生的,但却是可能的。正因为这样,法国必须保持武装,时刻准备自卫。虽然它有一个同盟者和一些朋友,但首先要靠自己。保卫法兰西,就是保卫我们生于斯的土地,这是世界上最美丽富饶的土地。保卫法兰西,我们的一举一动,要像祖国好儿女一样。我们要履行对我们祖先应尽的义务,许多世纪以来,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创建了我们的祖国。保卫法兰西,我们就是为一切国家的人民而工作,因为法兰西自大革命以来,已经在世界上传播了正义和人道的思想。法兰西是最公正、最自由、最人道的祖国。”

   通过几十年的教育,市镇小学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早已在精神上做好了反德战争的准备,“为了正义,战争是正义的;为了保卫共和国,战争更是神圣的。”更有甚者,由于不少小学教师还经常兼任市镇政府的秘书,因而他们同时还卓有成效地担当起能对其周围的成年人施以道德和政治影响的政治宣传员。要而言之,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法国公众舆论对宣战所表示的热烈欢迎,广大民众阶层爱国主义情绪火山一般地迸发,清楚地表明这种爱国主义教育成效显著。

   毋庸置疑,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很大程度上令法国实现了对德复仇的愿望。具有象征意义的是,鉴于威廉一世曾在1871年1月18日于凡尔赛宫镜厅宣布建立德意志帝国,法国在巴黎和会召开之际利用东道国的身份,特意先是把和会召开的日子定在1月18日,继而又将《对德和约》的签订地点放在凡尔赛宫镜厅。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一战结束前夕,败局已定的德国代表不得不登上停在贡比涅森林雷通德车站的福煦元帅的座车,向法国等国乞求停火。为了纪念一战的胜利,法国人曾特意在停放福煦元帅座车的铁轨旁竖起了一块用大理石制成的纪念牌,上面刻写着:“ 罪恶而骄横的德意志帝国被它企图奴役的自由人民击败,于1918年11月11日在此屈服投降。”当时的法国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20年后,这一曾让他们扬眉吐气的地方竟然成为使他们再度蒙受国耻的伤心之地。法国在二战中遭受溃败之后,德国人不仅蓄意选择此地作为停战谈判地点,而且还在会谈开始时宣读了一份宣言,内称选择此地乃是为了“用一种纠正错误的正义行动来永远消除法国历史上并不光彩的一页和德国人痛恨的历史上的最大耻辱。”希特勒不仅专程前来见证这一时刻,而且还在走下座车时手舞足蹈。

   上述现象难免让人想到一句话:仇仇相报,何时能了?也正因为如此,当人们看到镌刻在兰斯大教堂正门外地面的法德和解铭文,回想起法国总统戴高乐和德国总理阿登纳1962年7月8日共同出席兰斯大教堂弥撒,随后签署第一个法德和解协定的场景,不仅会有所触动,而且还会引发思考。(完)

   (本文为嘉宾在战略圆桌“近代西欧大国的战略与兴衰——世界千年战略经验”的论坛的发言,经过嘉宾本人审阅。)

   文章转自公号 “镜厅论道”。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1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