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如:墨家是暴秦的帮凶吗?

——再论何炳棣先生秦墨史研究的若干问题——兼与史党社先生商榷

更新时间:2018-01-21 18:24:40
作者: 顾如  
那么腹朜最多居秦27年。田鸠入秦三年不得见,然后转去楚国取得将军符节,再入秦。所以腹朜入秦的时间还要再减4年以上。腹朜居秦最多23年。假设唐姑果与秦惠王的对答发生在秦惠王最后2年。那么腹朜居秦最多21年。腹朜老年独子杀人,其子大概也要有20岁以上了。 腹朜去世 的时候至少有 50 多,否则不算老年独子。如此推算腹朜大概在30岁以上入秦。那么腹朜入秦之时应该已经是墨家的杰出人物。田鸠入秦在腹朜之前,其时间段已经比较狭窄。因为田鸠越晚入秦,腹朜居秦时间就越短。腹朜开展活动的时间也就越短。所以田鸠成功入秦很可能在秦惠王4年之后的一个短时间段内。如果腹朜是入秦之后才生的儿子。那么田鸠成功入秦就必然在秦惠王4——6年。尝试入秦就在秦惠王继位一二年内。

  

   这个时间就有趣了。又恰好是儒家商鞅被杀之时。墨家可能估计商鞅被杀之后,秦国有可能改变政策,所以入秦试图影响秦王。联系前面墨家追击儒家之所为,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腹朜存在是田鸠弟子的可能,后来被选为巨子。

  

   另外,有一种观点认为田鸠就是墨家巨子田襄子。这种可能性不大。 我们计算一下。吴起前 381 年死,田襄子继位墨家巨子。秦惠 王前 337 年继位。如果田襄子 30 岁继位,此时他已经 74 岁。按照春秋时期的平均 年龄,能不能活那么长很成问题。田鸠表达过墨家的用人观点:没经过基层实践检 验不可提拔。那么田襄子任巨子时,很可能不止我们所假设的 30 岁。80 岁左右高 龄的田襄子奔波于齐(卫)——秦——楚——秦,也太难为他了。《吕氏春秋》遇墨家巨子必称 巨子,田鸠没有被称巨子。田襄就是田襄(田让),田鸠就是田鸠,肯定不是同一 个人。

  

   四、墨家在秦国没有获得高职位

  

   在《吕氏》中我们看到腹朜、唐姑果与秦惠王都比较熟络。然而都被称作“墨者”。也就是说,腹朜、唐姑果仍然不是“臣子”身份。秦国并没有接受墨家学说。其实还有两个证据。一是唐姑果说:“(谢子)将奋于说以取少主”。取少主也就是让少主接受谢子的学说,让少主成为墨家学说的信徒。如果秦国已经在田鸠、腹朜、唐姑果的影响下接受,或者大部分接受墨家学说。那么用墨家学说“取少主”就不是什么恶事了。其二,腹朜没有接受秦惠王的恩赐。坚持以“墨家之法”,认为自己儿子应该伏法。这本身就是在挑战秦王的权威,是在表明墨家团体的独立性。也许国法允许秦王赦免,但墨家不这样认为。墨家认为无论谁犯法都应该伏法。如果腹朜是秦国官员,就必须执行秦王的命令了。

  

   正如史党社先生所言,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墨家在秦国获得了高级职务,取得了成功。何炳隶先生依据不存在的假想,进而做出的推论是不成立的。墨家在秦惠王时入秦,当时秦国已经是虎狼之国。与墨家非攻主张相背。墨子说:「国家务夺侵凌,即语之兼爱、非攻。曰择务而从事焉」。墨家入秦首先就要宣讲兼爱非攻。而秦国之攻最终形成了大一统。

  

   为什么所谓秦墨的影响对墨家并没有那么大。恐怕就与墨家在秦国的失败有关了。墨家要强调自身独立性,墨家要使秦国改弦更张。这些都必然导致墨家在秦国的失败。至于秦国采用了墨家的城守术,秦国采用了墨家的技艺之长。并不是什么重要线索。概当时墨家城守、技艺已经天下知名。墨家又广泛传学。谁学了去都是可能的。墨家与儒家并称显学。有墨者在秦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在于秦国是否采纳了墨家的主张。

  

   结语

  

   墨家不主张大一统。墨子说:「古者天子之始封诸侯也,万有余。今以并国之故,万国有余皆灭,而四国独立。此譬犹医之药万有余人,而四人愈也,则不可谓良医矣」。墨家也不主张集权统治。当今的人们说墨家尚同是集权。然而所依据的只是被儒者毕沅、孙诒让、梁启超等改定的版本。在《道藏》版(注3)墨子特别说明:「故当上同之说,而不可不察尚同为政之本,而治要也」。如果采用了上同之说,那么就必须懂得尚同方为其本。也就是说,墨家尚同说是为已有的上同说增加了一层底层。是为了修正已有的上同说。在《道藏》版,墨家提出的尚同方向恰恰相反,是上位者去与下位者同。在《道藏》版,墨家认为各地要保有自己的法律。在《道藏》版,墨家认为君王应该处于“辅”位,辅助天下之人。意味天下之人才是天下之人的主人。在《道藏》版的墨经六篇,墨家更是详细辩论了尚同法治的一些理论细节。比如为什么需要尚同。比如为什么法令必须符合百姓心目中的法律。比如法律是人们的契约。比如商鞅的徙木立信做法不能称之为“信”。如此等等。甚至在《大取》篇墨家批驳了要求人们“杀己以利天下”的做法。毕孙梁等儒者不过是托墨言己而已。不能做为论证之依据。何炳隶先生称墨家容易在秦国政制中迷失,所依据者无非毕孙梁等人所言而已。

  

   过去的墨家研究、墨学研究,皆本于毕孙梁改定版本。甚至在毕孙梁基础上继续“校改”。如此墨家、墨学研究就必然不自觉地走在了“层累式造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研究越假。何炳隶先生的《 国史上的“大事因缘”解谜——从重建秦墨史实入手》,更进一步。在毕孙梁及其后的基础上展开想象。越是想象力惊人,越是远离事实。史党社先生试图将之往回拉扯,但却没有看到墨学之丧始于毕孙梁对墨子书的校订啊。试想任何书籍,改动其中55%内容,改动其中5%的文字(注4)。不可能不远离原著。更何况改动者是与墨家意识完全相反的儒者。

  

   最后也随两位先生的文,谈谈墨家的巨子制度。《庄子·天下》“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所谓“为之尸”,庄子中就有案例。《庄子·逍遥游第一》“尧让天下于许由曰:……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尸是祭品。此处指将自己用作祭品献给神一样地遵从和信仰。所以墨者「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含义也是如此。「 冀得为其后世」,即希望成为巨子事业的继承人。《经下》第69条「唱和同患」,也将学生视作自己事业的继承人。可以互相印证。 墨家巨子位置看来是公选出来的。因为很明显地是在不同分支之间变动。禽子有可能是第一任巨子,赵墨。孟胜第二任,楚墨。田襄子大概是卫国人,可能是齐墨。腹朜是赵墨。如果墨家没有辩论会或者选举会等活动,上任巨子很难知道另一个分支的某墨者贤且可任巨子。巨子非常可能还担负了编修《墨子》书重任。这一点也需要正确训诂《道藏》版墨子书。从中我们就会发现墨子书由墨家各个分支,合著。至少经过了三次大幅度的增写。总共是四个时期。其中有批告子,也有专为告子辩护的内容。如果没有巨子,这就是不可能的。而且可以发现,墨子书第三次大幅度增写是以惠施的思想为核心的。这次增写之后,墨家可能就封锁了《墨子》书的状态,不再增写修订。这种做法很像一些宗教教派形成经典的过程。至于所谓有巨子就不可能墨家三分,这种说法并不成立。因为墨家本身就鼓励弟子们互相辩驳。并非儒家式大一统主张。互相辩论在墨家看是好事,不是坏事。《经下》「72【经】惟吾谓,非名也,则不可。说在仮。【说惟:】谓是霍,可。而犹之非夫霍也,谓彼是是也,不可。谓者毋惟乎其谓。彼犹惟乎其谓,则吾谓不行。彼若不惟其谓,则不行也」。这是说:不经过辩论的东西是不能得到双方认可的。那么也就不可能通行。而且墨家主张「以乡治其乡《尚同》」。主张他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能灌输(《大取》第二段)。反映到墨家组织,必然是允许各派保留自己的主张。然而有些内容又必须尚同,得到的结果可能就是《墨子》这本书。

  

   本文所引用的《墨子》书内容或许读者没有见到过。还请参考《墨子经义释诂》为是。相关内容在书中都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讨论。

  

   注释:

   注1:此时所谓去鲁国,说成是齐国也可以。概墨子所去的地域是齐鲁反复争夺之地。儒者称之为鲁国,墨家称之为齐国。所以有《吕氏》和《墨子》书记载墨子救宋“起于”鲁或齐的表述差别。请参考《墨子经义释诂》第516页《公输》篇,笔者也进行了讨论。

   注2:淳于髡属墨家,《孟子·告子》上下实际都是与墨家的辩论。请参考《墨子经义释诂》第621页。其中讨论了淳于髡主张皆墨家。

   注3:毕沅整理的道藏版已经被多处修改。此处所言指《道藏》影印版。目前不改一字对《道藏》版进行训诂的唯有《墨子经义释诂》。

   注4:此处指对《经上》《经下》含《经说上》《经说下》的校改。而实际上《经上》《经下》仅有5个叠字被分别分开抄写成2字。其他内容全部不需要也不可改动。 请参考《墨子经义释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9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