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永军:法律行为无效原因之规范适用

更新时间:2018-01-16 21:24:42
作者: 李永军  
负担行为的首要义务是确定某项给付义务,产生债务关系;处分行为是直接发生某项权利移转或消灭效果的行为,产生物权变动的效果。那么,虚假意思表示、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与违反善良风俗引起的无效法律行为仅涉及负担行为,还是应将无效法律行为范畴扩展至处分行为呢?

   对此问题,德国的许多文献和司法解释都认为,鉴于处分行为不存在违反善良风俗的问题,违反善良风俗的无效规则不能适用于处分行为。有学者对此提出相反意见:“尽管处分行为原则上不存在违反善良风俗的问题,但假若它的实施与不道德的原因密不可分,则必须将其与该原因视为整体,须认定该处分行为无效。”弗卢梅反对这种将处分行为与负担行为联系在一起的观点,他认为法律行为实施者不能基于处分行为的效力取决于负担行为的效力而将二者视为一个整体。就处分行为而言,当处分人的行为违反善良风俗或者双方的行为都违反善良风俗却未涉及第三人或者公共利益时,处分行为旨在引起的权利变动从善良风俗层面上而言属于“中性行为”,处分行为仍然有效。基于处分人、第三人或者公众利益的考虑,只有当权利的变动因违反善良风俗而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时,处分行为才会因为违反善良风俗而无效。[15]弗卢梅以嫖娼行为为例来说明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在违反善良风俗上的区别。他认为,涉及嫖娼的债法上之负担行为无效,因为法律不能承认妓女取得卖淫的报酬具有法律上的依据;从善良风俗的视角看,如若嫖资已经支付,处分行为旨在引起权利变动,则妓女取得报酬属于中性行为,该所有权转移得到法律的认可。基于此,尽管卖淫所得不具有正当性,没有法律上的原因,但给付人不能依法请求不当得利返还。但是,德国帝国法院在其他判例中却提出了不同意见。如果丈夫生前将土地所有权赠与情人,其妻子在丈夫死后请求返还土地所有权,该处分行为因违反善良风俗而应认定为无效,死者的妻子有权以所有权人身份请求返还。[16]

   尽管我国相关法律(例如《物权法》106条、第15条)及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动产买卖合同的司法解释》第3条)也承认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的分类,但学术界对于是否应当采取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的分类及是否承认无因性原则的争议很大。因此,对于违反善良风俗、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和虚假意思表示是否导致处分行为无效的问题,须持谨慎态度。如果有善意第三人对动产交付或不动产登记保持信赖,则当事人不得主张该处分行为无效,即应当承认物权变动公示的公信力。但是,如果该物权变动的目的在于损害第三人利益时,则违反善良风俗、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和虚假意思表示可能导致处分行为无效。

  

四、与《侵权责任法》的法条竞合与适用


   《民法总则》146条、154条规定的“虚假意思表示”和“恶意串通”是否构成侵权行为,从而导致与《侵权责任法》6条的法条竞合呢?

   基于侵权责任传统理论,只有侵犯绝对权才属于侵权行为,侵犯相对权一般不构成侵权行为。但是,自从“债的不可侵性”理论规则被普遍承认之后,各国及地区对于侵犯债权的判例持续增加。实际上,当行为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犯他人权益时,即使缺乏公示的相对权,也应纳入侵权法保护的范围。因此,当行为符合《民法总则》154条的适用条件时,也就构成了《侵权责任法》6条之适用条件,受到损害的第三人可以选择适用《民法总则》154条直接请求该行为无效,也可选择适用《侵权责任法》6条请求赔偿损失。

   但是,在双方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时,恶意串通的行为人之间是否具有损失赔偿请求权呢?

   在讨论这一问题时,则须提到我国《侵权责任法》15条规定的侵权责任方式。该条第1款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该条第2款规定:“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按照这样的规定,第三人在请求承担侵权责任时,不仅能够请求承担赔偿损失,同时可以请求返还财产。那么,返还原物请求权基础是什么呢?是不当得利还是物权返还请求权?《侵权责任法》在考虑救济损失时,并没有考虑请求权基础问题,而是一股脑地将所有能够适用的私法救济措施全部列出,这种做法严重损害了民法请求权体系的合理性。具体而言,《民法总则》154条与《侵权责任法》6条和15条都可以请求返还财产并赔偿损失。但在传统民法的请求权体系中,侵权责任法只能解决损害赔偿问题,不能请求返还财产,因为返还财产的基础是不当得利或者物上返还请求权,这是侵权责任法所不能给予的。这种损失从性质上看,当然属于“信赖利益”,而不是类似《合同法》113条的“期待利益”。此外,在行为人适用《民法总则》146条规定的情况下,在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时,有可能适用《侵权责任法》6条。但是,与《民法总则》154条不同的是,第146条并不总是有受到损害的第三人,所针对的情况并非总是能够适用《侵权责任法》6条。

  

五、结语

  

   由于我国民事立法责任体系规定存在与请求权基础不符合的情形,在具体的法律规范适用上难以协调,导致《民法总则》146条、第153条、154条与《侵权责任法》6条及15条的规范之间存在竞合和冲突。竞合是正常的,但冲突必须消除。当然,从民法典体系上看,《民法总则》157条的规定不应该规定法律行为无效的法律后果。对于无效后如何返还的问题,应当具体适用物权或者债权规范。否则,就会发生“多余”的后果。因此,在编纂民法典的过程中,应该用“体系化”格局看待竞合与冲突问题,让各种请求权回归其本来位置。

  

   【注释】 *李永军,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1][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下册),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00页。

   [2][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80页;[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下册),王晓晔等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01页;[德]汉斯•布洛克斯等著:《德国民法总论》,张艳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42页。

   [3]《德国民法典》第117条和138条,《法国民法典》(新债法)第1162、1201和1202条,《瑞士债务法》第18条和第20条对此均有规定。

   [4][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514页。

   [5][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30页。

   [6][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515页。

   [7][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513页。

   [8][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35页。

   [9][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35-440页。

   [10][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523页。

   [11][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530页。

   [12]具体内容见《民法通则》第58条和《合同法》第52条。

   [13]参见梁彗星:《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45页。

   [14]参见王利明:《民法总则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602、603页。

   [15][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55、460页。

   [16][德]维尔纳•弗卢梅:《法律行为论》,迟颖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456-459页。

   【期刊名称】《华东政法大学学报》【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9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