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帆:人生如诗 诗如人生

更新时间:2018-01-16 20:09:56
作者: 丁帆  
让你久久沉浸回味在人性的思索之中。

   而《青木原纪事》中,“东京繁华的夏夜也被啄食了/何况你”,那些他在谷川俊太郎诗歌中读到的日本“镂空诗学”和“物哀之美”,通过风景传达到了诗人的生命里,产生了“既做柴烧/又当琴弹”的对生活的放纵与深情。

   在《藏南札记》中,他是这样表现自己诗歌意绪的:

   1.行走的树

   那些老人是怎么上路的

   一棵树在走

   他们的走,根深蒂固

   他们怎样移栽自己到尼洋河边

   带着仅够活命的泥土

   他们的走,日暮途穷

   羁留成都的时候

   他们枝叶已枯

   却约见故友

   分食了各自可吃的部分

   带着爱情

   吃了仓底之粟

   穿了寿终之衣

   带着高耸人世的恍惚

   一棵棵树在走

   非常可观

   2.刑罚

   告别使峡谷扬起了她的鞭子

   在流放地,史书只写了这些鞭影

   除此之外

   祥云下,也有情欲升起

   打好行囊的那个早晨

   两只小狗在楼下做爱

   早起的夫妇露出微笑

   苍茫的雅江啊

   放下鞭子

   客人就要走了

   给他一个可以这样的姑娘

   3.云之一种

   我们次第溜进了马厩

   它们的清秀是云之一种

   我们的手臂上多了串珠

   胃里多了牦牛

   心里多了女人

   它们是云之一种

   我们对云的爱在高原狂奔

   徒劳的热烈的奔跑——

   飞回原点

   买了假货

   醉了酒

   多了兄弟

   我们,是云之一种

   这些带着藏地特色的意象群,在风俗与宗教的掩映之下,诗人本身在浮世当中的皈依心态已然可见一斑,而对于人类归属的终极哲学思考,才是作者所要表达的诗歌初衷。树的行走、雅江的情欲、云的奔跑,倒映出人性中的悲悯、不羁、迟暮、怅惘……从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沉思者的形象。

   我不知道傅元峰在学术的道路上还能够走多远,也不知道他在诗歌创作中尚有多大的艺术潜能。但是,从对他的性格揣摩中,我分明看到的是一个在逶迤天路里踽踽独行、一步一叩首、渐行渐远的背影。

   2017年10月20于南京—北京G5次列车上

   10月22日凌晨于北京友谊宾馆

   (丁帆,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878.html
文章来源:《南方文坛》2018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