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戈:司马迁案发覆

更新时间:2017-12-31 19:25:07
作者: 雷戈 (进入专栏)  
予监史深祸者;即上意所欲释,与监史轻平者。”[21]皇帝的心思和意旨在许多时候都起着一种决定性的作用。当然,一件具体案子的最终量刑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微妙的过程。其间变数颇多,充满着种种不确定性。还是以张汤为例,“所治即豪,必舞文巧诋;即下户羸弱,时口言,虽文致法,上财察。于是往往释汤所言。”[22]虽然量刑的最终裁决权在于皇帝,但其间的轻重缓急、严酷松弛,出入极大,狱吏完全有机会上下其手。[23]更重要的是,有时候官僚狱吏往往比皇帝更为酷毒。[24]

   从司马迁整个案件的发生过程看,关键有两句话,“上以迁诬罔,欲沮贰师,为陵游说,下迁腐刑。”“因为诬上,卒从吏议。”把这两句话合起来,事情的过程应该是:(1)“上以迁诬罔,欲沮贰师,为陵游说”;(2)“卒从吏议”;(3)“下迁腐刑”。

   与其相参照的是哀帝处置待诏夏贺良一案。“上以其言亡验,遂下贺良等吏,……光禄勋平当、光禄大夫毛莫如与御史中丞、廷尉杂治,当贺良等执左道,乱朝政,倾覆国家,诬罔主上,不道。贺良等皆伏诛。”[25]所谓“亡验”就是欺君,故定罪“诬罔主上”,与司马迁几乎同出一辙。把这段话分解一下就是:(1)“上以其言亡验,遂下贺良等吏”;(2)“光禄勋平当、光禄大夫毛莫如与御史中丞、廷尉杂治,当贺良等执左道,乱朝政,倾覆国家,诬罔主上,不道”;(3)“贺良等皆伏诛”。

   详绎文义,对司马迁的处置程序是:武帝定罪,大臣附议,法吏量刑。最终量刑的结果肯定有武帝施加的因素。具体到腐刑却可能并非出自武帝示意,而是狱吏所为。我推测,在司马迁一案上,武帝态度有些模棱两可。他对司马迁虽有主观恶意,但他并未从重从快(刊文为“加重”)处置,当然也没有中止司法程序。武帝唯一可以被指责的是他没有网开一面,法外施恩。[26]但由于当时整个朝廷局势对司马迁极为不利,李陵叛汉的真确消息为那些伺机报复之徒对司马迁施加凌辱提供了新的致命证据。这就自然导致这样一个令人切齿的耻辱性判决:与西汉其他“诬罔罪”相比,司马迁被指控的具体罪状几乎是最轻微的,[27]但对司马迁的惩处却几乎是最残酷的。因为在汉朝刑法体系中,腐刑是仅次于死刑的“极刑”。[28]它近似于现代的“无期徒刑”。因为它不但改变了当事者的命运,而且改变了当事人的性别。

  

   四、宫刑

  

   在司马迁案上,有一个细节颇为关键。即《汉书》对于司马迁罪名的说法前后不一。《李广传》云“诬罔”, 《司马迁传》云“诬上”。二者含义是否有别呢?从文献看,汉人多有“诬罔”、“诬罔主上”、[29]“诬罔不道”、[30]“诬上”、“诬上不道”、[31]“罔上”、[32]“附下罔上”、[33]“罔上不道”[34]一类词汇。沈家本最先把它们归类为“诬罔”和“罔上”两类。“罔上与诬罔于义无大分别,而汉法似有轻重。诬罔要斩,而罔上或止免官,或止城旦,加‘不道’二字者弃市,与诬罔不甚同也。”[35]大庭修则认为,“‘诬罔’与‘罔上’之间可能有严格的区别,至少,即使‘罔上’可换称为‘诬罔’,但‘诬罔’不能换称为‘罔上’。”[36]这就是说,在汉律习惯中,轻罪可以升为重罪,但重罪则不能降为轻罪。其隐含的逻辑是为了最大限度确保皇帝的尊严和神圣,宁重勿轻,宁左勿右,把轻罪打成重罪往往是最合理的选择。

   不过,人们还没有注意到是否需要对“诬罔”和“诬上”二者也加以区分。从字义看,“诬上”和“罔上”意思相近。这样,司马迁的罪名实际上有两个,即“诬罔”和“罔上”。依据大庭修的看法,“诬罔”是“欺骗天子的行为”,“罔上”是“袒护臣下欺骗天子的行为”。[37]而“诬罔罪”属“大辟”,[38]师古云,“大辟,死刑也。”[39]具体言之,“附下罔上者死,附上罔下者刑。”[40]针对司马迁案中的“诬罔”和“诬上”,我们可以作出两种不同的判断。一种可能是字误,[41]一种可能是两罪。倘若两罪,则又有两种可能,一是两罪并罚,一是从重不从轻。但无论何者,都对司马迁不利。即司马迁必死无疑。如果考虑到“诬罔罪”始于武帝时期,这是一个酷吏政治大行其道的专制时代。[42]而且首例“诬罔”案的当事者即被处以“要斩”。这距离司马迁案不过十四年。但司马迁案最终却以宫刑了结。原因何在?

   如果我们把司马迁案放置于西汉16件[43]“诬罔”和“罔上”案中来观察,就会发现涉案者的身份和结局均非常复杂和多变,但除却司马迁之外,没有一人遭受宫刑。

   一、诛死

  

  

   人名       身份       罪名       结果       时期       资料

   栾大       方士、乐通侯      诬罔       要斩       武帝       武帝纪

   张延年   夏阳男子       诬罔      要斩       昭帝       昭帝纪

   李仲季主       廷尉       诬罔       弃市       昭帝       百官公卿表

   李尚       太守       怀奸罔上,狡猾不道   下狱死   成帝       孙宝传

   夏贺良   侍诏       诬罔主上,不道   伏诛       哀帝       李寻传

  

   二。下狱

  

  

   人名       身份       罪名       结果       时期       资料

   萧望之、周堪      太子太傅、前将军光禄勋;少傅、光禄大夫   为臣不忠,诬上不道   召致廷尉       元帝       萧望之传

   甘忠可   齐人       假鬼神,罔上惑众      下狱治服,未断病死   成帝       李寻传

   王嘉       丞相       迷国罔上,不道   系狱二十余日,不食欧血而死   哀帝       师丹传

   朱博       丞相       附下罔上,不忠不道   诣廷尉诏狱,自杀      哀帝       朱博传

   (?)士       大司马   诬罔       下狱       新莽       王莽传


   三、轻罚

  

  

   人名       身份       罪名       结果       时期       资料

   刘齐       广川惠王       诬罔,大不敬      上书愿击匈奴,许之   武帝       景十三王传

   刘向       九卿       诬罔不道       坐免为庶人   元帝       楚元王传

   孙宝       司隶       附下罔上       免为庶人       哀帝       孙宝传

   傅喜       高武侯   附下罔上       其遣就国       哀帝       傅喜传

   赵玄,傅晏   御史大夫,孔乡侯      附下罔上,不忠不道   减玄死罪三等,削晏户四分之一       哀帝       朱博传

  

  

   四、免究

  

  

   人名       身份       罪名       结果       时期       资料

   陆赐、(?)明     主簿、(主簿下属)     附下罔上,皆不道      勿治       成帝       匡衡传

匡衡、甄谭   丞相、御史大夫   附下罔上,罪至不道   勿劾       成帝       匡衡传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5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