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秘密战中的王石坚案件

更新时间:2017-12-27 21:53:23
作者: 陈益南  

   相反,有一种事实却确凿无疑:王石坚在被捕后,对几位重要的地下情报人员,他则始终没有向国民党特务吐实他们的真实身份。

  

   例如,被誉为中共情报工作“后三杰”的熊向晖、陈忠经、申健,是王石坚直接领导的地下情报人员。但王被捕后,“后三杰”的确都依然无恙。甚至,熊向晖去美国留学后,到1948年春,即在王石坚被捕大半年后,胡宗南部驻南京办事处处长徐先麟仍然按熊向晖的要求,还给寄去了该年上半年的生活费900元美金。

  

   而同样身为胡宗南亲信、总管胡宗南部队无线电通讯的负责人、也是中共情报人员的戴中溶上校,却由于被人供出,则当时就很快被捕。胡宗南并未因戴是其亲信部属,就保住了他。

  

   可见,当时,熊向晖的中共情报人员的身份,的确仍未暴露。王石坚被捕后向国民党特务招供说,是他“利用”了熊向晖等。这说法,显然是意在保护熊向晖等人,并且,事实上也确达到了目的。

  

   又如,葛佩奇是王石坚个人秘密单线领导的中共情报人员,连沈阳情报小组都不知他的共产党员身份。当时他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继续潜伏在国民党内直到解放,便是因王石坚被捕后,始终没有供出他。

  

   王石坚被捕后,很长时间都是被国民党特务关押之中,先是在西安,后被押到南京,1948年11月又被押往台湾,关在当时桃园机场之北不远的保密局秘密监狱。他最后的归宿,也就在台湾。

  

   原国民党军统高级干部文强先生,在文史资料上发表的“我所知道的项乃光”一文中说:“保密局在北平破获了中共潜伏活动的要案时,在西安潜伏活动多年的赵耀斌(即王石坚)被捕,经查实此人是中共要员,押解南京后就叛投国民党。保密局认为赵耀斌资深,乃任命为特研组少将组长,徐梦秋降为副组长。”

  

   (徐梦秋原也是中共高级干部,斯诺在《红星照耀下的中国》一书中,曾介绍过他的情况。徐梦秋于1942年在新疆工作时,被捕后叛变。)

  

   但文强先生此说,显然有误。王石坚被捕后直至被押到台湾的一段时间,都是被关押在监狱、或准监狱中,而不是在南京期间便已成了国民党的少将。

  

   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负责人乔家才,在他写的《乔家才入狱记》一文中,就明确了王石坚到台湾也仍在狱中的事实:“先后进来坐牢的朋友:……赵耀斌(即王石坚)、马兴峻……都出去了,我却稳坐如故。”乔家才曾因保密局内部问题被关进监狱数年,也是从大陆押送关进台湾的桃园秘密监狱。

  

   台湾前“立法委员”谢聪敏,在其所写《南所、北所和天牢》一文中,也有王石坚(赵耀斌)被关押在“天牢”(即桃园秘密监狱)的记录:“第十二(名) 赵耀斌案:共党工作人员。”

  

   王石坚出狱后,就正式为台湾的国民党特务机构工作了,最后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国防部情报局” 的“匪情研究所”少将副所长。

  

   王石坚的妻子范行先,是与丈夫一道被捕的,1948年被押到南京后,她及他们的四个孩子被释放,范行先便带着孩子回到江苏常州她的老家去了。后来,王石坚重新在台湾与郑德芳女士结婚,生有一个女儿趙芝明。1980年代初,在台湾也仍然烟酒不沾的王石坚,却因肝癌,病逝于台北。

  

   (四)

  

   对于王石坚,按一般看法,自然是反革命叛徒了。不要说他后来还做了国民党的少将,只凭那份自白书,也就能将叛徒的帽子给他戴上。

  

   然而,王石坚不是一般政治性的中共地下组织负责人,而是一个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中共特工,他公开展示给人们的一切,往往可能是云遮雾罩、模糊朦胧。

  

   中国现代情报史上很著名的间谍、1932年就加入了中共的袁殊,在抗战期间,居然在日本人、汪伪集团与国民党等方面,都有职务。然而,他真正所做的一切,只是为共产党工作。

  

   因此,王石坚的政治身份问题,便让人生出种种猜测。

  

   对王石坚被捕后身份的政治性质认定,有关领导的看法,曾有过变动,直到今天,也仍还存在着不同的意见。这之中,既有因忽明忽暗错综复杂的情况所致,也有可能是今天重视了个人应有权利之意识的影响。

  

   起初,当王石坚被捕的消息传到党中央后,中央领导即对他表示了深切的关心。王被捕几天后的10月6日,周恩来即电示康生、李克农:“王石坚遇险,凶多吉少,有无其他营救的办法,望告。”

  

   1949年后,王石坚系统被捕人员,除牺牲的谢士炎等五位烈士外,大部分返回了中央社会部(当时中央情报部与中央社会部是合署办公,一套人马,二个机构),由专门的审查委员会,一一进行审查,作了结论。每份结论都是由李克农部长审阅签字后,报中央组织部审批。

  

   按照中组部批示,对有出卖组织、出卖同志、问题严重的四个人,被定为叛徒性质。

  

   而定为叛徒的四人名单中,并无王石坚。(熊向晖:《对“中共特别工作开创者李克农”一文质疑 》,《炎黄春秋》2000年第3期)

  

   当时周恩来还考虑,把被囚禁的军统重要分子一、二人遣回台湾,作为交换,要国民党当局把王石坚送回大陆。 这之中,考虑的用作交换的人选之一,便是当时尚关押在战犯管理所的沈醉先生。只是,后来可能因王石坚已有了公开的国民党情报局人员身份,此事便作罢。

  

   但是,1956年,对王石坚的问题,中央有关部门做了认定:属叛变性质。

  

   据前述王珺先生的撰文说,在中央调查部(中央社会部、情报部撤消后的党内机构,李克农任部长)有关会议上,传达了这个结论。

  

   然而,文革后,王石坚的案件,却又出现在中央高层的会议上。

  

   据王珺的文章说:1983年9月22日上午,中央书记处开会,讨论王石坚案被捕人员落实政策问题,会议由赵紫阳主持。中央调查部的有关领导在会上提出王石坚不是叛徒,认为该案被破坏组织上有责任。(王珺:《复熊向晖质疑》)

  

   当时,王石坚应已在台湾去世了,否则不会将他的问题提出来讨论。

  

   中央调查部的有关领导在这里所说的“组织责任”,即如1947年11月23日,李克农在王石坚情报网受挫一事向中央写的报告时所说:

  

   “石坚系统七年来是有很大成绩的,对党是有很大贡献的。但是,根据这次被破坏来检讨,我们对石坚系统的领导有严重的错误和缺点。我们对石坚系统的工作要求过高过多。石坚系统在去年以来,已遍布东北、华北、西北,极为庞大,密台通报者达六、七座。这些据点未及时切断横的联系,单线发展,且更要求他向华中、西南发展,甚至超过他们环境以外的材料(如全国性材料等)。秘密工作虽不免会遭受破坏,但如没有以上缺点和错误,即使部分组织发生问题,亦不致牵连如此之广,破坏如此之大,这是我们深深引以为内疚的。”(熊蕾:《周恩来说熊向晖、陈忠经、申健是“后三杰”》,载上海《品味周刊》2009年12月)

  

   不过,在9月22日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中,时为中央纪委常务书记的王鹤寿表示:“王石坚是不能翻案的,这个人个人主义很严重。”“不要一风吹。”主持会议的赵紫阳也说:“这个案子组织有责任,那不能作为理由,不要造成有功就没有过了。”(王珺:《复熊向晖质疑》)

  

   显然,对王石坚被捕后身份的政治性质,仍维持了1956年的说法。

  

   但是,一个离世时的公开身份是台湾国民党少将特务的人,他曾有的共产党党籍一事,居然还会由中共中央书记处专题开会来进行讨论!而且在讨论中,居然会有“这个人个人主义很严重”、“不要造成有功就没有过了。”此类批评党内同志的用语!

  

   可见,王石坚案件确非是一般人表面以为的那样。

  

   然而,即便在组织上是服从上级的决定,但作为个人,中央调查部内有几位曾负责联系王石坚情报网的老同志,对王石坚的问题,则始终有他们自己不同的个人意见。

  

   在中央书记处研究会议过去近10年后,1993年4月14日,原中央调查部有位领导,在黄山有24个省市代表参加的情侦人员落实政策大会上,仍提出希望对王石坚问题进行甄别:“现在我提出王石坚的案子……1947年9月由于各种原因,包括领导的原因,秘台破坏。王被捕后写了自白书,后我们得到了。但他保护了打入胡宗南内部的几个同志,保护了最大的机密。我认为此人功劳很大,工作一再得到毛主席的嘉奖。中央讨论王石坚案时我提出这个问题,有同志不同意。我和郑XX同志(时为中央组织部顾问)交换意见后,认为这个案子应该翻。王功大于过,应予平反。”(王珺:《复熊向晖质疑》)

  

   时间又流逝了十几年。

  

   但是,从现在的公开资料中,我们仍没有看到王石坚已获平反的信息。

  

   在中共党史上,王石坚算不上是显赫人物,其人在台湾也去世很多年了。但是,原中央调查部的这些老同志,为何仍然执着地认为王石坚这个人,不应让他躺在国民党的花名册中,而应回到共产党的历史殿堂中来呢?究竟还有些什么样的悬疑,穿行在王石坚的历史之中,从而使他当年的同事与战友,由此坚持认为即便已穿上了国民党少将制服的王石坚,也仍还是共产党的人?

  

   王石坚案件,的确不是一般的中共地下党员叛变与否的问题。因为,王石坚所进行的工作,即便到今天,有些内容仍可能是需要用“秘密”二字来涵盖。所以,我们要完全解读王石坚案件,特别是要体会原中央调查部的一些老同志为何会有“王石坚情结”,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的解读,只能是用现有的知识与能见到的资料,来进行分析、推断与假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4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