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陶东风:伤痕文学的伤痕——重读王蒙的《布礼》和《蝴蝶》

更新时间:2017-12-26 22:18:08
作者: 陶东风 (进入专栏)  
中篇小说卷》上,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609页。

   [9]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中篇小说卷》上,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621页。

   [10]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394页。

   [11]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395页。

   [12]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406页。

   [13]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393页。

   [14]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393页。

   [15] 通过劳动而得到拯救的主题在“右派”作家的文革书写中几乎成为惯例(如张贤亮的《绿化树》),在很多关于知识分子改造的其他革命小说中也非常普遍。它实际上凸显了革命文化和文学中“劳动”话语的内在悖论:一方面,劳动(特指体力劳动)最光荣,比文化艺术创作或科学研究活动都要光荣,劳动者比知识分子高尚,因此知识分子要接受劳动者的教育;另一方面,如此光荣的劳动又被作为一种惩罚知识分子以及罪犯的手段:以最光荣高尚的东西去惩罚最肮脏卑鄙的人。

   [16]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429页。

   [17]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中篇小说卷》上,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631页。

   [18] 参加阿伦特《人的境况》(尤其是第三章),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年。

   [19]《布礼》中所谓的“人民”是极其抽象的,小说没有写到任何具体的人民,它也完全不同于后来的“文革”题材小说(比如90年代余华、残雪、阎连科等等的文革题材小说)中的愚昧、盲目、自私的“人民”。

   [20] 秋文这个人物具有两面性或双重功能,她既是张思远的精神恋人,又是一个代表所谓“人民”的符号,因此虽然比张思远年纪小,但张却觉得她像“自己的母亲”。

   [21]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中篇小说卷》上,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645页。

   [22]《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中篇小说卷》上,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605页。

   [23] 知识分子出身的党员干部,在蒙受冤屈之后下放农村并重新思考自己(干部)和群众的关系,重新获得对国家和生活的希望,这其实是复出的“右”派作家作品中很常见的情节模式,也是评论界对于《蝴蝶》的常见解读。比如陈骏涛认为,《蝴蝶》这篇小说的“魂儿”是什么?“就是山村老百姓,广义地说,也就是人民。可以说,这篇小说提出的问题,就是革命领导干部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见陈骏涛《发掘人物的内心世界——王蒙新作<</SPAN>蝴蝶>读后》,宋炳辉等编《王蒙研究资料》,下,天津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32页)。但是这类评论基本上都没有论及小说这样处理张思远(蒙冤的共产党干部)的身份危机及其化解是回避了问题的实质。

   [24]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编《中篇小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第409页。

   [25]关于这个娘打儿子论,作家尤凤伟在《中国1957》中借助右派主人公周文祥之口有这样的评论:“也有人说不要对所曾遭受的不公耿耿于怀,母亲打了自己的孩子可毕竟是孩子的母亲。这话听起来似乎不无道理,也情意绵绵,可仔细一斟酌就觉得味道不对了,甜腻得让人作呕。凡事总有个起码的公道,都知道人间最无私的爱是母爱,假若母亲下得了狠手将孩子置于死地而后快,那她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母亲,这样的道理最平常不过。让人不可理解的是这种‘母亲打孩子’之说最早竟出自某些被打‘孩子’的口中,这就不能不然人感叹怎能如此的自轻自贱。”(《中国1957》,2001年,第124页)虽然没有点王蒙的名,但说的显然就是王蒙。

   [26]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342.html

   [27]任志强《我的“红二代”家庭》,共识网,2015年7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4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