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志勇:行政诉讼裁判基准时之考量因素与确定规则

——以撤销诉讼为中心的考察

更新时间:2017-12-10 14:28:34
作者: 翟志勇  
法院应释明被告依职权加以撤销;若被告无动于衷,则被视为怠行首次判断权,故法院随后介入并不违反权力分立原则。此外,修正后的撤销判决并不会减损原告的利益,因为原告所关心者不在于是否溯及既往撤销,通常只要被诉行政行为在未来不再对其产生不利,即已达到起诉目的。

   在可行性方面,修正的判决时说具备可资借鉴的域外经验和可供参照的本土立法实践。

   首先,就域外经验而言,传统上,法国撤销诉讼判决的效力基本上是回溯至行政行为作出时,这与其客观诉讼的定位及监督行政的核心诉讼目的相匹配。但自2004年后,因受欧洲人权法院的影响,法国法官有权调整判决效力的时点,而不全然回溯至行政行为作出时[34]。再者,裁判基准时在德国行政诉讼中,原则上由诉之声明所决定,即以法院在审理时所依据之请求基础是否(仍然)存在为判断基准[35]。法院对原告自特定时点往后撤销被诉行政行为的诉求,表现出极大尊重。最后,日本学者尝试在行政诉讼中探求与民事诉讼类似的实体法观念,即民事诉讼制度是以规定各法律关系当事人权利的存否及其内容的实体法存在为前提的,如果可以观念一个“请求撤销行政行为的实体法上的权利”,那么撤销诉讼与民事诉讼在构造上的类似性将是确实的[36]。鉴此,因民事诉讼以判决时为裁判基准时,撤销诉讼自应采取相同观点,只不过需限制“溯及既往地撤销”。这是因为基于前述日本学者的观点,在事实或法律状态嗣后变更以前,实体法上的权利确曾存在。

   其次,就本土立法实践而言,尽管我国尚无从违法时点往后撤销的判决种类,但依《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的规定,当行政许可所依据的法规范被废改或准予许可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基于对公共利益的维护,行政机关可依职权撤回已生效的行政许可。据此,行政许可在作出时合法,但因事实或法律状态变动而嗣后违法的,行政机关不应维持原行政许可。易言之,我国对行政许可的违法判断基准时是以审查时为基础,并辅以一种“从违法时点向后撤销”的处理方式——撤回。虑及行政机关依职权撤销、复议机关撤销、法院撤销只是行政行为违法判断基准时在不同层面上的体现[37],因此,《行政许可法》第八条及“撤回”的处理方式,可为修正的判决时说及撤销判决的效果改良提供有益参照。

  

四、结语


   行政诉讼裁判基准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纠纷形态的繁复与多变,但更为主要且深层的原因,则在于行政诉讼涉及多组价值或利益之间的权衡。行政行为作出时合法但因事实或法律状态变动而嗣后违法,究竟是应注重诉讼经济原则而采判决时说,还是应强调法安定性原则与权力分立原则而采处分时说?是应有效保护原告而采判决时说,还是应公允地监督行政机关而采处分时说?是应保护因遭受负担而起诉的行政行为第三人的利益而采判决时说,还是应保护行政行为相对人的信赖利益而采处分时说?隐匿在抽象利益权衡背后的,是一系列具体的考量因素。本文正是在分析上述考量因素后发现,即便是将考量因素与特定的裁判基准时学说一一对应,仍可能因个案兼容的多项因素对应于不同裁判基准时而陷入判断僵局。为此,试图以处分时说与判决时说来搭建一个“原则/例外”的模式,进而一蹴而就地应对所有案件,实则过于理想化了。本文主张的、一种可能的替代方案在于,行政诉讼裁判基准时应遵循以下“层递式”的确定规则:依现行法的规定及其推论;现行法未规定且无法作出合理推论的,斟酌余下考量因素;依个案中不同考量因素将推出不同裁判基准时的,采修正的判决时说。

   注释:

   [1][德]弗里德赫尔穆·胡芬.行政诉讼法[M].莫光华,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99.

   [2]吴庚.行政争讼法论[M].台北:自版,2012.272.

   [3]徐瑞晃.行政诉讼法[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2.456.

   [4][14][16][20]林三钦.论行政诉讼之判断基准时[A].汤德宗,刘淑范.2005行政管制与行政争讼[C].台北:“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筹备处,2006.55-56,68,51-52,51.

   [5][34]林腾鹞.行政诉讼法[M].台北: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2013.483,13.

   [6][10][12][13]陈清秀.行政诉讼法[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13.650-651,659,648,645.

   [7][28]陈敏.行政法总论[M].台北:自版,2004.1477,357.

   [8][9][32][33]陈淑芳.撤销诉讼之裁判基准时点[A].陈淑芳.权力划分与权限归属[C].台北:自版,2011.262,261,289,289.

   [11]刘宗德.制度设计型行政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88.

   [15]蔡志方.行政救济与行政法学(二)[M].台北: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3.321.

   [17][18]邵曼璠.论公法上之法安定性原则[A].城仲模.行政法之一般法律原则(二)[C].台北: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7.277,278.

   [19][日]原田尚彦.诉的利益[M].石龙潭,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72.

   [21]薛刚凌,杨欣.论我国行政诉讼构造:“主观诉讼”抑或“客观诉讼”[J].行政法学研究,2013,(4).

   [22][35]蔡志方.行政救济法新论[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07.134,331.

   [23][日]中村英郎.新民事诉讼法讲义[M].陈刚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03.

   [24][德]罗森贝克等.德国民事诉讼法[M].李大雪,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1003.

   [25][日]美浓部达吉.行政裁判法[M].邓定人,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15.

   [26][日]盐野宏.行政救济法[M].杨建顺,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62.

   [27][德]汉斯·J.沃尔夫,等.行政法(第二卷)[M].高家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45-46.

   [29]李建良.行政法基本十讲[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13.277.

   [30]翁岳生.法治国家之行政法与司法[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09.91.

   [31]赖恒盈.论行政诉讼之裁判基准时[J].政大法学评论,2011,(3).

   [36][日]小早川光郎.行政诉讼的构造分析[M].王天华,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29-30.

   [37]李建良.论行政处分之违法判断基准时[A].台湾行政法学会.行政法争议问题研究(下)[C].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0.913.

   作者简介:梁君瑜,法学博士,武汉大学法学院讲师。

   文章来源:《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6年第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23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