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面向未来的公共管理体系:基于智能网络时代的探析

更新时间:2017-11-08 14:50:49
作者: 何哲  
往往出现高层级管理团队直接超越科层指挥具体行动的情况,这其中隐含的前提是,在这样的场景中,高层级管理体系具有更大的资源调度能力和更高的管理素质。然而,在大量的日常事务中,宏观管理者即便掌握了同样的微观信息,然而也并不能证明在具体的微观事务上也比微观管理者表现的更好。

  

   第二,宏观与微观的分离体现了管理权威的统一性。所谓管理权威,是指,最终由谁(体系的哪一部分)来掌握管理活动的最高决策权的。在公共管理中,也可以称之为政治权威,也就是说谁来受公民委托来实现最高的政治权力。在管理体系中,宏观与微观的分离,体现了管理体系的统一性原则和政治上的主权原则。也就是说,只有经过特定法定程序选举和授权的特定主体,才具有在宏观上最终决策的权力。而其他的管理单元,尽管拥有同样的能力,也不能代表整体的最高主权。因此,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主权的区别,也就必然存在着宏观和微观的分离以确保宏观代表最高权力的统一性。

  

   第三,宏观与微观的模块化分离有利于管理体系的自查和修复。任何管理体系都存在故障和问题的可能,如果不区分不同的功能模块,那么一旦管理体系发生了问题,则很难进行精确的识别和定位,而修复或者更换功能模块的代价也是较大的。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管理体系的所有决策都是由同一的宏观中心作出的,而不再区分宏观与微观的区别,那么一旦出现了管理问题,是否意味着整个管理体系都出现了问题。而区分宏观与微观的不同,则可以较为精准的定位到底是哪个位置的管理模块出现了问题。针对不同的位置的问题,则可以进行方便的修复。

  

   因此,以上的三个方面的原因,决定了只要存在管理的分工和管理体系本身,无论未来时代如何赋予宏观强大的微观精准能力,还是赋予微观强大的宏观信息能力,都不会改变宏观与微观总体上分工的局面。

  

   (三)机器可以参与管理但不会替代人类

  

   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如果从漫长的人类管理史来看,机器参与人类的管理是贯穿在人类管理的全过程的。如古代算盘参与钱粮的管理,近现代以来各种机械式和电子式计算机参与人类的管理和辅助决策。所以机器参与管理本身并不值得过度忧虑。未来人工智能分为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甚至具备完全的人类认知的超人工智能。对于不同的人工智能体系参与人类管理而言,人类本身都没有值得过度担忧的。

  

   首先,弱人工智能不会改变人类的主体地位。所谓弱人工智能,就是指人设计的,能够部分替代人的活动但不具备人类全面的认知能力的人工智能体系。弱人工智能更具备物理客体的属性。在弱人工智能阶段,人类会极大得益于弱人工智能的帮助,完善整个管理体系,提供更多的智能劳动辅助和提高管理体系的效率。

  

   其次,强人工智能不会对人类形成单方面的优势。所谓强人工智能,是指在认知学习能力方面和人类差不多的人工智能体。在强人工智能阶段,人类社会相当多的复杂管理活动会被强人工智能取代或者全面参与。如在政府决策方面,行政执法方面,人工智能体都将具有极为强大的效率进行辅助行为。尽管如此,强人工智能依然不具备人类自我的独立意识,依然是强大的人工辅助机器,被人类所控制,因此,最后的管理决策权,还是掌握的人类手里。

  

   第三,超人工智能会促进人类本身的完善。所谓超人工智能,是指认知能力全面超过人类的人工智能体,甚至具备如同人类一样的自我意识。在超人工智能阶段,传统的人类确实已经不具有对抗人工智能的优势,但是这不意味着人工智能本身会超越人类或者完全替代人类。因为,从历史的演化而言,人工智能本身也会促进人类的进化。对于智能体而言,如果人工智能具备人类的情感、认知、自我的认识,那么人工智能与人类本身在意识的层面已经没有区别,都是智慧体本身。人工智能所先天具备的强大的信息网络数据能力,人类通过更为先进的人机信息接口(如脑联网),也将同样具备。因此,当人工智能不断发展时,人类本身也将进一步完善演化,并没有特殊的理由认为人工智能会完全的替代人类本身和人类自我的社会管理活动。

  

   除了以上三种基本的趋势判断外,在向新时代的政府转型的历程中,还需要高度关注由于所产生的新的信息鸿沟和不匹配的问题。这种信息鸿沟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由于一个庞大政府组织内不同的部门和地区具有不同的信息能力,所以往往形成了部分子组织具有更高的信息能力形成更为高效的政府体系,而其他地区更为落后,这将严重损害整个体系的信息完整性和转型进程;其次,是组织内的不同个体之间,也存在对于新的信息体系的接纳与适应性的差异,对于落后的信息接受能力的个体,将严重滞后整个政府体系的转型,同时也可能产生个体更大的信息焦虑和失能甚至被剔除出组织之外;三是由于人工智能对于行政主体的越来越强的替代能力,对于大面积的潜在政府雇员失业或者闲置问题,也需要高度的被重视。无论以上的哪个问题,都需要更多的加大对整个体系的信息能力的提升培训和终生训练。

  

   五、结论

  

   本文的重点是对不断涌现的新的信息技术所引发的新时代的管理变革进行剖析,其重点在于分析未来管理体系的基本趋势,特别是对相对而言的极端判断进行澄清。本文认为,尽管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奠定了新的人类文明体系的技术基础,并促进了新的管理体系的形成,但是人类管理体系的基本要素结构会保持稳定。未来时代将形成三个重要的趋势:管理科层会被压缩但是不会被消失;宏观微观的距离会被拉近但是区别不会被取消;人工智能会全面参与管理但是不会完全替代人类。

  

   参考文献

   [1] 敬乂嘉。政府扁平化:通向后科层制的改革与挑战[J].中国行政管理。2010(10)

   [2] 何哲。大数据时代,改变了政府什么?——兼论传统政府的适应与转型[J].电子政务,2016(7)

   [3] 翟振明; 彭晓芸。“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世界——人工智能的技术飞跃与应用伦理前瞻[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6(7)

   [4] 《一个悲伤的事实:34%的工作将会被人工智能替代》[N],凤凰网,2017年4月24日。

   [5] 周志忍。论宏观/微观职责在部门间的合理配置[J].公共行政评论,2011(4)

   [6] 于全辉。基于有限理性假设的行为经济学分析[J].经济问题探索,2006(7)

  

   《中国行政管理》2017年第1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