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面向未来的公共管理体系:基于智能网络时代的探析

更新时间:2017-11-08 14:50:49
作者: 何哲  
更多是一种士气鼓舞的体现和重实现视,并且保障大范围的资源向关键区域集结,并不是对传统管理层级超越,只能说是对传统层级的距离进行压缩,宏观与微观的隔离依然是存在的。因此,宏观与微观的隔离是传统管理体系的第二个核心逻辑和准则。在这一逻辑之下,宏观与微观单元形成了各自的任务与管理准则,如上级不直接干预下级的授权原则,下级向上级汇总的负责监督原则,上下级相对分工的各司其职原则等。

  

   (三)每个管理体系的单元最终都是自然人组成的

  

   传统时代管理体系的第三个原则是无论什么层级什么位置的管理单元,最终都是自然人组成的。这一原则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实际上却产生了若干重要的影响与作用。

  

   首先,自然人的管理者具有典型的能力有限性。受制于自然人智力、体力、精力的限制,每个管理单元的管理能力是一定的。这就产生了管理幅度与管理效率问题。如传统上,认为每一层管理者直接管理的下级数量(管理幅度)以七八个人为最高限度。而统观传统管理体系,除了在高度同质化的流水线工厂中,车间的管理者可以管理几十个工人。在一般性的行政管理体系中,自顶而下的整个体系都是以大约8个左右为限进行构建的。一旦超过的过多,则又会形成各种其他的辅助结构来减少同一层管理者的管理幅度。

  

   其次,自然人的管理者具有典型的非理性判断性,具有明显的信息能力有限与非理性判断问题[[6]]。自然人管理者,在收集信息时,一方面其信息阅读获取能力是有限的,其要么通过一手的调研,要么通过二手的阅读、听闻等方式来获得信息。但是这样的信息数据能力是极为有限的。这就导致,每一层的管理者都只掌握了相当有限的管理信息。并且,自然人在将相对客观的信息内化为主观掌握的信息后,还存在着受制于经历、经验、知识背景、情感等。

  

   第三,自然人的管理者还有典型的社会性。也就是说自然人的管理行为,不仅受到自身管理决策的影响,同时受到广泛社会联系的影响。对于自然管理者而言,除了刚性的管理规则如法律法规、行政制度约束外。意识形态、自身利益、个人情感、社会关系、社会舆论等大量其他社会因素,都会影响到管理者本身的管理决策和行为判断。

  

   四、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引发的公共管理体系的变革趋势

  

   正因为由于在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突出影响,整个人类社会形态产生了深刻的变革,与此相对应,公共管理体系也产生了相应的变革。这种变革当然是全方位的,但是,与以上三个层面的变革相适应,公共管理体系也产生了三个方面的变革趋势:

  

   (一)穿透科层制?

  

   当网络社会逐渐由传统的等级科层制变为去中心、去科层的网状结构后,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是,与传统金字塔型社会同构的公共管理体系就产生了与社会相脱节的状态。但是,相对而言,社会的变革,是一种自然的状态,是整个社会在技术驱动下社会演变的自然结果;然而金字塔型公共管理结构的体系,却是具有强烈的制度设计的结果。在当传统时代等级科层制的社会与公共管理体系同构时,公共管理体系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和稳定性,然而当社会与管理体系不再存在同构关系时,管理体系就自然面临着相应的变革动力,一个基本的规律是,管理体系必然要同社会现实相符合。

  

  

   图4 网络引发的传统公共管理体系与社会现实的结构背离

  

   图4显示了网络引发的传统公共管理体系与社会现实的结构背离,当这种结构背离形成时,网络对传统公共管理体系会产生两个方面的趋势作用:一是网络技术提供给了传统政府超越科层结构,形成在纵向和横向进行跨越式决策、执行、监督的渠道,从而有助于构建一个网络化的政府结构,这是一种理想中的技术逐渐改变制度架构的自然趋势。二是网络技术同时提供给了传统政府体系不改变原有结构就可以利用现有信息化技术强化自身的效率的途径,这从另一方面加强了原有体系结构的稳固性。但是,一种制度安排是无法背离社会结构太远的,网络型的社会必然会产生原有金字塔型管理体系的管理能力漏洞越来越多,必然会促使公共管理体系趋向外部扁平化,内部打破科层促进整合的趋势。

  

   (二)打破宏观与微观?

  

   正如前所述,大数据本质是人类对现实世界的数字化重构的过程。各种大数据,都是来自于对现实的采集、归类、存储、传输与重新展现的结果。当人类的数字能力越来越强大,来自于距离与时间所产生的数据鸿沟逐渐消失时候,人类就可以实现在远距离进行事实的精确发现和重构。在这种情况下,原有传统社会基于薄弱的信息能力所形成的需要通过逐渐削减信息容量实现从微观层面到宏观层面的现状,就被深刻的改变了。遥远的精确的实践数据,同样可以无损的集中传导宏观决策层,在宏观决策层进行系统的分析,并对微观给予精确的指导。

  

   这种状态的发生,将在管理层面产生三个方面的实质性的改变:首先,是管理层级的压缩化,由于互联网形成的跨越层级的信息通路的产生,在大数据现场重建能力的强化下,将产生更为显著的层级压缩的动机,更高层面的管理者具备了对第一线直接的临场信息获得和临场指挥能力,将使得原有层级分布的管理架构更受到穿透性的压力;其次,是管理能力的强化,由于跨越层级的管理活动成为一种常态性可能,因此,整个管理体系就相应具备了在任何一点给予最强的管理支持的能力,这就从动态上使得管理体系的能力更为完备化;第三,由于整体上宏观管理能力的加强,从而客观上造成了微观基层管理体系的弱化或者萎缩化。

  

   以上三个方面的改变,最终都将指向一个趋势,就是大数据能力的不断发展,是否导致在公共管理上的宏观与微观的区别是否在模糊并最终取消?传统上宏观通过统计数据制定总体政策并通过微观层面进行执行和修正的分工是否最终将改变?这是在管理体系上必然要慎重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三)机器能管理人?

  

   机器能管理人,这在科幻小说中或者电影中,或许并不少见。但是随着科技迅速的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将机器能管理人的预期生生的带入到现实之中。根据最新的普华永道的估计,在未来十多年中(到2030年),机器人将会替代全球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工作,其中最能够被替代最大的不是传统上认为的制造业的重复劳动环节,而是金融服务行业,其中该行业61%的就业机会可能被机器所取代。这就意味着,不仅是传统的被认为的简单劳动会被机器替代,那么复杂的管理活动,也会在很大程度上被机器所替代。这就是说,机器能管理人,不只是一种幻想,而是一种正在发生的事实。而根据一项在英国的统计表明,甚至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政府如果由人工智能管理,那么其管理水平比人管理要高。这就意味着,如果在英国进行由人还是来由机器进行社会管理的投票的话,恐怕有四分之一的人会投机器,或者如果AI可以自由参加选举,或许可以在议会拿到1/4的席位。这一调研虽然是在西方国家,但是这种趋势依然是值得高度重视的。

  

   机器能管理人或者参与公共管理过程,将产生三个方面的深远影响:1)在政府绩效方面,机器高度参与的管理过程,或许因为其高效率和强大的信息能力,提高人类政府的绩效水平;2)机器参与公共管理,或许更能够执行刚性的法律,在依法执政方面做的更好;3)机器参与公共管理,将深刻改变管理的内涵与外延,引发整个管理体系伦理与实践的大震荡与大重构。

  

   五、对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引发的公共管理体系变革的谨慎判断

  

   以上只是从一般性的规律角度探讨了未来信息技术对公共管理体系的变革的压力和产生的趋势,然而,对于真正的公共管理体系会变成什么样,我们还需要进行谨慎的判断和斟酌。基于以上的三种趋势,本文认为,未来的公共管理体系将会产生三种应变性的形态:

  

   (一)科层会被压缩但不会消失

  

   固然网络会穿越传统的等级科层体系,但是科层在网络出现后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所谓科层,其实质是形成了逐级传递的信息与命令链条,从而实现从决策到执行的分工与组织,在大范围内实现管理活动。只要人类的管理分工依然存在,那么管理就存在不同阶段的逐级分解,就会形成从决策到执行的命令链条。但是这种新的科层体系会产生几个变化:

  

   首先,原先冗长的动辄五六级的科层链条会被大大压缩,往往形成“决策-执行”或者“决策-传导-执行”的两三层。科层的压缩在新的时代将是一种管理体系上的常态,无论从商业性组织,还是公共政治类的组织,科层都将被大大的压缩。两三层的体系将越来越成为常见的体系,在管理学家眼里梦寐以求的扁平型组织在未来的管理体系中,终将实现。

  

   其次,静态的稳固科层链条会转变为动态的临时性链条,各种管理要素,会围绕新的任务的发布,而形成新的科层链条,并交叉组合形成动态科层网络。这就意味着,在新的管理体系中,由于管理单元的多功能化和所需要处理的社会事务的复杂化,每个不同的管理单元,都随时可能面临角色上的调整和分工,传统的刚性决策会被柔性决策替代。

  

   第三,任务链条的方向将是双向多元的,也就是说,越来越动态的任务链条将形成多个任务“发起-传导-执行”的过程,在动态管理体系中,传统的上下级关系将逐渐消失,决策到执行的方向既可能是传统上自上而下的,也可能是原先自下而上,也可能是社会中任何个体发起的形成的任务链条。

  

   (二)宏观可以临时替代但不能取代微观

  

   传统时代宏观与微观分离的核心原因在于管理体系信息能力的有限性和管理单元能力的有限性,从而形成了通过微观信息减维叠加构建宏观场景并实现管理上的宏观决策与微观执行的体系状态。尽管在新的管理体系中,由于强大的大数据再现能力,使得整个体系的信息呈现出一种全息化的态势,也就是在微观的任何一点都可以具有获取其他区域信息的能力。并且由于人工智能的辅助,使得任何微观一点具有大体同样的决策能力。因此,看似使得传统上宏观与微观分离的必要性不再存在。然而,本文认为,在未来的体系中,宏观可以临时替代微观进行决策执行,但是并不能取代微观,原因有三:

  

首先,宏观可以帮助微观决策执行,但没有取代微观的必要。传统上,特别是在突发事件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