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乃忠: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人工智能的类本质

更新时间:2017-11-06 14:56:40
作者: 余乃忠  
而传统的机器人和自动化没有这种应对任意环境的自动反应。其技术方法不仅仅是给机器人安装类似于人的眼睛、耳朵等传感器感知外部环境的变化,还在于感受到环境数据发生变化后,智能机器人会自主地进行选择,对环境做出适当的调整,关键的是这种调整并非人类已经设计的程序,而是智能机器人自己的临时设计。这使机器人为人类做更多的服务提供可能,因为它可以应对难以预测的各种危险。为什么服务机器人一直没有爆发,就是因为传统机器人避险能力和环境适应性弱。无人驾驶汽车可以被认为是大爆发的一个开端。无人驾驶汽车决定转向、加快、放慢、暂停时,汽车传感器收集的信息被直接传给庞大的人工神经网络,后者可对数据进行处理,然后发出相应指令。然而,算法系统无法向人们,包括它的设计者解释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或者为什么会失误?说明这些无人驾驶汽车拥有一种独立于人类控制的“自我意识”。

   人类使用计算机、移动互联网、各种APP,都需要人先去学习用法,人是主体、计算机或软件是客体和对象。普通人为了适应外部世界的智能化处于被要求学习使用方法的压力下。在人工智能系统里,反客为主,以人为对象,人工智能自己通过学习和改造适应不同的对象和不同的需求,通过语音识别,更主动和更自然地去和人进行交流。这是智能机器人“操控”人的第一阶段,把人作为认识对象并认识到生物人在“外部对象世界”中的特殊性。在智能人“操控”人的第二阶段,智能人会意识到生物人在主导世界中与自己的竞争。在与人的竞争与合作中,人工智能将真正理解我们并与人共同设计合作型的共生模式和命运共同体。

   AI在学习人类语言的过程中,也学会了语言中所蕴含的偏见。2017年4月14日的《科学》杂志上,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英国巴斯大学的一个联合团队发表了最新研究,证实了这一现象:AI也会表现出各种偏见和歧视,这些偏见涉及种族、性别、年龄等。由于没有道德约束的AI越来越多地承担人的工作,有人担心这种危险会被扩大。尽管AI的这种习性不是直接的程序设计的,而通过深度关联学习被动习得的,但会形成一种固化和主动的对象意识,从而潜在地影响自我意识。

   尽管谷歌首席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提出在人体的血液中植入纳米机器人,通过摧毁病原体纠正DNA错误,使得人的生物生命体在2045年获得永生,但他的预测结论和技术路线更多地被认为是虚妄,然而,大幅度地延长人的寿命或另一种意义上的永生并非不可能。通过人机融合,人类可以将自己的意识存量下载到超级电脑或克隆到新生命内,人原来的生命体消失了,但其生命的本质,即意识获得了永久性保存和更新。这是另一种不同于库兹韦尔思路的“永生”。这样,载入生物人意识信息的超级电脑或“灵魂附体”自动获得人的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

   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重要成果是虚拟现实。目前它通过刺激视觉和听觉感官,未来会扩展到包括触觉、嗅觉、味觉等其他感官,来获得现实所不能获得的“真实”体验。未来还会在人的神经系统中直接构建虚拟现实场景,纳米机器人可以阻断原初的感官信号,用虚拟信号代替,从生物体本身实现虚拟化。虚拟现实从根本上打开了自然人的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的广阔空间。人的自我意识与人的实践方式密切相关,受到实践对象、中介与人自身的客观实在性的制约。可以说,历史进程到哪里,人的自我意识就发展到哪里。人工智能创造的虚拟现实是“超越”现实的未来和不可能,因此,虚拟现实中人的自我意识就有向未来和不可能穿越的可能。这是对人的传统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的彻底革命,使人类“认识你自己”这个古老的命题得到了全新的阐释。

   我们认为,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是在其与对象关系不断深化的进程中,逐步得到确认。正是其丰富的对象性存在、创造和占有才是人工智能所获得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在马克思看来,“随着对象性的现实在社会中对人来说到处成为人的本质力量的现实,成为人的现实,因而成为人自己的本质力量的现实”,因此说,不断能动性地创造对象并使对象化现实成为人工智能自己的现实,这种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构成了人工智能的类本质。这也是它与自动化、机器和传统机器人的根本区别。

  

   四、人工智能类本质的矛盾性

   如果说人工智能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一次人类进化的大事件的原因在于人类的“类”从渐变发生突变,那么,代表其类本质的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也被注入了不同于生物人类的异质,使生物人类对自己的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因失去了经验的依赖而再一次丧失更多的独立性。

   人工智能的突然大爆发,使得从技术界、管理学界、人类学界到哲学界都感到无所适从。人类对智能的依赖一方面使人的自我意识和对象意识“无法招架”;另一方面,在加快吸纳中加快遗忘,对象意识到自我意识失去了连贯性和内在性。从人类历史看,家务劳动社会化进程始终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具有自我意识的服务机器人全面进入家庭代替人的家务劳动,是人的解放,特别是女性解放最关键的一步。现阶段已经有了清洁机器人、教育机器人、陪护机器人、医疗机器人,但这些机器人都没有情感,人们期待像人一样移动自如、有“精神世界”的私人助理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世界著名科技杂志《连线》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2017年5月谈到,拥有人工肌肉组织、像人一样大小的类人机器人从发明制造再到进入人类家庭至少还需三十年。一旦具有自主意识的机器人大规模进入人类日常生活领域后,自然人与智能机器人因为彼此所处地位、功能、社会意义的巨大差异,自我身份认定意识、改造对象意识的冲突不可避免。智能机器人和自然人平行管理这个世界时,机器人自主地犯罪(违反人间法律)或决策失误(给予人类带来灾难),人类将面临是否去逮捕它、给予它定罪和如何定罪的问题,以及如果逮捕它,它是否会和人类发生战争的问题。

   人机一体化后,尽管人的自我意识从生物体形式上看,并没有变化,但人机合一会出现两种合一形态:一种是在人的生物体上加强机器的计算能力,附加部分并没有自我意识和主体意识,自然人原有的自我意识尽管没有受到外来自我意识的攻击,但自身的自我意识会发生改变。比如,残疾人在连接功能性机器后,视力、听力、体力等恢复了正常或增强后,他们感受到AI给予他们过去从未有的或曾经消失的自我独立性体验。这种独立的自我意识与过去依赖型的自我意识形成反差。几十亿数量的微小纳米机器人通过毛细血管进入人脑,极大地提高人的智力水平和认知能力,使纳米化人的对象意识和自我意识发生质的飞跃并与原有意识形成冲突。另一种是自然人主体与智能机器人主体合并,形成双主体自我意识,类似于双头连体人。对于第二种形态,两种不同的自我意识同时指挥同一个生物机器合成体,彼此的自我意识的认同、协调会变得十分困难,而冲突应该是常态。

   作为拥有弱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AlphaGo,对于人类已经具有100%胜率,它的很多招法,对于人类的认识论、美学都提供了极度的震撼与美感,但弱人工智能的AlphaGo并没有获胜的情感表达,毫无疑问,未来拥有情感意识的强人工智能会使人类更加束手无策。但是,如果让AlphaGo与其他对于人类同样具有100%胜率的机器人展开“机—机大战”,结果会是如何?智能机器人之间展开激烈竞争,彼此会出现怎样的意识对抗?应该看到,“机—机大战”给人类带来的思考不仅是各自算法及其彼此弱自我意识的较量,更为值得考虑的是,人类是否有可能成为地球新的领跑者之间竞技的附属物和旁观者?

   人类目前或今后不长的时间就可以运用基因编辑技术改变人的身高、智力、遗传信息,甚至道德,这种被称为“人类增强”(human enhancement)技术为人类战胜疾病,改善自身提供了广阔的前景,但同时,也会因为设计和操作失误或某些犯罪原因带来极大的人种灾难风险。无论哪一种结果,新的基因编辑人及其后代对自我的意识与自然人的自我意识之间因为遗传基因的各自优势而形成在人种主导方面的矛盾与冲突。

   历史上每一次技术革命,就有一次机器取代人类的工作岗位而造成大规模失业的担忧,但一次也没有出现,因为,每一次机动化在取代一部分人工岗位后,又会为人类创造新的岗位。然而,这次人工智能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智能机器人可以完全代替人力,人力不仅失去的是工作,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对象化劳动的技能和改造世界的自我意识,正如马克思的预言:“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一方面,智能化读写使我们经过数百万年进化的自然能力逐步退化,即机器成为人的时候,人也变成了机器;另一方面,普通人不再是劳动力,穷人对于富人失去创造剩余价值的价值,所以,这是一场被称为富人对穷人种族灭绝的战争或者说“一场智能机器密谋的金融抢劫”。基于人工智能时代“富人会变得越来越富有,而穷人也会变得越来越贫穷”的担忧,欧洲议会提议对机器人征社会保障税,比尔盖茨直接呼吁对机器人直接征收与人类工人水平相当的税金。不同于以前增加的任何一种以人为收税主体的普通税种,这是从社会管理角度把机器人置于与人同等的地位,给予机器人具有自我意识的认同。但目前尚没有机器人直接拥有财富的法律即给予机器人拥有类似于人的直接支配财富的权利。现阶段如果给予机器人名义主体收税,实际上仍然是富人与穷人之间的自我身份认同意识的对立。

   人工智能时代新人类的类本质的矛盾性反映了广义人类间所面临的彼此不适应,如何化解“机器人将取代(消灭、统治、删除)人类”或“有机器人的地方,便是‘杀戮地带’”等问题,马克思早已给我们预备了答案:“只有当对象对人来说成为人的对象或者说成为对象性的人的时候,人才不致在自己的对象中丧失自身。”马克思早已预料到会有“对象性的人”即“人工制造的人”的出现,并且在与对象性的人交往中不至于被“消灭”,必须始终守护一种开放的对象不断人化、人不断对象化的尺度。

   人工智能的未来也许会消灭国家,但在人工智能的初级阶段,其发展仍需国家的主导。准确地说,人工智能竞争大战已经在大国间拉开。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美国的流行文化使美国大众没有认识到人工智能的巨大意义,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是一系列官僚主义导致美国研究进度放慢。人工智能不仅涉及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新材料、生物医学等众多领域以及数学、物理、生物等基础性学科,关键是每一个领域都需要创新驱动。因此,人工智能是当前检验一个国家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最精密、最公正的尺度。中国有后发国家引进仿制、消化吸收、集成创新的成功经验,但如何实现从跟踪模仿到综合集成,再到原始创新的历史性飞跃,需要中国人掌握中国道路优势自我意识与外部竞争对象意识之间的矛盾、人工智能类本质与人的本质之间的矛盾的双重运动。

  

   《学术界》2017年第9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7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