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机器能否可以管理人?

——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转型与行政伦理

更新时间:2017-10-25 18:40:30
作者: 何哲  
成为人工智能领域标志性的事件。此后,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迅速突破,在自我学习、自我认知、自我交互等领域,都产生了突飞猛进的成果。2017年,甚至爆出Facebook的两台计算机在通讯时进化出了人类无法识别的语言。根据一些研究认为,在2020年左右,人工智能将会夺走发达国家500万个工作岗位,十年之内,人工智能将替代至少1/3的工作岗位。

  

   因此,从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来看,其核心驱动在于三点:一是人类本身的强大想象与创造欲望,本质是人类不断改造塑造客体并创造万物的本性;二是强大的社会需求的驱动,不断创造的数据需求分析和难以满足的人工服务需求,促进了寻求更高智能的人类劳动的替代体;三是相关技术的需求,围绕着人工智能,相应的自动控制、生物技术、认知心理学、网络信息技术、高性能计算等一系列相关技术,共同促成了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

  

   从过去和未来来看,人工智能必将经历三个阶段,即弱人工智能阶段、强人工智能阶段、超人工智能阶段。

  

   1.弱人工智能阶段的社会转型

  

   所谓弱人工智能,或者称之为狭义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ANI),即是指人工智能只能够在某一方面的人类工作上协助或者替代人类,如图像识别、信息检索、信息判断等,而不具备全面复合自我学习能力,无法全面的与人类智慧相比。弱人工智能的历史已经很长了,可以说,从电子计算机诞生之后,机器就还是辅助或者替代人类进行大量思维性的工作,人类就已经进入到弱人工智能时代。几乎所有的科学计算、人机交互、电子游戏、信息化自动控制,都是弱人工智能的范畴。迄今为止,即便是强大到战胜李世石的Google阿尔法狗和在智力竞赛中战胜李世石的IBM沃森,都依然属于弱人工智能。

  

   在弱人工智能阶段,人类社会所发生的重大影响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智能计算相关的各种应用逐渐进入到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在各种需要人类参与的较高级劳动(需要思维意识参与),人工智能都将深刻的嵌入其中。呼叫应答、信息检索、信息整合、自动控制、图像识别、专业化的程序化策略集等,在部分程度上替代人类。

  

   二是人类将逐渐熟悉人工智能的社会介入。在弱人工智能阶段,机器计算的广泛应用将极大增强每一个体在信息社会的适应和技能。在不断参与人类的活动的过程中,人类逐渐接受并高度依赖人工智能的介入。从而在另一方面逐渐失去人类的自主性。

  

   三是社会将由于人工智能的介入而呈现高度繁荣。工业革命用新能源和机器替代了大量的人类体力劳动,带来了高度的社会繁荣。而在弱人工智能的不断介入下,大量的人类脑力劳动被更为高效的人工智能部分替代。从而促成了新的效率的增长和创新的发展,最终促成了社会的又一次高度繁荣。

  

   2.强人工智能阶段的社会转型

  

   所谓强人工智能,又称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AGI),是指人工智能体具备了普遍的学习和自适应训练能力,具有高度的对外界环境的感知和新事物的理解与学习能力,能够自我学习新的领域、自我完善的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时代,将是一个重大的转变。这标志着人工智能达到或者接近了人类的思维状态,特别是人类的自我学习能力和对外界事务的高度适应性。只有到了强人工智能阶段,人类才真正进入了能够创造高度智慧的文明程度。

  

   对于何时能够进入到强人工智能阶段,目前的说法依然不一,最乐观的看法认为人类将在2020年左右实现强人工智能构建,而较为保守的观点认为至少要到2050年左右人类才能够发展出堪比人类学习能力的强人工智能[[3]]。然而,无论如何,对于是否能够有朝一日构建出接近甚至达到人类智慧水平的强人工智能体,学术界和业界几乎并没有什么分歧,只是在具体达到的时间上,有所不一致。

  

   在强人工智能阶段,人类社会所发生的重大影响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人工智能普遍嵌入到各种设备并深度融合入人类活动与社会整体之中。人工智能终端将从目前的电脑、手机等有限的形式,广泛拓展到各种人们所能够接触使用的物品之中,形成万物智慧的智能物联网。

  

   二是高度拟人态的人形机器人将出现并充分融合入社会生活。在弱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更多意义上只是一个嵌入到信息设备中的程序体,帮助人类从事相关的信息检索和智能判断的工具,还远谈不上是机器人。而在强人工智能时代,具备高度的自我学习和新领域适应能力的智慧程序和完善的感知技术,与不断发展的新材料和生物技术(运动追踪、模拟)相结合,创造出的高度拟人态的机器人将是一种必然。这将意味着人类终将创造出与自己高度类似的个体。而拟人态的机器人,将全面介入到人类的各种生产生活之中。

  

   三是人类将面临严重的劳动替代和相关的社会转型。自有史以来的人类社会中,劳动价值论都是一条核心的经济学准则,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商品的价值是由人的劳动的时间和复杂程度决定的。即便到了资本主义时代后期,所谓的资本、管理等生产要素产生价值,本质上都是劳动价值论的变体。也就是说,在有史以来的人类社会,劳动都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社会要素,并且,这里的劳动是指自然人的劳动。然而在强人工智能时代,高度的智慧体加高度机械工具,几乎人类所有的生产性劳动都可以替代。对于那些传统上必须由人来提供的劳动,也可以由高度逼真的人形机器人来实现。那么,必然产生人的劳动与产品价值的脱钩。这与传统上整个人类生产体系和价值分配体系都是迥然的。这就要求必须人类进行相应的社会转型。

  

   3.超人工智能阶段的社会转型

  

   所谓超人工智能(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ASI),是指在强人工智能的基础上,通过海量的数据整合和高度的学习与自我进化能力,具有的远远超越人类智慧水平的人工智能[[4]]。有学者认为,超人工智能是指超越人类所有智慧总和的人工智能。无论如何,超人工智能时代,都意味着人工智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从而标志着人类本身完成了从智慧体到创造智慧体的转型。

  

   对于超人工智能的实现时间而言,目前而言依然没有定论,一种观点认为2060年左右,人类将实现超人工智能[5]。但是这种观点依然是不确定的,因为到底超人工智能是否真正会实现,或者说,人类本身能否创造出等同并超越人类的智慧体,或者说,智慧本身是否能够被有机生命人为创造而不是宇宙自然漫长的演化结果,这依然是需要谨慎观察的。但是,根据人工智能本身的指数型的发展与进化速度而言,以及人类对于自身的大脑智慧的理解与研究深入而言,超人工智能很可能是会实现的,并且是在人类设计与足够大的信息节点连接后自主演化相结合的结果,从而涌现出超人工智能。

  

   在超人工智能阶段,人类社会所面临的挑战和转型将是彻底的。首先,人类可能将面临着严重的主体性消失的挑战。所谓主体性,是指人类对自身生存发展的自我掌握的权力与状态。自从人类演化形成以来,人类始终牢牢掌握自身的命运,作为整体,人类在自然界中没有天敌和对手,这种状态,既来自于人类本身的智慧,也来自于人类社会的高组织性。然而,超人工智能的出现,即可能替代了人类的智慧,也可能来自于万物互联所形成的更为强大的组织性。所以,人类是否会被自我创造的智慧体最终淘汰,这是第一个严重问题。

  

   其次,人类也将具有前所未有的整体智慧与更深远的探索自然与宇宙的能力。超人工智能一定是整体性的智能,传统上认为人工智能可能是单体类似于人类,如同日本在八十年代设想的第五代计算机一样。然而事实证明单体的人工智能很难达到高性能人工智能甚至超人工智能的水平,而无时无刻的高速网络的连接,使得所有的人工智能的运算单元,形成广泛共享的计算与信息连接,才是最可能形成超人工智能的,这就意味着,任何人类所创造的信息化的知识信息都将被智能体所自主学习和掌握,从而形成整体性的人工智能。在整体性的人工基础上,人类将汇集有史以来的全部智慧并以各种人造形态承载,人类也将更加具备了在更为复杂恶劣的情况下探索自然与宇宙的能力,人类也将同步进入到宇宙时代。

  

   第三,人类将形成新的文明形态,进入新的文明阶段。当人类的智慧性活动  和体力性劳动都可以被人工智能所替代,并且人类的大部分智慧都以人工智能的形式而存在时,人类社会就必然进入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在这一社会形态中,社会通过普遍的信息与智能连接,形成更大的完整性社会网络,每个自然人通过人工智能网络相连,也被人工智能网络所隔绝。人类的主要活动则是不断的试图与理解人工智能体系并不断修复和注入新的智慧使其进化。人类和人工智能形成完整的生命共生态,共同塑造形成宇宙新的文明体系。

  

   可以看到,当前人类正处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阶段转型的关键时期,而未来还将面临着更为剧烈的社会转型,因此,当前必须要做好制度设计,慎重面对。

  

   三、机器能否可以管理人?

  

   我们回到问题本身,之所以用了很长的篇幅来讨论人类历史转型对行政体制的影响以及人工智能的进化阶段,是因为,这两个问题都与本文的主旨问题高度相关。当前的社会转型必然产生行政体制的深彻变革;而在不同阶段,对于机器能否可以管理人这一问题的回答,是不同的。

  

   从这一问题本身而言,机器能否可以管理人,内在是两个问题,一是机器是否具有管理人的能力;二是机器是否具有管理人的权力。这两个问题一个是技术和能力问题,一个是人的主体性问题,虽然高度不同,但是互相渗透,相互影响。因为这代表着两种合法性,一是效能合法性;一是权力合法性。而就这两个问题而言,在人工智能的不同阶段,机器管理人的性质本身也是不同的。

  

   1. 弱人工智能时代

  

   在弱人工智能时代,机器对于人始终是全面辅助的角色,人工智能既没有全面管理人的能力,也更没有全面管理人的权力。机器能否可以管理人这个问题,既没有悬念,也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一切管理人的行为决定,最终都是由人来作出的。

  

虽然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人工智能的雏形出现以来,人工智能始终就参与到人的管理活动之中,如最简单的电子式弹道计算机,通过输入若干参数得出射击诸元,并指挥人力进行射击,本质上,也是一种机器对人的管理。又如通过管理信息系统自动规划最优的工作方案并进行工作划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5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