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盛友:德国大选:沉默螺旋效应

更新时间:2017-10-02 20:36:26
作者: 谢盛友 (进入专栏)  

  

   德国大选结果最终出炉,基民盟、基社盟姐妹党仍然维持议会最大党团的地位,但是也经历了惨重的损失——32.9%的得票率比2013年的上次大选大跌近9个百分点。尤其是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在选举前的民意调查高至48%,而结果惨败至38.8%。

  

   CSU是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个政党,在联邦层面该党和其姐妹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在联邦议会共同组成一个党团。作为联盟党,基民盟并不会在巴伐利亚和基社盟竞争公职,基社盟只在巴伐利亚参选,而基民盟在其他的联邦州分参选。CSU党自1957年在每次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所得票数均过半,因此得以独自组成州政府。

  

   为什么调查研究和选举结果差距如此巨大?

  

   调查研究作为一种方法,有它的弊端:忽视了对特定个案和特殊群体等“点”的内容结构的深入研究。不科学的抽样方式,不明确的调查总体,缺乏代表性的样本,有可能使研究报告中用来得出结论的众多数据失去意义。由于某部分调查员长期对统计数据弄虚作假,追求样本数量,再加上一些商业调查公司的低劣表现,致使各种调查的公信力下降。因此,调查研究的执行机构的声誉,对调查研究的结果的可信度产生重要影响。

  

   最根本的原因是民意调查中,民众往往说谎。右翼民粹政党选项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缩写为AfD)虽然选前各方都预测会明显壮大,但是该党首席候选人威德尔表示,这次的选举成绩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接近13%的得票率使得这一成为仅次于联盟党和社民党的第三大党团。

  

   1982年,连续担任五任洛杉矶市长的非裔布莱德利(Tom Bradley),代表民主党角逐加州州长。在选前的各种民调中,他都是大幅领先,许多选民告诉民调机构的提问人员说,他们可以接受黑人当州长,甚至在大选当天的“出口民调”(民调机构人员在投开票所外直接询问投完票的选民,其所中意的人选)中,被抽样问到的选民们也都满口“种族不是问题,能力才是关键”。

  

   开票结果却是,布莱德利落选,大败给其共和党的白人对手杜克美坚(George

  

   Deukmejian)。这显示了许多选民在面对民调时,选择了隐瞒他们的真实想法,他们对民调撒了大谎。后来的政治学者,将这“选民向民调隐瞒其种族思想(偏见)”的现象,称做“布莱德利效应”(The Bradley Effect)。

  

   沉默中伪造的多数

  

   德国著名传播学家伊丽莎白•诺艾尔-诺依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1916——2010)提出沉默螺旋理论(The Spiral of Silence)。沉默螺旋理论指出,如果一个人感觉到他的意见是少数时,他比较不会表达出来,因为害怕被多数的一方报复或孤立。

  

   一个具体的人,如果他处于“少数人”的位置上,一般不愿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他怕暴露自己的“无知”,怕被人家攻击,因为按人类惯例,往往是多数代表正确。处在“少数人”的他,为了不冒犯多数,而被批评和孤立,在公开场合他往往采取“沉默”的态度。然而,社会上每个具体的人都象他这样想,都保持沉默,那么,“沉默”就在这些自认为是“少数人”中“螺旋”,这样循环往复的结果是,错误地认为“少数”(实际上是多数)的人都三缄其口,而真正的“少数”被衬托为“多数”,这个 “多数”实际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少数。

  

   “多数”伪造成功

  

   你为了跟大家一样,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保持沉默。人采取沉默,其实就是表达了一种“同意”。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在1650年发表的《The Elements of Law》一书中就指出,人保持沉默时,往往表示了认可。但是,霍布斯却没有看到人性的普遍弱点,人怕被孤立、人怕被理解为“无知”、人害怕失去,所以,在沉默中表达的“同意”,是一种“伪同意”。

  

   根据选后分析,基民盟、基社盟姐妹党8%的选民结果投票给右翼民粹政党选项党,而这些人在民意调查时“伪同意”支持基社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2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