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志浩:大学:反思与重建

更新时间:2017-09-27 17:13:47
作者: 谢志浩 (进入专栏)  
在本质上,大学是一种带有神圣价值的地方,摒弃了大学的价值,带着实用主义的眼光,在计划经济时代,把大学作为社会主义的一颗螺丝钉,在市场经济时代,把大学当作发财的资本。

  

   “211”榜单,学术声望极差的工科大学排在有声望的综合性大学之前,就是一种倒错的价值观所致。重视大学的使用价值,铁证如山。工科大学拥有众多实验室,也有效益不错的校办工厂,使用价值远远高于有着著名教授的文理综合性大学。教授是一所大学的价值,实验设备仅仅是一所大学的使用价值。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实验室”的价值大于“教授”的价值,工科的价值大于理科和文科。这么看来,河南大学、河北大学、山西大学被踢出“211”,顺理成章,不值得大惊小怪。

  

   大学连底线都难以达到,遑论争创世界一流大学?现代大学的底线伦理,涵盖包容的理念、民主的体制、自由的文化。包容的理念,要求具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民主的体制,要求教授治校;自由的文化,不仅体现为社团活动的丰富多彩,学术讲座和学术沙龙,还有对新思想、新知识的自由探索。

  

   本末倒置,行政成为学校的主体,这当然是一种错误观念,也是院系调整以来大学没有办出水平和特色的一大因素。设想一下:是现在的大学还是西南联合大学物质条件优越呢?答案不言而喻,今时最不济的大学,也比昔日联大强太多。中国大学亟需建设底线伦理,而不是急着争创世界“一流”。不必“汲汲于改革”,而去守护大学传统,“守护”比“争创”要体贴而温暖。

  

   没有尊严的教育,似乎总是为时代而奔波。大学原来为政治服务,市场经济惊涛拍岸,大学又尽心为经济服务,可谓一仆二主。

  

   中国当代大学立志追求世界一流大学,其情可悯,其状可怜。失魂落魄的中国大学到底拥有什么精神?大学的生态系统能否恢复良性循环?摆在面前的问题,哪一个也不能轻易放下。恢复中国大学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兹事体大!一言以蔽之,当代中国大学,当务之急是寻找她的精神家园。

  

   难道没有大学校长进行努力吗?平心而论,有的校长有心无力,回天乏“术”,欲为而不能。提到中国大学的改革,时贤的议论,集中在诸如紧缺的经费、破陋的筒子楼、课程和教材的革新等,这些问题仅仅是皮毛,问题的根本在于:教育生态圈出了问题。劣质的教育生态圈,致使大学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教育和政治、经济、社会还处于劣性循环,大气候还没有根本的改观,小气候中纲举目张的‘纲’也没能解决。诸如教育的理念、大学的个性还没有被提上议程。

  

   大学校长要有学者气质、大学理念、纯正品格,这么多规矩,是不是在为难大学校长呀?现今大学校长要筹款,与银行打交道,难免有商人气息,与官厅打交道——再加上本身就是具有一定级别的官厅——难免有官人气息。商人气息和官人气息,都在挤占大学校长的学者气质,这也是事实。

  

   要想产生和成长大批教育家,首要的措施是改变劣质的教育生态圈。现今这个圈依然杂草丛生,荒芜不堪。为什么到现在这些问题都没得到解决?说来话长,简言之:在中国,究竟要建立自由的大学,还是要建立专制的大学?

  

   中国大学的重建,既要重温老大学的理念,继承老大学的遗产,发扬老大学的传统,也要对1952年以来,吴玉章、匡亚明、朱九思、刘道玉等好校长的治校实践,进行深入的梳理。那种“只有把1952年以后的大学格式化,中国大学才能办好”的思想,只会损害中国大学,因为既无必要也无可能。重建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守先待后。也许树立了一分为三、三生万物的观念,现代大学才能在中国落地生根。

  

   (杨云龙学友参与文稿的梳理、修改和校订,选自《叩问大学》,是书即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2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