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自成 林辉撑:入世后的开放风险及其防范

更新时间:2003-05-20 14:03:00
作者: 叶自成 (进入专栏)   林辉撑  

  

  所谓开放、对外开放,是人类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进步和发展的一般和普遍的的客观现象和必然趋势,是世界各国相互之间在经济文化政治方面不断和经常进行的物质、人员、信息的交换、流动、联系,以及由此产生的相互影响。 在全球化的今天,开放意识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开放政策逐渐成为多数国家的共同选择,开放已是全球普遍现象。

  开放的收益是巨大的,它对一个国家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对外开放,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国家的现代化的实现。可以说,对外开放是实现现代化的唯一可行的和根本的道路、途径和方法。我国开放以来的巨大变化也说明了这一点。1999年,中国的贸易总额达到3606亿美元,2000年将达到4000亿美元,已经成为世界第9大贸易国;中国利用外资已经达2300亿美元,2000年将达2900亿美元;连续6年居世界第二位;中国外汇已经达158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但是,开放也会带来负效应,如果应对失策,则会引发危机,给一个国家造成巨大的损失,延误发展进程。入世是中国扩大开放规模,加深开放程度的重大举措,它不仅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会,也增加了开放的风险,如何防范这些开放风险也成为我国开放研究领域中的重要课题。本文将在开放经济、开放政治、开放文化三个层面分析开放的风险,继而考查风险演化为危机的过程,最后阐发风险的化解及其防范。

  

  一、开放的风险

  

  开放从其内容来分,有开放经济 、开放政治、开放文化之别。相应的,开放风险也有也有经济风险,政治风险,文化风险等。

  1经济开放风险:开放经济是开放中最重要和最核心的部分,因此开放经济风险也是最为直接和显见的。它具体体现为国际商品贸易风险,引进外资风险等。。

  国际贸易风险主要表现在:

  1)受他国经济波动和危机影响的风险。国际贸易把各国经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而世界经济对各国的影响也更大了,当世界经济不景气时,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要受到波及。对外贸易依存度较大的国家,与西方国家经济联系越大,通常受到的波动也越大。由于西方国家是国际贸易的主体,因而西方国家的经济危机、货币危机、利率上调或下降、失业人数的多少等,都要对发展中国家产生消极影响,使这些国家本来比较脆弱的经济受到更严重的损害。

  2)贸易利益争夺中的竞争风险。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为争夺对外贸易中的利益,纷纷推行鼓励出口、限制进口的政策,贸易战日趋激烈。由此引起的矛盾和摩擦,不但西方国家经济关系紧张,也使发展中国家身受其害,而且发展中国家受到的损害往往比西方国家更为严重。

  3)不合理的国际经济体系为发展中国家造成的特殊风险。发展中国家由于在国际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一旦开放经济,受到的挑战更多。旧有的国际分工、不等价贸易、继续恶化的贸易条件以及在国际经济和贸易组织中的不利地位,都加大了发展中国家开放经济的风险。这些甚至会对国内经济生产产生直接的不利影响。大量进口外国的商品,会冲击发展中国家弱小的民族工业,它们的产品在先进国家的高劳动生产率的产品面前没有竞争力,因而会在本国市场上破产,并带来大量的失业。如果出口量较大,本国经济生产也容易因世界经济的不景气而萎缩。

  国际资本流动的风险。引进外资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必经之路,但是,如果外资引进不当,利用不当,管理不当,就会使风险大大增加:

  (1)还本付息的风险。大量引进外资会产生对外资的过分依赖,并使引进国背负沉重的还本付息的负担,增加对国民经济的压力,形成借贷还息的恶性循环。

  (2)资金浪费和经济结构畸形的风险。引进外资及其用外资引进的先进技术、先进设备,如果不能跟本国的经济结构、技术相衔接,就会造成浪费,或降低外资引进的效益,或引起经济结构的不平衡,或出现畸形的生产和消费结构。

  (3)国家主权受到削弱的风险。大量引进外资可能削弱国家的政治经济独立、主权和国家尊严。资本输出国主要是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它们总是力图维护现有的不平等的国际经济秩序,并在资本输出的同时输出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念,或在提供资金时附加政治条件,或对接受资金国的经济制度,经济政策和法律提出要求,从而对发展中国家现有的政治经济体制造成冲击。这一过程往往还伴有严重的政治腐败现象的发生。

  (4)环境污染和生态平衡被破坏的风险。伴随外国资金流入,发达国家将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以及其他“夕阳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特别是一些高污染的产业的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加重了发展中国家的环境压力,不利于它们的可持续发展。

  (5)大量外资在短期内抽逃引发国内金融危机的风险。这也是当前为害最大,最容易转化为危机的风险。全球化的金融危机是开放经济面临的重大风险之一。在90年代中期,外资大量流入拉丁美洲,最终引发了1994年底到1995年初的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金融危机。自1989年起,墨西哥开始大规模引进外资,到1994年底,5年中就引进了730亿美元。自1993年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后,墨西哥又将其货币比索与美元挂钩,自由兑换。这一时期,大量投机性的外资涌入墨西哥,如美国在墨的450亿直接投资中,其中有200亿美元为证券投机。在美国经济复苏、利率上扬之时,这些投资就纷纷流回美国,仅1994年10—12月,就有100多亿美元流出。1994年12月1日,墨西哥政府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又决定将比索贬值15%。种种因素,引起比索汇率在短期内急剧下跌,从而引发12月20日的金融危机。它使美元对比索的汇率从12月21日的1:3.987跌为12月27日的1:5.75,贬值60%。墨西哥的外汇储备从1994年初的280亿美元降至60多亿,到1995年初则减少到34亿美元。有300—350亿美元的投资在一周之间就损失了30%,并给拉美各国造成了一次冲击。

  金融危机除了会对开放经济造成直接损失之外,还隐含一种间接的风险。即遭受金融危机冲击的国家面临受制于人的风险。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等待观望一段时间之后,提出了经济援助计划。但是,它的条件是相当苛刻的,是一付名副其实的“苦药”——要求受援国“实施紧缩经济政策”,“整顿及开放金融市场”,“贸易自由化”,“企业监管及架构”。美国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众多不满。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指责美国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之名,行“经济殖民主义”之实。韩国人也认为,美国企图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操纵韩国经济。美国还将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归之为东亚模式的失败上,借此向亚洲金融危机国输出“美式经济自由主义”,为“美式民主”和“美式人权”堂而皇之进入亚洲寻找理论依据。美国利用亚洲国家的困难,迫使它们在苛刻的条件下对内紧缩和对外开放,加强了对未来亚洲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军事、生态环境的左右能力,使之朝向有利于美国全球战略的方向发展。

  现在的发展中国家一般而言都是资金输入国,但现在也出现了少部分的资金输出国。而资本的输出也会有一定的风险。在大量输出资本的西方发达国家,大量的资本输出对本国经济的消极影响集中体现在典型的“开放病”上。首先,过量的输出资本引起寄生性和食利阶层和食利者的出现,导致相当一部分资本溢出生产过程而转化为消费资本被挥霍掉;其次,会使本国经济发展速度减慢,从而引起相对停滞。大英帝国的没落跟它的资本过量输出有关。 西方国家在资本输出方面还要冒其他风险,主要有:政策急剧变化,战争和内乱,经济急剧衰弱,政权更迭,汇率急剧波动,国有化或没收等

  开放经济面临的风险还有很多,比如被制裁的可能和现实,全球债务危机的冲击等等。

  开放政治 是开放体系中最关键的部分,是开放经济和开放文化的保障。开放政治也不可避免的存在风险。因为开放会给一个国家的安全、政治制度以及国家主权带来新的问题。

  对于安全来说,今天的开放政治的风险主要体现在信息领域。 信息是21世纪国家政治、经济发展的支柱,在今后的信息时代中,恐怖主义活动或战争冲突,传统手段已不是唯一最有效的方法,因为网络已经消弭了自然疆界的限制,所以直接破坏一个国家的信息系统以及建立在其上的经济体系、军事指挥系统,能使整个国家经济瘫痪,抵抗能力丧失,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极为严重。

  虽然,随着各国信息安全意识的提高,人们创造了许多保障信息安全的措施 ,但是,所有这些信息安全防护手段,都只是针对上层的应用软件和网络的安全。信息安全的另一个方面却经常被忽略。一些国家以“远程维护”为借口,故意在计算机的芯片或操作系统软件上留下安全漏洞,为其幕后公司或组织留下信息殖民的入口。奔腾III芯片和操作系统就是因为典型的“后门” 问题曾经沸沸扬扬一时。美国政府早在1993年就提出由国家安全局设计一种芯片,安装在计算机和电话机上,这种芯片预留了“后门”,专门供执法机构截收和窃听。美国政府企图将这一设计作为国家标准强制执行,由于有碍出口和侵犯隐私权而遭到各界反对。1995年美国政府再次提出将这一芯片设计为软件,进入操作系统。因此,“后门”问题绝不是空穴来风,在明里暗里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的政府行为。对于芯片主要依靠进口的国家来说,这对一个国家的安全形成了重大威胁。目前中国微机基本上用的都是Intel公司的芯片,这种状况如果永远持续下去,等于开门的钥匙一直在别人手里,将是中国安全的重大隐患。

  实行政治开放之后,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受到外界影响的可能性随之加大,并且可能发生蜕变。在20世纪70—80年代,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民主化浪潮。由于世界各国开放的程度普遍高于从前,这次民主化浪潮在规模、速度和国家数量上都远远超过了前两次。自拉丁美洲开始,蔓延到亚洲,在80年代末期,原苏联东欧国家在社会主义改革中先后实行了民主化政策,但它很快从社会主义民主演变为西方式民主。1989年,从波兰和匈牙利开始,东欧各国先后进行了西方民主选举。1991年和1992年,苏联和阿尔巴尼亚也先后改变了原有的政治制度,实行了西方式的民主。

  在政治开放中,在强权政治继续存在的国际社会中,处于弱势政治的国家的主权会受损。在开放的时代中,强权仍然通过各种方式体现出来,对广大中小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产生很大的消极影响。它们通过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实行直接的或间接的控制;它们通过跨国公司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施加影响;它们通过国际组织对发展中国家施加政治和舆论影响;它们甚至以直接的政治干预、军事威胁和军事入侵对中小国家进行干预。

  随着国际组织在世界舞台上地位的提升,加入国际组织已经成为开放的重要内容,也是一个国家开放度重要指数之一。多种因素驱动各国加入了各种国际组织,国际组织对成员国有积极影响自不待言,它的消极作用也不容忽视。参与国际组织意味着对国家主权的一定让渡,它会削弱一个国家对内部事务的决定权和控制力。由于各种全球性的重要的国际组织为西方国家操纵,现行的游戏规则,未来规则的制定都控制在它们手中,发展中国家加入其中,必定受到西方发达世界的理念的冲击。

  开放文化 或文化开放也是开放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整个开放体系中,文化开放是基础,是灵魂,是纽带。它是最普遍和相对最容易进行的部分,也是开放过程中最困难和冲突最为尖锐的部分。

  文化有核心文化 和非核心文化之分。民族外围文化、科学理性文化的开放,基本上不会带来不良后果。文化开放的负效应主要体现在核心文化开放上。这部分文化最能反映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中的精神面貌和特色的部分。她是历史长期沉淀的结晶,是民族之魂,是凝结一个民族的精神内核,相对比较封闭和坚硬,不易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对比它弱的民族文化有很强的吸附力,产生一种“水流效应” ,而对比它强的民族文化又有很强的抗拒力和排斥力。同时,内核文化又是时代演变的产物,在近现代历史进程中,无一不带有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

  开放文化的风险主要在于,弱势文化群体中的核心文化对强势文化产生依附性。发展中国家的民族文化遗产遭到严重的掠夺和破坏,民族自我受到西方强势文化的巨大冲击,许多民族的文化传统,不管是优秀的还是落后的,都被西方文化的洪流冲得荡然无存,在西方民族文化的长期影响下,这些民族的后裔产生了民族文化的虚无主义,失去了民族文化之根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燕园评论发布(www.yypl.ne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