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晓原:外国人提出“四大发明”,基本就是个修辞手法

更新时间:2017-09-15 09:52:18
作者: 江晓原 (进入专栏)  

   我一贯主张,历史学界应该宽容,你们要是看不顺眼,就找出毛病来进行批评。不能空泛地说什么漏洞百出,不值一驳,这样怎么能说服人呢?我不一定接受孟席斯的结论,因为我并没有研究过这个事情。就是说,我对他结论的事情不持立场,我只是说,欣赏这些努力。

   腾讯文化:对于民科,您的态度是什么?

   江晓原:我是主张宽容的,特别是我不赞成嘲笑它,或者是把它拿出来丑化、嘲笑,到后面还要诋毁。这种态度,本身都是傲慢和偏见的产物。你比如说沿着孟席斯这个路径,前些年那个光明之城的争议。最近又出了新书,叫做《坤舆万国全图解密》。这个书的主题是说,利玛窦当时给中国人看的那张世界地图,是依据意大利的某种古地图来画的,而那个古地图的渊源是可以找到郑和那里去的。所以,它依据的图里面,有中国人的成分。这种说法,本质上跟孟席斯都是一个方向上的,但是鼓吹这个学说的人,他是一个教授,虽然他做的是另外的行业,后来好像又开办企业,反正也是民科。他以前的学术title(头衔),也不是从历史学那得到的。所以,就跟那个孟席斯的情形不是类似的吗?就是说他们业余有历史方面的爱好,所以提出一些新奇的说法,我觉得对这些说法都应该持宽容态度。要是你们发现这个说法里有问题,你们写文章去驳斥。

   腾讯文化:《周髀算经》您是做过专门研究的。而且文章里提到说,这个里面有异域的成分?

   江晓原:那肯定的,今天我们能用的最好的《周髀算经》译注本,就是我做的。所以,这个我确实下过工夫。而且我说的《周髀算经》里有异域的成分,都是发表了学术文本的,学术界从来没有人有异议的。这跟他们民科不一样,这是按专业的方式做出来的。

   腾讯文化:开头我们提到中医,我看到书里还谈到了坐月子,您的观点是不是说坐月子有一定合理性?中西方在看待这个问题上有一些差异。

   江晓原:不,我不能做这种结论,我也没有做过这样的结论。我从坐月子这个事情上,看到的是中医和西医对人体的认识是完全不同的。我不是有一篇说我们身体是不是客观实在嘛,关于身体的故事有各种版本,中医有中医的版本,西医有西医的版本,印第安人有印第安人的版本,他们都有不同的版本。这些不同的版本,其实很难说谁对谁错,它是一个罗生门。

   因为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不像对其他客观外在的物品,因为我们的灵魂是寄居在这个身体里,所以它不可能成为一个物理意义上的他者,一个客观的外物。比如说这本书,在物理意义上是一个外在的东西,它跟你的想法没关系。但是人体当然跟我们的想法有关系,我们的意识就会影响我们的身体。因此,西医看待人体,或者再准确一点说,“我们这里的一些人所认为的西医”试图把人体看成一个客观外在的对象,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这种想法,其实未必是西医的想法。在西方,人们从来不把医学当成科学的,医学、数学、科学这三者是并列的。只有在中国,我们才把医学看成是科学的一部分。你这么看的时候,你就觉得一个人体,比如说你的肉身和这本书,和这个手机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它是一个客观的、外在的东西。我对你解剖,我就能知道你什么血管、神经、骨骼、软组织,它是这样看问题的。这样看问题,当然是错误的。然后具体说到坐月子这个问题,它实际上体现了西医的不科学性。

   你知道西医对人体讲的故事跟中医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当西医传入中国以后,在坐月子这个问题上,它妥协了。在中国的西医,它不反对人们坐月子。但是在西方的西医,妇女生完孩子是不需要坐月子的。这不是同一个西医嘛,它为什么在两个地方讲两个版本呢?那只能说明,这个理论本身就不是一个客观的理论,它本身就有不同版本,这很正常的。这不能从什么体质这类事情上去解释。华裔的女性在国外生了孩子也不坐月子,也没说她们就生病了,身体坏掉了。所以,这不是体质的问题。

   腾讯文化:说到人体,您书里提到了上古人长寿的问题,其实现在也有一些“大师”宣称自己一百多岁了。包括世界上最长寿的人,总有不同的报道。您会不会对现在这些长寿的案例,包括长寿之乡有兴趣,或者曾经关注过?

   江晓原:基本上没关注过。因为你说的这种现在一百多岁的人,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完备的医疗记录系统都还没有,所以这里头余地是非常大的。到底哪年出生的,是很难知道的。我们常见的主流医学界的说法是,人类的平均寿命一直在延长,这是因为生活条件好了、医疗条件好了。这种结论,我是接受的,虽然我也没去考察过。就是说在这个事情上,我接受了主流医学界的说法而已。我本人没有研究过这个事情。

   你要研究今天的长寿是不是可靠呢?从我们生活中来看,我们可以相信,在东部发达地区,人们的平均寿命确实在这半个世纪里明显地提高了,这个还是能相信的。就是说即使没有社会学的数据去支持,从日常生活中,你想想你爷爷奶奶现在都活着呢,你至少也能相信关于平均寿命在延长的这个说法,大体还是能成立的。

   腾讯文化:其实今年上海书展的一个主题是科幻,您对科幻也是有关注和涉猎的。我不知道您对未来学是怎样一个看法?未来学的书或者是作者到中国来,还是很受欢迎的。

   江晓原:通常我都不认真看待,未来学基本上属于,说伪装科学嘛,难听了点,反正不是科学。不是科学也不要紧,我刚才说了,不能非科学就亡嘛。所以,有人愿意谈谈,也行。但是不要听了那个东西,来安排自己的人生,指导自己的人生,那就荒谬了。那个东西就是听听而已,不能当真的。

   腾讯文化:您这本书名字是《中国古代技术文化》,不带“科学”两个字。但是我们在看古代的时候, “科学”怎么界定,或者是怎么认识比较好一点?

   江晓原:这个我前面说了,取决于定义。你喜欢让古代有科学,那你就采用宽泛的定义;你不喜欢让它有科学,那你就采用窄的定义。反正定义都是在那里的,由你挑着用。

   所以,这个事情基本上不是一个理性的问题,这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你希望老祖宗有科学,那你就选宽泛的定义,你觉得老祖宗没科学,对你认识问题更好,那你就用窄的定义。不同的定义,就会导致不同的结论,不同的结论,对于我们当下的生活有不同的意义。这种选择都只是价值层面的选择,甚至只是审美层面的选择。有的人觉得我祖先是有科学的,我觉得这样审美让我愉快,那你就这样也可以。

   腾讯文化:最后一个小小的问题,想请您推荐几本,您觉得比较靠谱的科学史读物。

   江晓原:科学史啊,那我就王婆卖瓜一下,现在全国许多高校在上科学史通识课程的时候,用的都是我主编的教材,北大出版社出的《科学史十五讲》。那个教材出来有11年了,每一年都要重印,是“北大十五讲”系列里一个效益非常好的品种,越来越多的学校都在用它当通识教材,所以读读那个是有帮助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954.html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