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选精与集萃:历史社会学的新方向——读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

更新时间:2017-09-14 23:33:19
作者: 李帅飞  
也需要适当关注一下社会现实,以学术关怀社会。作为一名史学研究生,个人认为目前的中国社会还是十分危险的,尽管中国的经济一直在高速发展,但是却积压着许多社会矛盾,比如高企的房价、乡村老人养老问题、乡村留守儿童的自杀问题,乡村的基础教育问题,以及飞速上涨的物价,一直无法解决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等等,都无时无刻困扰着中国的底层民众。当下中国底层民众,主要指底层农民工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个人认为“底层”这个词具有歧视意味,如果当下的社会让底层的人一直看不到希望,只要有突发性事件,经济崩溃,中国政府对于青年学生以及舆论的控制能力失效,当下的青椒群体与他们结成同盟,青椒负责塑造意识形态和组织,大学生负责联络和串联,底层工人一呼百应,走吧,既然看不到希望,咱们重建吧,重新造个社会,坦白的说,我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这是中国传统革命文化的当代版,中共也只不过把传统文化作为工具利用了一番,中共可以利用,其他群体自然可以利用。如果按照中共对于历史的解释,历史选择了中共,也就是天命观的变种,一旦经济出现急剧滑坡,就是革命爆发的时候。

  

   正如赵老师在书中的第二版序中讲:只有温故才能知新,才能更好地把握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为中国社会的持续发展,为避免某些社会悲剧的重演作出努力。

  

   注释:

   (1)、代表论文有罗志田:《非碎无以立通:简论以碎片为基础的史学》,《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4期:李金铮:《整体史:历史研究的“三位一体”》,《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5期:龚留柱:《避免史学“碎片化”:“会通”之义大矣哉》,《史学月刊》,2011年第5期。

   (2)、孙雨萌,《史学研究“碎片化”的中西比较》,《黑龙江史志》,2014年,总第330期。

   (3)、张仲民:《理论,边界与碎片化检讨—新文化史研究的再思考》,《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5期。

   (4)、安托万-普鲁斯特著,王春华译《历史学十二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4页。

   (5)、彼得-伯克访谈,见陈建守编《史家的诞生:探访西方史学殿堂的十扇窗》,第194页。

   (6)、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第二版序,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7)、参见赵鼎新,《天安门的力量》,台湾:《中央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8)、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50—第251页。

   (9)、参见金观涛,《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10)、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19页。

   (11)、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20页。

   (12)、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06页。

   (13)、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7页。

   (14)、斯考切波:《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2015年7月第3版,第5页。

   (15)、参见冯军旗博士论文《中县干部》,虽然是河南一个县城的个案研究,但是在中国2500多个县城的政治生态里面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参考文献:

   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

   金观涛:《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年半。

   孙雨萌:《史学研究“碎片化”的中西比较》,《黑龙江史志》,2014年,总第330期。

   张仲民:《理论,边界与碎片化检讨—新文化史研究的再思考》,《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5期。

   安托万-普鲁斯特著,王春华译《历史学十二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4页。

   彼得-伯克访谈,见陈建守编《史家的诞生:探访西方史学殿堂的十扇窗》,第194页。

   罗志田:《非碎无以立通:简论以碎片为基础的史学》,《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4期。

   李金铮:《整体史:历史研究的“三位一体”》,《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5期。

   龚留柱:《避免史学“碎片化”:“会通”之义大矣哉》,《史学月刊》,2011年第5期。

   斯考切波:《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7月第3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94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