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凤武:马克思主义是一种什么类型的社会思想理论?

——变革型理论的长处与短处

更新时间:2017-09-13 11:21:01
作者: 孙凤武 (进入专栏)  
即使近几年来这种传授已有了某些改进,也是如此。这是为什么呢?人们尽管费力地找到了一些具体原因,却忽略了一个带有决定性的原因:时代变了,从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中叶的以战争、革命、分化为主潮的时代,转变为二十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末叶的以和平、发展、合作为主潮的时代。前一时代,做为变革型的社会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在总体上适应了该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需要,因而发挥了较大、较高的社会功能。后一时代,做为变革型的社会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在总体上已不大适应该时代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需要,因而只能发挥较小、较低的社会功能。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这是不以那个人、那些人、那个群体、那个政党的意志为转移的。目前中国的流行话语反复宣传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提出了“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的任务,并为此做出了一些努力,以致实施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是有一定道理并起到了某些积极作用的,但是由于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具有与生俱来的局限性和缺陷,特别是抹杀了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变革型的社会思想理论,就在事实上仍然将其做为放之四海、放之四时而皆准的绝对真理。(可参阅笔者关于当代思潮系列评说之二——《真理的主观性与列宁论真理时的一个缺陷》、之三——《真理具有倾向性吗?》)难怪,面对苏东剧变,马克思主义陷入低潮,而非马克思主义中的保守型的社会思想理论,包括二、三百年来流行于西方的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管理学和法学在内的诸多学说,竟能在现时代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开始流行起来这种情景,流行话语显得难堪,甚至将苏东剧变归结为某些在原苏东诸国掌权的马克思主义者“背叛”了老祖宗的教诲,将马克思主义陷入低潮归结为许多人没有正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认为只要“回到原生态的马克思主义”并在此基础上,结合时代变化,实行“中国化”,就能实现理论发展和创新,从而解决摆在人们面前的一系列重大社会问题。而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判断是缺乏说服力的。在现时代,一个曾经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并取得了重大社会历史功绩的的政党,特别是已经掌握了政权的执政党,应当以科学的现代思维方式,认真考察世界形势和国内形势的变化,以最终建立起人人自由幸福的美好前景为最初出发点和最终落脚点,来建立自己的理论信仰。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中的具有长远科学性和一定现实价值的部分、成分、因素乃至倾向,并予以创新,又要剔除其中含有的错误和已不适用的部分、成分、因素乃至倾向,并予以批评。就是说,要有扬有弃。在现行的纲领和章程中,既可保留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的提法,又要提出用人类创造出的一切优秀的社会思想理论,特别是仍然流行于世界的一些优秀的社会思想理论做指导。不要门户之见,不要固步自封,不要在指导思想上搞狭隘的“一个主义”。这里特别应当指出的是,必须摒弃思想理论工作中的绝对主义、教条主义,这种绝对主义、教条主义突出地表现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当成是包罗万象的、万无一失的永恒真理,对之只能与时俱进、发展创新,而不能指明其做为变革型的理论所必然带有的某种局限性和包括其“基本原理”在内的诸多具体原理的某些错误。断言未来世界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会越来越多,以致有一天全世界会由马克思主义来一统天下,是轻率的和有害的。其实,这是不了解社会科学理论,不了解真理的本性的表现。未来,最有可能的态势是,那些具有科学真理性的种种“主义”,在历史长河的运行过程中,从各自的基地出发,在与其它学派的相互交往、讨论、争辩乃至斗争中,各补其短,各取所长,共同汇成和汇入真理的海洋,并显示出共同的价值来,而其中的任何一种“主义”,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都会在这一海洋中占据一定的位置,做出自己的贡献。世界的历史和现实都表明,无论那一种“主义”,即使可以盛极一时,都不能长期鹤立鸡群,高人一等,傲视群雄,成为特殊的裁判者和家长。当然,这种真理的海洋及其价值,仍然是可变的,并且是在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9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