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大伟:人道主义底线 —— 当警察面对抱着孩子的妇女

更新时间:2017-09-08 16:01:37
作者: 周大伟 (进入专栏)  

  

   法国作家雨果曾经回忆,他在十六岁时曾看到一个刽子手用烧红的烙铁往一个受刑的女人背上按。这在他的心灵上留下了永远不能磨灭的烙印。从此,他就决心要永远与法律的不道德行为作斗争。在他留给后人的不朽名著《九三年》、《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中,他反复告诫人类:在所有所谓正确的革命真理和主义之上,还存在着一个更为正确的永恒真理,这就是人道主义。

  

   费孝通先生在晚年的一篇文章中说,“儒家思想的核心,就是推己及人” (见《读书》杂志1999年第12期,第24页)。我以为,这种说法多少属于对儒家文化一厢情愿的溢美之词。恻隐、怜悯、同情、博爱、善良、仁慈这些人类心灵中最珍贵的东西,恰恰是我们这个民族十分稀缺的财宝。长期以“对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为核心的畸形文化,对国人的心智异化甚深。

  

   对不少经历复杂的中国人来说,他们最初的人性启蒙,还是改革开放初期从台湾的邓丽君小姐的歌声里获得的,可见起点之底,同时也预示着随影随行的一路滚滚红尘。在人类不断进步的二十一世纪,有些国人在为美国“911”恐怖主义袭击带来几千无辜平民的死难而鼓掌喝彩,有些国人在为“311”地震海啸夺去成千上万日本人的生命而幸灾乐祸。回眸或举目所至,在我们中国人生活的社会里,我们遗憾地发现,这类能够推己及人的“宽容和怜悯”意识,实在还有太多的发展空间。

  

   从这起上海松江“警察绊摔女子儿童事件”引发的社会撕裂看来,很多中国人需要从文明底线的ABC学起。我们不得不承认,“以德治国”这码事儿,其实距离中国人还有点儿远。

  

   在这篇文字收尾时,我还是忍不住要对一个笔名叫“六六”的著名作家说几句话。

  

   9月1日下午14点48分,六六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中针对上海松江发生的事件发表评论:“不能助长‘我弱我有理’。以后发现‘儿童在手,天下我有’以后,偷盗的抱小孩,强奸的抱小孩,要饭的抱小孩,强行占道的抱小孩,警察没法干了。我坚决支持警察。”看到六六的这条微博,我不得不表示出我对这位曾经尊敬的知名作家的失望。

  

   我几乎无法相信,一个知名作家,一个曾经在海外当过多年幼儿园教师的人,会说出如此无理性和逻辑的话。从中让人既看不到母性,也看不到人性。难怪不少网友在大声向她喊话:难道你没有看见那个孩子差点被摔死吗?

  

   六六可以选择“支持警察”,但是这种支持不可以是无原则的。衡量的客观标准就是一个“合法、公正和适当的法律程序。” 如果说其中还有一个主观标准的话,那无非就是:假如六六自己本人就是那个被警察掀翻倒地的妇女或那个被摔飞落地孩子就是六六的亲人,当有人期待一个司法行为如何公正地对待他(她)自己的时候,那么他(她)就会毫无障碍地理解到 —— 应当怎样去对待别人。

  

   假如,只是假如,真的有像六六说的“偷盗的抱小孩,强奸的抱小孩,要饭的抱小孩,强行占道的抱小孩”这样极端的例子,警察需要遵循仍然是那些普世的执法规则:在执法过程中,对有儿童随行的情形,要首先对儿童进行安抚,避免伤及无辜儿童。

  

   这里没有什么深奥的大道理,只是一条底线——人道主义的底线。如同哲学家康德所言,对于这条底线,不需要讨论,也不能讨论。

  

   写于2017年9月3日(此文为《财经》杂志特约稿件,作者为旅美法律学者、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8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