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裳:清刻之美

更新时间:2017-08-28 22:04:23
作者: 黄裳  
从这书可以懂得初印与后印,佳纸与普通纸,原装与改装……的区别,那是很难传述的。后来我也得到了一部《春雨楼集》,也是初印。(这类书不会有许多印本的)但与西谛那一本是不可同日而语了。这集子在卷尾常有作者题记,如卷四后有“七月巧日,薄病初起,菱芡既登,秋海棠盈盈索笑,香韵清绝。御砑绫单衣,写于奇晋斋之东轩。”这就证明是作者手书上板的本子,也证明他的丈夫陆烜的《梅谷十种书》中有几种也出自她的手写。

   宛平查为仁的《蔗塘未定稿》的开花纸印本,也是可以作为乾隆中精写刻本的代表的。真是纸洁如玉,墨凝如漆,笔法刀工,风神绝世。过去不知是出于何人之手。后来又见汪沆的《津门杂事诗》,风貌全同,知同出一人手写,最后得到陈皋(对鸥)的手稿《沽上醉里谣》,才知道几部书都是他手书上板的。这稿本前半部简直就是上板前的底本,后半才有随时录入的手稿,还有许多改定,变成了行草。陈皋与厉鹗、万光泰、汪沆、符曾、吴陈琰等都是水西庄中的上客,是查为仁殷勤招接的好朋友。查氏的园亭一时聚集了众多的杭州名士,成为文艺沙龙那样的地方,这是研究天津文化历史不能遗忘的。水西庄早已湮灭了,只剩下几部精刻书还是当时活动的见证。

   清道光以后刻书别有特色的还可以举出一个乌程范锴。这也是一位奇特的人物。好象一生没有作官,也许在经商,长期流寓汉口。但对三吴一带的文士交往甚密,也注意藏书掌故。见识丰富,著书若干种,都有价值。他喜欢用奇字刻书,满纸都是怪字,常将篆隶化入今体。书刻得并不精致,但一见就知道这是他的著作了。如《花笑庼随笔》、《汉口丛谈》、《浔溪记事诗》、《幽华诗略》等都是。他还有一卷《蜀产吟》,分咏四川名物,各有长序。如早期有关四川“灯戏”的记载就见于此书。

   过去徐森玉先生很推重许(梿)刻。这也是一位值得注意的刻书家。许梿生活于嘉庆、道光、咸丰之际,所刻书多自用欧体小楷精写上板,著名的有《六朝文絜》(我曾得到一部墨印未套朱本,非常少见)、《笠泽丛书》等。这是一位极为严谨的刻书家,不但书写工丽、校对细密,对版式、用纸、装订无一不注意精益求精。所刻大册书《字鉴》与小册书《刑部比照加减成案》正续编,一律工整如一,有的书不用签条,书名就印在封面纸上。初印本序跋多钤自用名印,各各不同。他还用双钩法刻过《赵书天冠山诗帖》,细如毫发、工整绝伦。他的兴趣广泛,所刻多实用书,如《洗冤录详义》等。但一丝不苟,极为认真的从事刻书工作,使之于实用价值之外,别具艺术品的特征。可惜他晚年刻书多成于道咸之际,太平天国战争中书板毁失,流传绝少,也终于不能知道他一生一共刻了多少种书。

   至于清代版刻的装饰风格,也是多种多样的。康熙中《红萼轩词牌》,仿酒牌形式,每半叶一词,四周有各色花边,无一雷同;两色套印的书也所在多有。用纸有开花、罗纹……的不同品种。这许多都是构成一种雕版艺术品的必要条件。

   在版本研究中涉及其艺术性,过去是注意不够的。现在是到了应该从工艺美术的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总结的时候了。同样一部古典名著,一册精刻旧本与一册铅印新书给予读者的感受是不同的。在这里我并不想提倡怀古与古董家数,只是想说明,前人曾经在出版印刷工作中作出过怎样辉煌的业绩,我们应该有所了解,并尽可能吸收那优点和长处,放进今天的工作中去。我们总是希望能够多出版好书,不只是内容好,而且要在版式印刷、纸墨、装帧上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一本好书是两者的统一,忽视了任何哪一方面都是不可取的。

   一九八四、十二、二十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695.html
文章来源:《读书》1985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