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 王昊:当前中产阶层壮大面临的三大结构性难题

更新时间:2017-08-28 10:28:13
作者: 李强(清华) (进入专栏)   王昊  

  

   数据来源

   本文使用的数据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2005年、2010年、2013年的数据,分析的结果根据当年的权重指数进行了加权。调查中询问的主要是受访者及其家庭在调查前一年的情况,因此实际反映的是我国2004年、2009年和2012年的社会情况。

   阅读提要

   ●在历年的数据中,中产阶层集中在城市的比例都超过80%。城市地区已接近“橄榄型”,农村则仍然是“倒丁字型”。从2004年到2012年,虽然农村广义中产阶层的比例增加了0.38个百分点,但明显滞后于城市的增速(4.63个百分点)。

   ●中产阶层越来越集中在东部地区,区域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在历年的数据中,中产阶层集中在东部的比例都超过了50%。2012年,东部人口占收入中产到了65.77%,在职业中产中占比为55.33%。东部地区已接近“橄榄型”,中西部地区则仍呈“倒丁字型”。2012年东部地区收入中产阶层的比例达到33.37%,而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则分别仅占7.96%和11.31%。

   ●第三产业是中产阶层的主要就业领域。2012年,64.69%的收入中产是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职业中产相应的比例更高,达到75.81%。第二、三产业内中产阶层已占较大比例,第一产业则存在精英流失的问题。我国第二、三产业内中产阶层已经占相当大的比例,2012年分别达到50.44%和63.94%,接近“橄榄型”的结构。

   “中产阶层”、“中等收入群体”已经成为社会学界乃至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话题。中央文件使用的是“中等收入群体”这一概念。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是转方式调结构的必然要求,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然要求。已有研究认为,要建设橄榄型社会,壮大中产阶层是重中之重,有助于我国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怎样界定中产阶层和中等收入群体

   “中产阶层”的界定历来是一个难题,有多种理论与分析方法,参照的标准有收入、财富、职业、生活方式,等等。中产阶层并不仅仅是一种经济现象,更是一种社会关系。界定中国的中产阶层需要多元指标,而不仅仅是收入或财富。

   从建设橄榄型社会的角度出发,对中产阶层的研究本质上是对社会结构的研究。除了收入和财富水平,一个健康的社会结构还应该有更全面的发展指标。仅仅以收入作为指标不够稳定,因为收入可能受到调查难度、经济周期、地域消费水平差异等许多因素的干扰。学术研究和国际经验普遍证明,壮大中产阶层需要提升职业地位与教育水平。在现代社会,职业地位是人们首要的社会地位,职业地位往往更准确、更全面地表征了人们的社会地位。因此,我们将职业和收入作为主干指标、教育作为附加指标,以避免仅使用收入作为单一指标的不稳定性。

   数据表明,2012年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46.02%。但是,通过对实际生活水平的分析可以得知,如此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中仅有一部分人达到了“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因此,我们将“中等收入群体”分为两部分,达到了中产阶层生活水平的群体,称为“收入中产”;另一部分没有达到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但又明显高于低收入阶层的群体,称为“收入中下层”。具体的划分标准是:将收入为基准线到基准线3倍以下的群体定义为“收入中产”,将收入为基准线50%到基准线以下的群体定义为“收入中下层”,将收入为基准线3倍及以上的群体定义为“收入高层”。这是从操作定义上区分的“中等收入群体”与“收入中产阶层”。

   如果仅以收入作为指标,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已经相当高。虽然“中等收入群体”所占的比例很高,但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没有达到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根据前面提出的操作定义进行计算,2012年真正的“收入中产阶层”仅占18.89%,其余的27.13%属于“收入中下层”。虽然两者都可以称作“中等收入群体”,但“收入中下层”与“收入中产”还有距离,由此我们也更容易理解“中等收入群体”与“中产阶层”的区别。

   上述收入分层采用的是相对收入的方法,实际测量的是收入分配的情况,即收入结构中有多大比例的人群居于中间部分。这比绝对的收入或财富标准更能准确地反映社会结构。用绝对的财富标准来分析中国社会,相关研究认为,中国中产阶层的人口规模和总财富都跃居世界榜首。但是从财富分配的结构可以看出,中国底层人群的比例非常大,中国还远不是橄榄型社会,而国际上的发达经济体则明显更加接近理想的财富分配结构。

   从职业的角度定义中产阶层,我们采用国际常用的测量社会地位的方法,即“国际社会经济地位指数”(简称ISEI),将分值为40分及以下的职业划为“职业低层”(典型职业为“农民”),41分至66分的作为“职业中产”(典型职业为“办公室职员”),67分及以上的作为“职业高层”(典型职业为“医生”)。从职业角度来看,我国职业中产阶层的比例明显低于“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因此,壮大中产阶层需要进一步推动产业结构、职业结构的调整,拓宽劳动者的职业地位晋升渠道。

   从教育的角度区分中产阶层,情况比较复杂。一般认为,中产阶层需要具有大专及以上的教育水平,但是反过来,认为接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的人一定属于中产阶层显然是不对的。因此,我们将教育作为判断是否属于中产阶层的一种附加指标或参照标准,以是否获得大专及以上教育水平为准。

   我国中产阶层分布的三大结构性问题

   通过数据分析,本研究发现我国中产阶层的分布存在三大结构性问题,即城乡结构问题、区域结构问题和产业结构问题。

   1.中产阶层的城乡分布:主要集中在城市且城乡差距呈现扩大的趋势。

   首先,中产阶层越来越集中在城市,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在历年的数据中,中产阶层集中在城市的比例都超过80%。不同定义方法下都呈现了相似的结果。2012年,城市人口占收入中产的比例为87.75%,在职业中产中的比例为91.18%。城乡差距在2004年至2012年期间不断扩大,城市人口在收入中产、职业中产中所占的比例分别增加了3.56和2.39个百分点,表明我国中产阶层越来越集中在城市,城乡差距越来越大。

   中产阶层向城市集中是发展中国家的典型特征。这给我们两点启示:第一,推动城镇化,促进产业转型和升级,发挥规模经济的作用,提升生产效率,有利于促进中产阶层的壮大;第二,从国际经验来看,要真正实现社会健康发展,建设橄榄型社会,需要全社会的均衡发展,我国要真正壮大中产阶层,难度最大的是农村地区,应该着力促进农村地区中产阶层的发展壮大,实现城乡均衡发展。

   其次,城市地区已接近“橄榄型”,农村则仍然是“倒丁字型”。从城乡内部的分布来看,在城市地区中产阶层已占相当比例,接近橄榄型社会结构,农村则始终是“倒丁字型”,底层比例较大。我国城市地区“广义中产阶层”的比例在2004年就已经达到48.91%,表明在职业或收入上已经有相当比例的人口达到了中产阶层的水平。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这一比例在2009年有所下降,但随后迅速恢复,在2012年达到53.54%。这些都表明,在我国城市内部中产阶层已经占相当高的比例。

   然而,农村地区中产阶层的发展却遇到了较大困难。从2004年到2012年,虽然农村广义中产阶层的比例增加了0.38个百分点,但明显滞后于城市的增速(4.63个百分点)。农村的底层比例始终非常巨大,中上阶层群体非常弱小,城乡社会中产阶层分布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调查期间,农村中等收入群体所占的比例增加了1.45个百分点,2012年达到21.20%;农村收入中产增加了0.55个百分点,2012年达到6.06%。这显然与近年来国家的惠农政策、“三农”收入的增加密不可分,但这一增速仍是较慢的。值得注意的是,从收入分配的角度来看,农村内部的收入差距在缩小,但城市内部的收入差距有扩大的迹象。与2004年相比,2012年城市地区收入上层和收入低层的比例都有所上升,表明城市内部收入分配有两极化的趋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整体的基尼系数在下降,但城市内部收入差距的扩大值得研究者注意。

   2.中产阶层的区域分布:进一步向东部集中,中西部占比不断下降。

   首先,中产阶层越来越集中在东部地区,区域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在历年的数据中,中产阶层集中在东部的比例都超过了50%。2012年,东部人口占收入中产到了65.77%,在职业中产中占比为55.33%。并且这种差距在2004年到2012年期间一直在拉大,东部地区相应的比例分别增加了15.49和14.12个百分点,而中西部的占比则不断下降。这表明我国区域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其次,东部地区已接近“橄榄型”,中西部地区则仍呈“倒丁字型”。东部地区中产阶层增速明显,2012年广义中产阶层的比例为53.87%,已经接近橄榄型社会;而其他地区则仍然有较大比例的底层群体,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甚至出现了中产阶层所占比例下降的趋势,与2004年相比,2012年分别下降了6.14和3.19个百分点。这表明,我国不同地区中产阶层分布的差距越来越大,中西部地区的中产阶层不仅没有增加,反倒是流失了相当比例的优秀人才。

   调查发现,2012年东部地区收入中产阶层的比例达到33.37%,而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则分别仅占7.96%和11.31%,并且在2004 年至2012年调查期间分别下降了5.17和2.53个百分点。中西部地区收入低层所占的比例均超过60%,并且在2004年至2012年调查期间不降反升。这表明,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居民的收入结构差距越来越大,增加中西部地区民众的收入仍然是重点工作。

   此外,在职业中产维度,中西部地区也出现了下降,而同期东部地区则增速明显,2012年东部地区职业中产的比例已经超过30%。特别是在职业中上层、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的人口方面,中西部地区在2004年实际上与东部地区并没有太大差异,如2004年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人口所占的比例分别为8.90%、7.40%和6.98%。但在2004年至2012年期间,东部地区的职业结构和教育结构得到了迅速发展,而中西部地区则停滞不前或增速缓慢,流失了大量现代化素质比较高的人才。例如在教育方面,2012年东部地区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人口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25.79%,而中西部地区则仅为9%左右。

   3.中产阶层的产业分布:有超过60%的成员在第三产业就业。

   首先,第三产业是中产阶层的主要就业领域。研究发现,第三产业已经成为我国中产阶层的主要就业行业,各个维度定义下的中产阶层都有超过60%的成员在第三产业就业。2012年,64.69%的收入中产是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职业中产相应的比例更高,达到75.81%。可以看到,新增的高收入、高职业地位的人群主要流向了第三产业。因此,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第三产业发展,尤其是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将是壮大中产阶层的重点策略之一。

深入分析可以发现,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等是中产阶层占比较大、增速较快的行业。数据表明,收入中产占比较大的行业是制造业(18.14%)、批发和零售业(14.13%)、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8.69%)。增速较快的是批发和零售业(3.76个百分点)、住宿和餐饮业(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6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