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英:1934年天津商会改选纠纷与地方政府应对之策

更新时间:2017-07-31 19:23:22
作者: 朱英 (进入专栏)  
适逢天津特别市党务整理委员会天字第十四 号通令,以民运法规正在修正,在修正尚未颁布以前,所有同业公会商会,均应暂免改选。嗣后修正法 规,未见中央颁布,属会尚且迭次呈催,请速颁行,以便遵照依法改选。直至二十二年四月二十曰,奉天 津市党部第九十四号训令,民众团体仍照旧法暂行活动,于是各同业公会始逐渐改选。”这显然是想说明 商会对改选十分重视,延迟改选的主因是受到政府相关法令制定颁行的影响,并非商会懈怠不按法令办 理。不仅如此,商会还在呈文中将改选延迟的一部分责任推向同业公会:又二十二年十一月十日,奉到 天津市社会局第二二0号训令,如公会商会同至改选时期者,公会之改选,宜在商会改选以前举行,以符 程序。于是属会改选,又不得不候各业公会改选到相当数目再行办理。本年一月各业公会改选尚未及 半,属会因碍难久待,始于一月五日推举筹备委员,成立改选筹备委员会,督促各业赶速办理。迨至五月 下旬,各业改选已达十分之六以上,乃于六月四日举行正式筹备委员会议,积极进行。”(41)天津商会所述 这两方面理由基本上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如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解释当可说明问题,不会引发所谓改 选纠纷。但由于天津商会与同业公会多年积怨已深,纷争在所难免,逾期未改选只是导火索,这也正是 全国绝大多数商会都面临同样问题却未出现改选纷争的原因。

  

   党政机关介入之初并未使改选纷争停息,天津商会前所未有地遭遇所属同业公会如此激烈的公开 谴责,自然会感到脸面无光,也会予以反击。在致市党部、社会局的呈文中,天津商会指出:自改选筹备 委员会成立以来,曾经数度集会,所有关于审查会员资格及一切进行事项,莫不依据法则,积极办理。 “不期正在进行之际,突来意外攻击,虽明眼人皆知其症结所在,然本会若不有声明,一任满城风雨,实足 淆惑闻听。”(42)对于商会的这一说法,同业公会也立即于次日公开发表宣言予以反驳:查该会筹备会,始 于本年一月五日,迄今半年之久,寂焉无闻,直至会员各业公会提出不信任案,呈请根本选举之后,该会 乃急订于八月十二日举行改选,尚蒙蔽政府,振振有辞,该会一手岂能尽掩全市官民之耳目。”(43)同时,各 同业公会代表40余人又“携带呈文,分向党政当局,实行请愿,报告经过情形,请求迅速处理”(44)。

  

   稍后,同业公会更将谴责对象直指商会主席张仲元,并列举其种种劣迹。张仲元不得不在报上登载 启事,声明“仲元自服务商会以来,只知依法从事,向来不计毁誉,对人毫无成见,对事完全公开,所有会 中公务,概由常执委员会多数取决。张仲元还在启事中坚决否认同业公会指控其“金条出口,兜揽图利, 勾结税收机关,剥削商家,并坐领车马费,每月二百一十元至三十二个月’’,并表示:改选延迟,亦自有延 迟之原因,是否把持,在经过事实,足以有所证明,断非空言所能成立,将来一经党政机关认真确查,自不 难水落石出。”(45)张仲元启事中之言词似乎是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但同业公会马上也发表声明,针锋相 对地一一予以驳斥,并再次强调:此次各业提出不信任案,实系不堪商会之宰割,依法奋斗,事实具在, 非辩论所可颠倒也。”(46)数日之后,同业公会又第二次发表声明,除公开抨击张仲元在商会执委会决议同 意各业公会查账之后,利用主席职权“擅自下令,抗不交出账簿,并将各账簿他移”,显系有意躲避,必有蹊跷;另还披露了张仲元在其它七项重要事件中之失职失责行为,“均系事实调查明确有证者”,要求张 仲元必须公开逐项予以答复(47)。但面对同业公会的两次声明,张仲元一直拒作回复。

  

   同业公会与商会之间的纷争愈来愈严重,当地报章也越来越重视,在此期间几乎每日都有相关报 道。《益世报》还曾发表“按语”曰市商会改选之纷争,据连日情形观察,有愈益纠结,不可收拾之势。 前此曾传商会停止活动,旧有职员,静俟当局监视改选,但日来此种消息,似归沉寂。”为了解官方动向, 该报社记者“曾唔省府于主席,叩以意见”,得到的答复是市商会改选问题发生,省方持冷静态度,惟所 望者,津商会责任重,事务繁,无论谁来负责,最低限度,须具明敏之眼光,备具外交政治、国家常识与思 想,然后担当起来,方不误事。”(48)这当然只是打官腔,并无多少实际内容。此外,该报还推出另_相关举 措,即“公开征求对商会改选意见”,予以刊登。其“特别启事”说明:“市商会此次改选,关系全市商民未 来福利甚巨,本报甚愿有切身利害关系之商家,各抒意见,公开讨论,俾负责当局于处理此问题时,有所 参证。”启事要求来稿“就自身之处境,各抒己见”,“须切实而不涉浮泛,及攻讦个人”(49)。这一举措对于 更多商家就改选纷争发表意见提供了便利,也可从中了解一般商家对此事的看法。同时,还可看出在这 场商会改选纷争过程中,当地有影响的报纸成为重要消息来源与双方争辩的主要阵地。

  

   在改选纠纷日益激烈之后,天津商会除主席之外的四位常务委员均相继声明辞职,“会务事实上已 完全停顿”。眼看商会自身已无法进行改选,官方不得不准备采取切实措施结束改选纷争,选出商会新 职员。至于采取何种具体办法,官方也并非一时即能确定。报章透露天津市社会局起初提出的办法是: “由当局指定一部分人,一面负责清理纠纷,如调查账目等项,一面即代为筹备改选事宜,责令在一个月 之期限内,将一切办理完竣,实行依法改选。”待新商会委员产生后,该部人员之任务即告终了。“惟在清 理时期内,商会委员及同业公会双方关系人,均不得参与其事,纯由第三者公平办理。现此项办法,各业 同业公会方面,已大致表示同意”,俟由市政府、市党部核议决定之后,即可由社会局明令实行(50)。但从 后来的实际情况看,在纷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于一月之内完成改选难以实现,实际上随后又拖延了将近 半年时间,直至1935年1月才最终改选完毕。另外,如果商会和同业公会双方人员均不参与改选事宜, 也很难找到熟悉和了解工商界的所谓第三者办理改选,因而这一办法即使获得同业公会同意也缺乏可 操作性。

  

   随后,天津党政机关又拟“依据最近中央颁布之人民团体整理办法”,对商会“实行整理”。具体方式 是由市党部、市政府在商会和同业公会中各选定5人担任整理委员,“并由党政各派一员指导,监视一 切。整理工作,除先入手查账外,并清理会员名册,重新造表,各事办竣后,即按照新会员名册实行改选, 产生新商会。”(51)但这也只是一种设想,并未立即付诸实施。7月下旬,40业同业公会代表为推动党政当 局按其要求尽快办理商会“根本改选”,又携呈文赴市党部、社会局请愿,表示各业公会作为商会会员的 合法权益应得到保障,“请予依法迅饬解决,以免久延而息纷争”(52)。是月底天津市政府呈报省府,称同 业公会要求根本改选,商会也表示“无再筹备之可言,自愿根本改选”,但其现任职员势难负责筹备,只能 由党政机关派员会同整理,省府批示准允“依法办理”。7月30日的《益世报》和《大公报》都曾报道市党 部即将下达商会改选令,指派委员马亮指导改选,并与行政当局交换意见后,拟订了六项具体办法,即商 会停止活动、举行根本改选、由原筹备人员负责筹备选举、限一月内完成改选、逾期按人民团体整理办法 办理、现任商会委员仍有当选资格。但几日后《大公报》的报道又称:对于市商会之改选“党政双方意见 尚未商定”,尤其对原商会委员是否仍具备当选资格,存有争议(53)。可见,党政当局之间的意见实际上也 并非完全一致。市党部后来还曾发表声明,称报章之报道“殊与事实不符”,有些内容“即属相合,党政双方亦须待中央及实业部之核定后,方能施行”(54)。这表明天津商会改选纠纷的解决方案,还需要得到中 央政府的核准才能最终确定。至9月初,更传闻商会究竟应否进行“根本改选”,抑或“改选半数”,由天 津党政机关呈报中央政府之后,又被“转至立法院予以解释”,如此一来,似乎“改选犹遥遥无期”(55)。

  

   由上可知,党政当局出台处理办法也拖延了较长时间,这一方面说明官方对此次纠纷比较谨慎和重 视,并非按照主管官员个人意愿简单地加以裁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官方各级部门处理类似纠纷似乎并 无先例,都担心违反相关法令之规定引起不良后果,之所以转请立法院予以解释即是出于这一目的。同 时,地方当局也比较注重征求各方尤其是同业公会的意见。例如,河北省主席于学忠和天津市长王韬曾 共同邀请商会主席、部分常委执委和各业公会主席近百人,在省府大礼堂举行谈话会议,“俾得征集各业 真实意见,期以设法解决”(56)。谈话会上,于学忠希望“各方捐弃前嫌,合衷共济,相见以诚,从速筹备改 选,组织健全商会。”市长王韬和社会局长邓庆澜也先后讲话,“对各出席代表,剀切劝告”。但同业公会 主席徐新民等人在发言中,仍然“指摘商会过去工作不良情形”,张仲元则发言“略加辩证”。这次谈话会 显然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同业公会代表在会后还自行集议向省市政府提出两项请求,一为“即日依法根 本改选”,二是由同业公会“暂行推举委员数人,负责维持过渡时期之会务,使商会恢复办公”(57)。其中第 二条要求似乎颇有临时接管商会之意味。至9月中旬,卷烟业等30余业同业公会又电呈中央民众运动 指导委员会、实业部及省市党政当局,说明商会会务停顿,但作为其会员的各同业公会,“均甚健全,且皆 奉令于党政机关指导”,在此情况之下,“由各同业公会重选市商会职员,自为正当办法”(58)。这是在以往 要求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撇开商会筹改会而由各业公会代表直接对商会进行“根本改选”的新要求。

  

   对于同业公会提出的这些新要求,因事关法律之规定,天津党政当局均无法表明态度,只能等待中 央政府批示。9月底,实业部终于根据司法院院字第1086号文,对天津商会改选中的有关法律问题作 出了解释与批复,其要点如下:1、依商会法施行细则规定,商会现任职员,逾期未完成改选,应停止职权; 2、现任职员虽停止职权,但依商会法第19条之规定仍止改选半数;3、停权职员仍得以会员代表资格出 席选举,但应改选者受不得连任之限制;4、在改选未完成前,所有商会款项、文件之保管均由现任职员负 责。实业部还特别说明:以上各项办法,适用于“所有改组或改选逾期之各商人团体”(59)。按照实业部的 这一批示,仍只改选半数商会职员,显然未满足同业公会重选全部职员的“根本改选”要求。于是,天津 颜料业等40余业同业公会又呈文省政府并请转咨实业部,仍要求进行“根本改选”,并阐明:天津市商 会职员将届满四年任期,而报载实业部解释,仍止改选半数,群情惶恐。”如仅改选半数,“改组职员就任 之期,亦即半数职员卸职之日,不惟徒耗精神款项,抑太滑稽,无俾事实,徒增商人之痛苦。”(60)由此涉及 到的一个复杂问题是,如按商会法规定当应进行半数改选,但又确如同业公会所说天津商会的半数改选 当时已逾期将近两年,按此时间计算现任职员实际上均将届满四年任期,全部不能再连任。对于这种情 况究应如何处理,也使地方和中央政府颇感为难。

  

由于种种复杂问题难以处理,官方最后还是决定依照国民党中央新颁发的人民团体整理办法第二 项之规定,对天津商会进行整理,并以此解决改选纠纷(61)。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人民团体整理办法相关条 文之规定,天津党政当局虽提出了整理方案,但却并非一手包办整理事务,仍然是由商界人士具体负责 各项整理工作。11月初正式公布的具体整理办法是:以原市商会9名改选筹备委员改派为整理员,设立办事处,委派市党部马亮委员指导整理事宜,市商会原任执监委员全部改选,但原任执监委员也有当 选之权,整理期间商会暂停活动。具体实施方案涉及四个方面内容,每个方面均列有多项条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306.html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5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