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西峰:缅怀赵俪生前辈

——记与先生晚年的一段交往

更新时间:2017-07-25 15:13:28
作者: 方西峰  

   《孤灯下的记忆》的启示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它的劫数,只要熬下去,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这是赵絪写入该书中,父亲赵俪生告诫子女的真言。这句话,大概只有受过劫难的人,体会更深刻。笔者同样信奉一条类似于赵老前辈告诫子女的警句“如果傻瓜坚持他的愚蠢,他就会变得聪明”(忘记是什么哲人说的)。也许只有认清楚自己“愚蠢”的人,才肯放下身段、老老实实、脚踏实地,抛开一切,认真地作一点点有根有据的探索历史真相的小事、实事。至于聪明、不聪明对于有些人也许重要,对于笔者来说,并无关丝毫了。

  

   赵俪生的关门弟子秦晖,借“孤灯下的记忆”的出版,对老师赵俪生学术特点的评论“1949年建立的那一套马克思主义史学话语体系中,赵先生应该说有不可磨灭的开创之功——话又说回来,赵先生在马克思主义史学体系中又是一个异端,为此他也付出了非常惨痛的代价……”

   秦晖教授的说法也很耐人寻味,值得思考。在当前的网络时代,网上对赵老前辈的“是是非非”议论不少,赵老前辈生前对其他名人点评也不少,人人可查看。但是笔者依然对赵老前辈为人的真诚,对研究问题的认真,尤其是能跨越个人恩怨评论历史人物的博大胸怀,肃然起敬!

  

   历史学者雷颐曾经从自己日常的研究说起,“大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突然意识到,我们的历史研究里面只有大故事、大情节、英雄豪杰和枭雄,没有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所以我写过几篇文章,强调日常生活的历史,也陆陆续续读过这方面的文章。我还跟朋友说过,写日常生活的历史,女士比男士写得好,因为女人细致,总写生活的细节。”《孤灯下的记忆》中就有雷颐想要的这种细节。而“篱瑾堂自叙”中,何尝没有笔者想要探索问题的细节。雷颐先生提出的正是笔者多年来要寻求、学习的“文风”问题。

   虽然《国立河南大学之命运》至今仍是初稿,但是笔者并不感到遗憾,即便经过全方位的探索、考证,经过千锤百炼的砥砺,一本《纪实》还会留下诸多的缺憾。也许坚持下去,终究会问世的。

  

   赵絪的《孤灯下的记忆》的出版,给笔者提出了一个如何“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的命题,我将学习、探讨之!籍此机会感谢与从未谋面的赵絪女士多年来对我的帮助。我想,纪念赵俪生前辈最好的方式,是将他给笔者“求实求是”的教诲,永记心间!

  

   (桑叶)方西峰2017/6/2于北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2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