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晨:农民网络视频抗争与基层治理

——以河南省D村为例

更新时间:2017-07-14 17:07:58
作者: 刘晨  
并且安排专门的部门,例如“网络上访接待中心”来进行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相信肯定不会有如此之多的“呐喊”在网络上几乎是“随处可见”(搜索关键词,出来很多相关内容)。(2)及时处理。正如《该如何面对“有图有真相”的网络举报?》一文里所说的:“既然有图、有真相,那么有关部门就应该重视,有关部门要及时与举报者对接上,调查清楚,无论是非曲直,总得要有个官方的结论和说辞,否则不仅是威信扫地,工作难以开展,还会使那些热衷于监督的市民寒心。再者,如果采取冷处理,那么会增加当地百姓心中的质疑,使政府陷入信任危机。”[16]

  

   所以,解决网络举报、网络视频抗争等这些问题并不难。同时,看到问题的本质也不是很难,就是需要去真心实意的做,而不是懒政,否则网络上的抗争声音会更多,网络上的视频抗争也会更多,这样的视频传播开来,或许伤害最大的不是被打者的“脸”,而是伤害政府的公信力与合法性。如果它们被伤害,则对于社会治理与社会稳定而言,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六、总结

  

   本文从首先对D村进行了一个大致的概括,然后根据网络调查所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对目前D村民村民网络视频抗争的现象进行了阐述,同时指出了他们进行如此之抗争的原因。最后,分析了网络视频抗争的利弊。还有,如何从源头、根本上治理网络的这种抗争。

  

   值得一提的是:首先,网络视频抗争在学术界中的研究并不多见,尤其是这样的一种现象值得我们去关注(这也是本文的学术创新所在);其次,网络视频抗争有其自己的特点,但是处理的方式,笔者认为:不需要注意网络视频本身,而是要注意视频里所包含的行为,因为它更像是一个确凿的证据出现在了网络之中,并富有生动性、真实性的在传播,对干部与政府形象损害巨大。

  

   所以,本文认为:从整体性上治理的同时,还应该设法去真心实意地去解决,否则,因为懒政、不作为[12]、乱作为所导致的百姓“民不聊生”,最后这股怨气要么就指向政府,结果就是:农民要么用暴力来伤害无辜,要么就是暴力互害。如此,网络视频抗争就显得十分微小了,因为线下的伤害力比线上或许还要大。

  

   参考文献

   [1]裴宜理(著),阎小俊(译).底层社会与抗争性政治[J].东南学术,2008(3):4-8.

   [2]肖唐镖.中国农民抗争的策略与理据:“依法抗争”理论的两维分析[J].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4):12.

   [3]哈贝马斯(著),曹卫东(译).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论资产阶级社会的类型[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13-16.

   [4]刘晨.隐形的政治:高压反腐下的腐败变形与“腐因”再分析——基于网络田野调查的案例考察[J].党政研究,2017(2):21-26.

   [5]刘晨.被围困的社会:转型中国的政治想象与乡村理解[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3:87-89.

   [7]吴毅.“权力-利益的结构之网”与农民群体性利益的表达困境——对一起石场纠纷案例的分析[J].社会学研究,2007(5):21-45.

   [8]Scott, J .Weapons of the Weak:Everyday Forms of Peasant Resistance. 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1985.pp.63-64.

   [9]短视频的好处[EB/OL].[2017-3-11].http://www.iqiyi.com/w_19rrejfffx.html.

   [10]戴黍.网络传播的特征、问题与对策[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4):8-13.

   [11][13]刘晨:中国的底层网络抗争已经失效

   [EB/OL](2015-8-28)[2017-3-14].http://www.zgxcfx.com/sannonglunjian/73113.html.

   [12]刘晨.网络暴力:“多数人的暴政”与言论自由的滥用[J],红旗文稿,2013(9):16-17.

   [14]任丙强.农村环境抗争事件与地方政府治理危机[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1(5):98-102.

   [15]铲除“村霸”,除了放狠话还有什么狠招?

   [EB/OL].(2017-2-21)[2017-3-14].http://china.huanqiu.com/mrwx/2017-02/10169157.html.

   [16]四川在线.该如何面对“有图有真相”的网络举报?

   [EB/OL].(2014-9-18)[2017-3-14].http://leaders.people.com.cn/n/2014/0918/c178291-25684123.html.

  

   作者简介:刘晨(1988-),男,湖北荆门人,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澳门大学当代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福建省高校人文社科基地“农村廉洁建设研究中心”兼职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政治社会学、农村社会学、知识分子社会学、网络政治学

   [②] 原载《海南热带学院学报》,2016年第6期。

   [③] 原载《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④] 按照学术规范与伦理原则,本文将其称为F。

   [⑤] 材料来源:“我叫幽灵小姐”(新浪微博博主),http://weibo.com/u/2110741072?refer_flag=1005055013_&is_all=1,发布时间:2017年3月10日。至今,这段材料被转发次数146次,评论86条,点赞32个。其中不乏拥有粉丝量为43万之多的“吐槽爆料”(新浪微博博主)进行转发。

   [⑥] 视频地址:http://weibo.com/u/3217459400?topnav=1&wvr=6&topsug=1&is_all=1#_rnd1489240487953,上传时间:2017年3月10日,时长:21秒。

   [⑦] 时间:2017年3月10日,21点19分。请见http://weibo.com/u/3217459400?topnav=1&wvr=6&topsug=1&is_all=1#_rnd1489240487953,上网时间:2017年3月11日,22点01分。

   [⑧] 时间:2017年3月11日,22点09分。

   [⑨] 有时候法律的出面却又是“很无力的”,例如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

   [⑩] 村民选择利用微博等信息工具加以对自身所受伤害的维权与反击。这样的反击行为,更多是自卫与自保。且与线下不同的是,线上能够达到维权的可能性更多来自于舆论,而不是既存的法律。

   [11] 时间:2017年3月10,地址:D村当事人的微博。

   [12] 李克强总理曾说:“不作为”也是腐败。

  

   原文刊于《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7年第1期。此文原文,以发表版本为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1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