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宫立:钱谷融先生三题

更新时间:2017-07-10 11:01:13
作者: 宫立  
万不得已时才偶一提笔”。他虽然怕写文章,但“在执笔时却不敢怠慢,总是认认真真地竭尽全力来写的”。《论“文学是人学”》,钱先生谦虚地说“这篇文章所谈大都是一些常识性意见,并无多少独到的创获”,但我们不能不敬佩其胆识,尤其是在那样一个年代! 2008年4月28日,他还就“文学是人学”这句话的始创权作出自己的说明。钱先生说每次读曹禺先生的剧本“总有一种既亲切而又新鲜的感觉,他那色彩明丽而又精炼生动的语言,常常很巧妙地把我带进以艺术的世界,给予我无限的喜悦”,我们读《〈雷雨〉人物谈》的感觉何尝不是呢?

   正是因为他“认认真真地竭尽全力来写”,所以钱先生在动手来辑录和整理旧作时,才能自信地说这些“几乎可以不必作什么改动,很少有因为形势的变化而不得不修改自己的观点或某些看法的情况”。经历过钱先生那个年代的作家也罢,学者也罢,有多少人能有底气地说出这样的话呢?

   钱先生曾说“在我的一生中,给我影响最大的就要算伍叔傥先生了”。沈迦、方绍毅编选《伍叔傥集》时,多次拜访钱先生。他不仅回忆说伍叔傥有个笔名叫索太,“为进一步挖掘伍叔傥的佚文提供线索”,还反复斟酌,认认真真地写了2000多字的序言。多年来,钱先生一直生活在对伍叔傥先生的思慕之中,尽管偶尔听到个别师辈中人对他有一些不同的议论,但他对伍叔傥先生所怀的美好感情却“始终如一”。对钱先生而言,九十多岁了,却仍能有这种美好的感情陪伴着,是“无比欣幸”。我注意到钱谷融先生这篇序言写于2010年的9月10日。为老师的遗著写序,他感觉“实在不是很轻松”。但在教师节这一天,钱先生写下对老师的怀念,我想钱先生心里应该是温暖的吧!正因为钱先生“专精至诚”,对伍叔傥先生“一往情深”,才会动笔的吧!

   《闲斋忆旧》序言前有三幅照片,不管是单身照还是合照中的钱先生,都是开心地微笑着。笔者眼中的钱谷融先生就是这样一个爱聊天的乐呵呵的老先生。

   钱先生,下次,我们继续聊,好吗?

  

   三篇文章分别为:《钱谷融先生的十七岁》(刊于2012年7月13日《文汇报•笔会》)、《钱谷融先生的一篇佚文》(刊于2012年10月10日《中华读书报》)、《钱谷融的“说”和“写”》,(刊于2012年7月2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学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056.html
收藏